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151章 秘书惹事(中)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中央到岭西的换届督导组一共三个人,带队的是督导组组长、干部二局副局长郭浩天,成员分别是干部五处处长侯栋,综合处副处长纪立玉。

干部二局的职能,就是负责地方省级班子和副省级以上干部的选配管理,局里设了综合处和干部一二三四五六处,分别对应华东区、华南区、华北区、东北区、西南区、西北区所属各省。而干部五处就是负责西南五省市的主管处。

这次各省区市换届,事关下半年17大召开,中织部高度重视,专门成立了领导小组,部主要领导任组长,常务副部长凌义任第一副组长,刚刚从岭西省委调上来的副部长宁玥,被委以重任,协助凌义主抓这项工作,同时任第二副组长。

领导小组下设了办公室,而办公室自然设在干部二局,宁玥兼任了办公室主任,中织部部务委员、二局局长姜博礼担任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按照六个处的分工,分别成立了六个督导组,二局几个副局长和局级干部分别担任督导组长,各处长任副组长。

为了加强指导,督导组将各省市换届选举错开了时间,压茬进行。选举当天,部领导将分别到现场督导。

换届督导组,说轻了是代表中织部,说重了就是代表最高层。对于省级以下班子的换届,如果出点差错,还有闪转腾挪的余地,对于省级班子来说,一旦出问题,那就基本意味着政治生命的终结,对于官场打拼了几十年的官员们来说,谁也不敢拿头上的乌纱帽来开玩笑。

也正因为如此,换届督导组每到一地,自然都是最高级的接待规格。

今晚的宴请,岭西方面除了上述几位主要领导,陪同的还有两位,一位自然是现任省委组织部长祝焱,而另一位却是准备接班的前省委书记秘书陈曙光。

对于陈曙光的回归,朱建国并无不同意见。当年,他是省委副书记,陈曙光是省委书记秘书,二人接触甚多,感情不浅。常委就那几个位置,你的人不去占领,就有可能被对立面占领,即使省委书记再特权,也不能总在常委会上靠权力而不是靠人格魄力服人。

朱建国的性格总体属于不温不火,但是骨子里有股韧劲儿,他在顶层没有特别的根基,在岭西一干几十年,走到这一步,既想干一番事业,又想总体保持稳定。他初任省委书记,自然不想在换届过程中捅什么篓子,换句话说,如果谁的行为对换届造成了不利的影响,那必将受到朱建国权限内最严厉的惩罚。对于下午几个小秘书打牌,他本不想太过声张,更不想让督导组知道此事。

酒宴开始以后,陈曙光是省委书记秘书出身,起点高,性子高傲,有些看不起督导组的几位成员,反倒是给朱建国、乔志民和祝焱敬了不少酒,朱建国倒是没有在乎,郑玉楼却不得不冲督导组的几位频频举杯。

宾主喝得正酣时,服务员过来悄悄对郑玉楼道:“秘书长,有人找您。”

郑玉楼出了房间,秘书周林和岭西宾馆老总刘曼快步走了过来,刘曼将一张单子递给郑玉楼:“秘书长,这是我们核实的情况。”

郑玉楼喝了不少酒,仔细看了两遍,有些吃惊:“有这么多?数字准确吗?”

刘曼不敢怠慢:“秘书长,这些人员和房间都是各代表团事先预订好的,绝对没错,前台都有登记。”

单子上明明白白地写着,省直四个代表团和14个地市代表团中,包括省、市、县三级领导的秘书,共有351人驻会,占用标准房360间。不仅如此,刘曼的工作很细致,单子背面还分级别和代表团进行了统计,显然,数据来源比较可靠。

郑玉楼没心思关注各代表团的情况,他从大数字中看出了问题,道:“这些秘书,两个人住一间房也就罢了,351人怎么占用了360个标间?”

周林更熟悉这里面的道道,赶紧解释:“秘书长,正常情况下,秘书都是和司机一个房间,另外,还有少数主要领导的秘书,安排了单房。”

郑玉楼又问道:“那会议代表一共是多少房间?”

刘曼道:“这次党代会实到代表是845名,按规定,正厅以上干部都安排了单间,其余都是两人一间,一共是501间。”

郑玉楼有些傻眼了。

按照郑玉楼的想法,朱建国也就是随便问问而已,最多抽个机会,由他给各代表团长打个招呼,适当注意一下就算了,但是,秘书和司机的房间居然占到代表房间的70%多,如此庞大的一个群体和数字,他有些不敢自行处理了。

郑玉楼正在一筹莫展,偏在此时,综合处副处长纪立玉出来打电话,一眼看到了郑玉楼手中的单子,问道:“郑秘书长,何事?”

