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151章 秘书惹事(上)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三个常委是谁呢,侯卫东开始在心中梳理现有的人员。

“纪委书记高祥林转人大,正常情况下,应该按照回避原则,从外地交流过来人选,但是目前已经没有了这种可能,那么就是从现任正厅级干部中提拔,最有可能的自然是纪委副书记,济道林?”

想到这里,侯卫东不禁乐了:“济道林是沙州学院的副院长,担任过沙州市纪委书记,现在是省纪委正厅级的副书记,虽然不是排在第一位,却是年龄资历最合适的一位,那么,他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

他童心大发,拿起红色话机拨了济道林办公室,电话响了一声,他啪地一声又挂掉,暗道:“此时哪里是开玩笑的时候,如果最后济书记上不了这个台阶,我这个电话岂不是自讨苦吃?”

相比之下,常委副省长的人选就要简单多了。

可以肯定,新提拔的副省长不会直接进常委,那么,这个人选就是从现任产生,而目前三位副省长吴永忠、王淼森、李玲,前两位已经明确转到人大和政协,李玲又是女性,担任常委副省长,可以保证党委和政府班子中都有女性,她自然是常委副省长的不二人选。

最不好猜测的是这政法委书记。

原本第一人选应该是公安厅长升上来,但是省公安厅长戴凯已经超过提名界限,从现任政法委副书记提拔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如今的体制中,政法口的干部配备比较特殊。先不说公安局长多数由常委或者政府副职兼着,就是法院院长和检察院检察长,都是高配半格,连带着,公检法的副职也都提高了半格,只有政法委的副书记们原地不动。

侯卫东将目光转向法检两长,这两人都是副省级,年龄也合适,进常委的可能性更大,至于幸福会降临到其中哪位身上,他反而懒得想了。

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将13个常委捋了一遍,侯卫东一边自嘲地咧嘴,一边暗自嘀咕:“妈的,老子又不是中织部长,何必费这个鸟神?”

虽然说了脏话,看到自己在纸上划拉得头头是道,还是很有些洋洋自得。

想到中织部,他忽然想起了宁玥。

“这个深不可测的女强人,现在应该坐在宽大无比的办公室里,正在意气风发地对着各省的换届方案指指点点吧?”

他再次抓起桌上的红色话机,想了想,还是摸起了随身的手机,拨了几个数字,随即又坚决地挂掉。

关起门来做了一把中织部长,他的思维有些亢奋,一时停不住,便起身在办公室里来回走了几趟,最后有些恶恨恨地道:“他奶奶的,这个敏感时期,害得老子电话也不能打!”

恰在此时,楚飞拿着手机走了进来:“侯书记,政府任秘书长来电话,说有事找您。”

侯卫东正想有个人说话,道:“让他打我办公室。”

随即,任林渡略带京味的声音传了过来:“侯书记,我是林渡。”

“林渡,几天没有动静了,看来政府的工作抓得挺紧啊。”侯卫东心情不错,说话很是轻松。

“侯书记,我能忙什么啊,政府这一大摊子,人手又少,每天团团转,温红警告我几次了,再这么下去,真不和我过了。”任林渡嘴里大诉苦水,话里话外却透着手头有权的得意。

兼任政府副秘书长以后,任林渡在茂云待的时间逐步比驻京办多了起来,他给侯卫东提出了想把老婆孩子也接到茂云的想法。侯卫东亲自出面,将温红调到了茂云档案局,工作轻松又不加班,有大把的时间照顾任林渡和上小学的儿子任小陶。

听到任林渡说话的口气,侯卫东故意将了他一军:“那好啊,告诉温红,休了你,我负责给她另选一个茂云帅哥。”

任林渡也笑了起来:“别别,侯书记,虽说家花没有野花香,可儿子还是自家的好,我还是老老实实为妙。”

儿子的话题无形之中触动了侯卫东。自己四个子女,三个儿子,现在却孑然一身在茂云打拼,如果论幸福指数,何尝比得过任林渡的天伦之乐?心中暗道:“做官到底为了什么?幸福的含义又是什么,真是需要好好想一想。”

感慨归感慨,还得回到现实,他不再开玩笑,道:“林渡,你找我何事?”

侯卫东恢复了常态,任林渡自然不敢怠慢:“侯书记,我明天提前一天到会,看看市委这边需要安排几个房间?”

侯卫东大惑不解,脑子快速转了一圈,问道:“林渡,你好像不是党代表吧,明天你去做什么?还有,什么几个房间,会议不是都安排好了么?”

