礼拜五秘书网

第128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政府办的人,卿志伍都熟的,但这些人去的时候,卿志伍似乎不认识他们,一个劲地问,你们是谁?我要在这里等夏书记。同事要带他走,他闹着不肯走,同事要帮他穿上衣服,他也不干。他说那些衣服是贪官的衣服,是脏的。

闹了半天,府办的人无法弄走他,只好给医院打电话,由医院开来一辆救护车,护士给他打了一针之后,才总算完成了这件工作。

唐小舟赶到陵丘,立即去见夏春和。夏春和在陵丘设立了临时办公室。这个临时办室,在陵丘市纪委的办案点,延华宾馆。这幢宾馆被陵丘市纪委包了下来,并且进行了改装,平常办案,固定在这里。此次办张顺焱案,省纪委下来了不少人,市纪委也相应抽调了人力,加入这个专案组。

夏春和见了唐小舟,第一句话问,小舟啊,赵书记有什么指示?

唐小舟说,我来之前,专门去见过赵书记,他没有特别指示,只是强调,卿志伍到底是真疯还是装疯,一定要搞清楚。

夏春和说,现在看来,恐怕是真疯了。

唐小舟说,这么快就有结论了?

夏春和说,不是最后结论,是初步检查后得出的判断。医院的意思,要最后确诊,还需要到省里去做几项检查。

唐小舟说,恐怕他是真的疯了。我早就听说,他和丁亚婷离婚后,精神状态一直不好。现在又遇到这次的打击。可能脑袋里的某根神经突然被压断了。

话题又扯到眼下的案子,夏春和说,难度不小。关键是事前并没有太多线索,张顺焱外逃时,做了充分准备,很多证据被他毁灭了。目前的主要做法,还是希望从刘成雨那里寻找突破口。同时,夏春和也有忧虑,刘成雨和张顺焱毕竟是两条线,不太可能事事都缠在一起,更不可能两人联合起来受贿。利用与刘成雨案相关的人员获得直接突破,不是不可能,有一定难度。

唐小舟说,刘成雨案发,卿志伍并没有特别的动作,现在张顺焱案发,卿志伍却疯了,这似乎说明,卿志伍和张顺焱案的联系,更加紧密一些,这或许是一个突破口。

夏春和说,这一点,我也想到了。可是,卿志伍如果真的疯了,他的口供,就不能成为证据。

唐小舟说,就算不能成为证据。也可以成为线索吧。

夏春和的电话响起来。他接起电话,听了半天,只是简单地应答了几个字,然后挂断,对唐小舟说,卿志伍的药性过了,又恢复了疯癫状态,闹着说要见我,要自首。

唐小舟想,就算是精神病人,思维错乱之中,偶尔的一两句话,也可能是真话。如果能够从某些只言片语发现破案线索,也是一大突破。他当即说,或许,应该接触一下他?

夏春和略思考片刻,打了个电话,进行了一番部署。挂断电话,他便和唐小舟一起赶去精神病医院,那里,早已经安排了一间专门的房间,纪委的一些工作人员等候在那里,医院方面为了避免出现意外,做了严密的;隹备。

准备工作是做好了,卿志伍却闹着不肯来,谁想强迫他,他就跟谁拼命。

夏春和听说此事后,来到卿志伍的病房,唐小舟跟在夏春和身边。他们进去时,卿志伍在房间里乱转,身上仍然是光着的,口里反复说,我要见夏书记,我要自首。房间里站了好几个壮汉,准备随时制止卿志伍的狂躁。夏春和以及唐小舟站在门口,卿志伍仿佛没看见一般,仍然在房间里转来转去。

夏春和大叫一声,卿志伍。

卿志伍愣了一下,停下来,缓慢地转过身,似乎在寻找声音发出的方向,过了片刻,才像找到定位一般,看了看夏春和,又看了看唐小舟,问,是你叫我吗?

夏春和说,你认识我吗?

卿志伍说,你是谁?

夏春和说,我就是你要找的夏春和。

卿志伍木木地走过来,停在夏春和面前,仔细地看了又看,过了有一分钟之久,才说,是的,你是夏书记。夏书记,你是夏书记。又转向唐小舟,指着唐小舟问夏春和,他是谁?

夏春和说,你不认识了?他是唐小舟。

卿志伍说,糖小粥?我不饿,我不吃粥。

夏春和说,你不是l2口声声说要见我吗?你为什么要见我?

卿志伍努力地想,似乎想不起来,说,是啊,我见你要干什么?你说,我要干什么?

夏春和说,你说你要向我自首。

卿志伍说,对对对,我要自首。

夏春和说,那好,你把衣服穿好。我接受你自首。

让唐小舟颇为意外的是,卿志伍竟然像个听话的孩子,很快地穿衣服。但是,他裤子拉链并没有拉上,衣服的扣子也扣得不对。夏春和并没有纠正他,而是转过身,对他说,你跟我来吧。

卿志伍真的跟在了夏春和的后面。

接下来的事,让唐小舟难以置信。卿志伍果然开始自首,先说的是岩山煤矿。当地早就传说,这个煤矿背后有一大帮影子股东,个个都是大官。正因为如此,其老板才敢瞒报矿难事件。然而,由于种种原因,上次的调查,并没有完全揭开背后的黑幕,这次从卿志伍的口里,唐小舟听到了令人触目惊心的事实。岩山煤矿的老板,只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其余百分之六十,属于背后的影子股东。像卿志伍一个县委书记,才仅仅只占有百分之五的股份,刘成雨也只有百分之五,张顺焱多一点,百分之六。省市县三级安监部门的某些领导,也占有股份。此外市县两级干部中,还有其他人占有少量的股份。最多的占有百分之一,最少的占有百分之零点五。大大小小的股东,有五十多个。

这次谈话,异常艰难,关键是卿志伍的注意力不能集中,时而沉静时而狂躁。每说几句话,他可能会有些别的要求,比如突然站起来,在房间里乱走,比如要烟抽等等,一旦出现这样的行为,此前的话题就被打断,重新接上,要费老大的功夫。好在只要接上。卿志伍又会说出一段。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