这次换届,督导组有两大任务,一是确保实现中央人事布局,这是最主要的任务。除此之外,还要收集各地换届的经验做法,通过《换届简报》,供最高层了解信息,同时各地相互借鉴。

侯栋和纪立玉两人分工也就各有侧重,侯栋作为干部五处处长,理所当然负责核心的选举工作,纪立玉作为综合处副处长,自然,他对换届过程中的风吹草动格外感兴趣。

督导大员询问,郑玉楼无可躲避,还算他多年秘书长磨练,反应比较迅速:“纪处长,是这样,历年以来,换届期间,除了正式代表,工作人员和服务人员占了相当大的比例,为了营造良好换届环境,朱书记指示做了个调查。”

精简人员,提高效率,求实创新,树立新风,恰恰是纪立玉每到一地重点关注的内容,郑玉楼的话让他眼前一亮:“郑秘书长,此事甚好,如果方便,饭后咱们详细谈谈。”

郑玉楼刚才是情急之下信口一说,哪里想到反而引起了督导大员的注意。他事先没有给朱建国汇报,担心进屋后露馅,便推起了太极:“纪处长,谢谢你对岭西工作的肯定,只是数据刚摸上来,还没有来得及给朱书记汇报,你看这样行不行,明天我去你房间专程汇报。”

纪立玉一边答应,一边随手看了看单子中的数据,由于关注点和郑玉楼不同,他不经意间看到了单子背面的数据,一眼便发现了问题:“郑秘书长,省直4个代表团没有秘书和司机这很正常,可是这茂云代表团为什么也没有秘书和司机呢?”

郑玉楼还没注意到这个情况,眼睛看着周林。周林调查过程中已经了解了这个情况,便如实答道:“纪处长,这个情况我们也是摸底时才知道,由于时间紧张,还没有来得及询问茂云代表团。”

纪立玉对此很感兴趣,道:“郑秘书长,那就麻烦你一并将这个情况落实一下。”郑玉楼自然连声答应。

饭后,郑玉楼拿着单子到了朱建国房间,简单说了情况,得知督导组无意中知道了此事,朱建国也不好说什么,他看着手中的单子,道:“老郑,你的意见?”

“朱书记,党代会之前,省委省政府两家办公厅曾经发过通知,要求与会代表晚上驻会,按理说,秘书和司机没有必要跟着,可是,多少届了,过去历来秘书跟着,司机也跟了不少,这已经成了习惯,再加上各自承担费用,我们也不好阻止。”

郑玉楼只是摆出了事情的两面性,并没有提出自己的处理意见,而是将皮球又交给了朱建国。

朱建国心里隐约在酝酿一件事情,为了保险,他又吩咐郑玉楼:“老郑,你把这件事情搞得再详细些,比如,按级别怎么分,有多少,按代表团怎么分,各自有多少,争取今天晚上搞清楚。”

郑玉楼指着单子道:“朱书记,刘曼和周林已经将情况摸清了,附在单子的背面。14个地市代表团中,只有茂云没带秘书、没带司机,在会议上没有额外多订一间房。”

朱建国大感意外:“怎么回事?为什么?你马上找侯卫东核实一下,落实情况。”

郑玉楼刚跟了朱建国没几天,虽然朱建国做省长时接触也不少,但是对他的脾气性格尤其是细节方面并不十分了解,新书记这对件事情如此重视,他意识到有些麻烦。

他让周林拨通了侯卫东电话。

党代会开始以后,侯卫东是茂云代表团长,他的关注点一直在代表身上,自从预备会议和第一天的全体会议以后,除了组织好代表讨论两个报告,他专门强调:“会议期间,各位代表一律驻会,未经同意,不得擅自离开岭西宾馆在外就餐和住宿!”

尽管茂云代表中不乏知名企业家,不少人也已经接到了邀请,甚至包括部分党政干部也想在会议期间安排一些应酬,但是看到侯卫东严肃的表情,加上忌惮他杀伐决断的作风,也只有作罢。

闲暇的时间,除了翻看会议简报,注意岭西新闻,就是反复思考西陆合同一事,对于秘书打牌、督导组来临等,一概不知。这天晚上吃过晚饭后,他照例回到房间,洗漱完毕正在饶有兴致地看电视,突然接到了祝焱的电话。

“是卫东吗?方便的话到我房间来一趟。”

上次和侯卫东透露了自己的去向,特别是岭西市长一事以后,祝焱知道侯卫东不会轻易作出决定,但是会议期间,他仍想进一步动员说服侯卫东,接待完督导组,他看看时间尚早,便打了侯卫东电话。

“是祝部长,我马上到。”

会议期间,省委领导和代表们都住在一个宾馆,来往很是方便,侯卫东很快到了祝焱房间。

“卫东啊,会议期间茂云代表团情况如何?”祝焱并没有直截了当,而是拐了个小弯。

侯卫东当然清楚祝焱今天晚上召见自己的目的,但是祝焱如此询问,他也只能按规矩回答:“祝部长,茂云代表团全体到齐,几天来,讨论热烈,大家一致认为报告全面总结了过去五年岭西经济社会和各项事业的发展历程,实事求是地点出了存在的问题,对于今后五年的规划,鼓舞人心,催人奋进。”

祝焱点点头,又道:“那就好,对了,卫东,上次给你说的事,你考虑的如何?”