任林渡继续笑着道:“朱市长让我联系岭西宾馆,给上会的市长秘书们留好房间,我想,既然要统一安排住宿,干脆市委这边一起,也省了杨柳再麻烦。”

侯卫东脸色瞬间阴了下来,声音带了威严:“谁同意的带秘书上会?两会一共几天时间,抛开费用不说,带个秘书成何体统?嗯?!”

任林渡还想解释:“侯书记,带秘书上会,这是历来的习惯,省里如此,咱们开两会也是如此。”

侯卫东抓大事惯了,过去还真没有注意过这个细节,影影绰绰间,似乎茂云换届时,的确见过市里和县里不少秘书,就连楚飞,也一直跟着自己,当时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妥。

但是现在,也不知什么原因,他非常强烈的感觉到,秘书不能上会。

“林渡,不管过去如何,这次绝对不行!从我开始,一个都不许带!”

任林渡还在喋喋不休地想说服侯卫东:“侯书记,我已经通知会议宾馆留了房间,再说,和其它地市也联系过,他们甚至连秘书房间都分配好了。”

侯卫东斩钉截铁:“林渡,你不要再说了,此事我和朱市长商量。”

他抓起电话打给了朱小勇:“小勇兄,有个事沟通一下,历来两会期间秘书们都跟着,我的意见,今年茂云改变一下吧,先从这次党代会开始。”

朱小勇同样一愣,暗道:“侯卫东大事不抓,亲自管起了屁大的小事,几个秘书跟几天,有什么了不起?”

他有些不以为然:“侯书记,会议期间,议程复杂,材料也多,秘书能解决不少问题,要不咱们定个允许带秘书的范围?”朱小勇其实想耍个小聪明,市委这边,只有侯卫东和副书记杜正东配备专职秘书,而政府这边,所有副市长清一色地有秘书,下一步人大政协换届,市长们基本要倾巢出动。

侯卫东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官僚主义是大忌,小勇兄,我希望从咱俩开始做起,如果确实忙不过来,可以考虑给会务组多派两个人,几天也就过去了。”

市委书记如此说,朱小勇就只有服从的份了。

放下电话,他咬牙道:“是那个不长眼的家伙给侯卫东汇报了此事?杨柳也就罢了,如果是任林渡,哼,我饶不了你!”

侯卫东仍然觉得不放心,他干脆把杨柳叫过来。

“秘书长,你马上和任林渡联系一下,以市委政府两办的名义发个紧急通知,这次省党代会,严格禁止领导干部带秘书上会,违反者,先调整秘书,领导干部回来后内部通报!”

杨柳虽然不比任林渡聪明,却比他稳重得多,她也想到了按惯例秘书上会的安排问题,只是侯卫东没有发话,她就一直憋在心里。听了侯卫东的要求,又看了他的表情,杨柳暗道:“侯卫东真是个性十足,如果不是原来对他有所了解,又给他当过办公室主任,我肯定也主动把此事提出来了。”

答应着正在向外走,侯卫东又叫住杨柳:“另外,你联系一下市政局,准备好几部中巴车,通知上同时注明,茂云代表团统一乘车,严禁任何党代表和人大代表自带小车!”

出了侯卫东办公室,杨柳难得一见地冲楚飞吐了吐舌头。

安排了这件事,侯卫东原本意气风发的心情受到了影响,一直在眼前晃悠的各色人选的影子也淡了许多。

接下来的两天,西陆方面却一直没有任何动静。

25日上午,到了省两会报到的时间。

一大早,张小佳打来电话:“老公,两会要开六天,衣服带齐了没有?”

侯卫东道:“老婆,现在天气还比较冷,也不用带太多吧?多带几件随身的衣服就行了。”

小佳道:“行啊,你是大书记,配着专职秘书,缺什么让秘书随时买就行了,小女子就不行了,出门几件事,一样想不到,到时候就麻烦了。”

侯卫东笑道:“呵呵,老婆大人,这次我改革了,茂云不带一个秘书、不带一部小车上会,到时候缺了什么,我就去找你。”

张小佳也是省党代表,只是她属于铁州代表团,两口子都清楚,虽然同住在一个宾馆,会议期间,并没有太多接触的机会。

“啊?你不带楚飞吗?我们这边领导的秘书可是都跟着,老公,你何必作这样的规定?”