副省级的岭西市长,对于任何一个正厅级干部来说,都充满着巨大的诱惑,侯卫东也同样如此。如果不是几天前谷云峰的汇报,他已经基本下了决心。官场上一步跟不上,步步跟不上,这是人所尽知的道理,何况,从省管干部一步到中管干部,这更是一个巨大的台阶,官场本就是一个金字塔,能够上到正厅级退休的干部已经少之又少,上到副省级这个层面,更是凤毛麟角。

但是,天下掉下的一个亿、突然变味的合同,在百思不得其解的同时,也让他产生了不可抵挡的兴趣。“很显然,如果我这时候离开茂云,换了任何一个人过来担任市委书记,绝不会再关注此事,但是,这件事不仅关系到西陆的发展,更加关系到茂云今后几十年的走向,无论如何,让我这时候离开茂云,总是心有不甘。”

“但是,失去了这次机会,再谋求省级干部,也许就要等到五年以后,而五年后,自己年龄将超过40岁,失去了年龄优势,仕途无疑将会大打折扣,到底何去何从,真是一个天大的难题。”

思来想去,侯卫东仍然理不出头绪,心一横:“那就顺其自然,党代会以后,抓紧将西陆情况核实清楚,如果没有什么大问题,我再作决定。”

但是,这个理由只能埋在心里,听到祝焱的询问,侯卫东真诚地道:“祝部长,上次见面以后,我进行了反复思考,也有些矛盾。”

“首先,非常感谢老领导的赏识,卫东承蒙您抬爱,从此真正步入官场,这些年来,从您身上,我学到了许多,自己也受益良多。特别是现在,这个岗位摆在面前,如果说我不动心,那是假话。”

“但是,老领导,您也知道,我到茂云才两年多时间。目前,茂云局面刚刚稳定,今年市委市政府又定了力争财政增幅全省第一的目标,况且小勇刚刚任了市长,我又确实想扶他一阵子。”

祝焱道:“卫东,你长大了,也确实成熟了,面对这样的诱惑,心里不是想着自己的升迁,而是装着茂云的发展,从这一点上说,我没有看错你。如果你对此事表现的过于热心,我可能反而不去为你争取。”

停了停,祝焱又道:“当年,为了胜宝集团的事,你不惜和朱民生产生分歧,甚至由此被贬到农机水电局,也坚决抵制了胜宝集团不合理的条件,为沙州避免了一场灾难,尽管事后证明了你的正确,但当时如果没有巨大的勇气,没有一股对事业负责的态度,没有对百姓的浓厚感情,那是肯定做不到的。”

祝焱仍然意犹未尽:“也正是胜宝集团不顾群众的利益,事后才导致了茂东的被动,以至于后来省委让刘兵过去收拾残局,刘兵甚至不惜动用方方面面的关系,绝不到茂东任职,直到今天,茂东仍然没有从这件事中彻底恢复元气,教训深刻啊。”

刘兵的事后面侯卫东也听说了,以刘兵善于专权的秉性,宁肯从沙州交流出来,到另一个地市又任了市长,导致接任市委书记又晚了两年,而绝不去接手茂东的烂摊子,可见胜宝集团的后遗症之深。

侯卫东依然很谦虚:“老领导,事情已经过去了多年,我当时也没想太多,就是凭着一种直觉。”

祝焱笑了:“直觉?你现在的直觉如何?岭西市和茂东的大不一样啊。”

侯卫东道:“当然,岭西将来有您掌舵,各方面的发展肯定一日千里,从这个角度上说,我确实很愿意和您一起奋斗几年。”

“哦?这么说,你是答应了?”祝焱看着侯卫东。

侯卫东正要点头,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是侯书记吧?我是省委办公厅周林。”

侯卫东不敢怠慢:“周处长,你好,我是侯卫东,请问朱书记有什么指示?”

“侯书记,不是朱书记找您,是郑秘书长有事,您现在方便的话,请到郑秘书长房间。”

省委书记秘书来电话,秘书长召见,两人自然不能再继续下去,侯卫东只好和祝焱告辞。路上,他暗自琢磨:“明天酝酿人选的事情下午已经专门作了强调,这么晚了,秘书长找我有什么事?”

和郑玉楼见了面,听了前前后后的经过,侯卫东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从下午到现在还发生了这么一件事,听到郑玉楼询问原因,他暗道:“真是奇怪了,上会前自己一时的兴起,没想到在会上成了另类,原因,哪里有什么原因?”

他也只好将当时的情况如实相告,郑玉楼意味深长地道:“卫东老弟,你真是福将啊,古人云无心插柳柳成荫,你这一手,恐怕不是成荫那么简单啊。”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共 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一时兴起?呵呵,作者是给侯卫东开了天眼!

  2. 匿名说道:

    360/501+360应该是40%.怎么是70%呢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