侯卫东有些不耐烦,道:“好了,别啰嗦了,别人是别人,反正我们茂云今年是两不带,我已经下了死命令,该集合了,有什么事会上再说吧。”

张小佳撅了嘴,“哼,侯卫东,你个不知好歹的家伙,人家好心好意问问你,你还不耐烦了,到时候少了东西可别来找我。”

有了茂云两办的通知,市委市政府两家大院里忽然热闹了起来,不到九点,陆陆续续已经有不少代表过来集合。杨柳给党代表中的市委领导专门安排了一部小巴,一会儿的功夫,常委们一脸轻松地下了楼。

侯卫东和杜正东一起走了出来,杜正东道:“侯书记,不带小车,不带秘书,你决策正确,早该如此啊。”

楚飞还是习惯地提了侯卫东的公文包,走到车前,正想抢先一步将公文包放到车上,侯卫东一把接过来,道:“秘书不上会,这是市委的决定,从我开始严格执行,这几天,你一方面要应付好正常的工作,另外,要多注意搜集一下面上的情况,有事随时和我联系。”

楚飞有些不习惯,给侯卫东做秘书以来,还从来没有离开侯卫东如此长的时间,一时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也是体制使然。领导的秘书,位置重要,身份特殊,但是离开了领导,那就既没有什么神秘,也没有什么特殊。这就如同鱼水关系,干部离开了群众,失去了存活的源头,秘书离开了领导,又何尝不是如此?

政府这边,情况则要复杂得多。

不仅出席两会的几个市长都配备了秘书,包括人大的几位主任也是由秘书陪伴惯了。等秘书们将一干领导安排好,汽车启动时,车下送行的人群中,秘书竟占了十之八九。

三部中巴在高速入口会合后,浩浩荡荡向岭西驶去。

来到岭西宾馆大门,不料门岗伸手将侯卫东乘坐的第一辆小巴拦住:“请问,你们是干什么的?”

杨柳是党代表,她自然也坐在这辆车里,见状连忙下了车,同时掏出了证件。

门卫反复查看,确定无疑后,一边热情地开门放行,一边道:“杨领导,今天好几个地市来报到了,都是一串小车,茂云集体过来,还是第一家。”

进了宾馆一楼大厅,早有茂云会务组的人过来。

按照侯卫东的要求,杨柳和任林渡已经提前做足了功课,会务组由原来的四个人增加到六个人,而且事先领取了相关物品,分发到代表房间,整个报到过程也就十分顺利。

按照议程,十点钟,大会召开了各代表团临时召集人和副省级以上党员领导干部会议,会后,各代表团又分别召开了建团会议,茂云各位代表一致推举侯卫东为团长,朱小勇为副团长。下午,大会召开了全体代表参加的预备会议,随后,朱建国亲自主持召开了主席团第一次会议。

第二天上午九点,乔志民主持大会第一次全体会议,用标准的京味普通话宣布了岭西省党代会的开幕,朱建国代表省委作了工作报告,会上同时印发了省纪委工作报告。下午,岭西省人代会开幕,省人大主任宁缺主持了会议,乔志民则代表省政府作了工作报告。

从第二天下午一直到第三天,各代表团主要是讨论党代会和人代会报告,气氛虽然热烈,发言也很踊跃,可代表都清楚,这些不过是正常履行的程序,真正的热点还在后面。

第三天下午,朱建国到茂云代表团参加了分组讨论,对茂云各项工作再次给予充分肯定,同时要求茂云要乘省党代会的东风,再上新台阶。讨论结束以后,在郑玉楼的陪同下,慢步向房间走,秘书周林同时在后面跟着。

朱建国的秘书周林本来准备要提拔担任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结果恰好在这个时候,朱建国上位省委书记。对于就地提拔副厅还是先跟着到省委这边,朱建国征求周林意见的时候,周林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路过沙州代表团驻地,突然,一个房间内传来了分贝不小的嘈杂声。

朱建国皱了皱眉头,停下了脚步。郑玉楼和周林几步走过去,贴在门口听了听,里面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夹杂着一阵阵吆喝。周林推了下门,竟然开了。

郑玉楼走进房间,四个年轻人正在起劲地甩着扑克,显然是岭西流行的“诈金花”。他脸色一沉:“你们是做什么的?”

四个年轻人中,一个是沙州市长赵东的秘书钱永康,另一个是沙州市人大副主任钱宁的秘书,其余两个则是岭西市两位副市长的秘书。几个人中,除了钱永康对郑玉楼略有印象,其余并不认识郑玉楼,赵东的秘书钱永康认识周林,看到眼前的情景,钱永康下意识地将扑克牌放下,问道:“周秘书,有事吗?”

领导们在一起时,秘书们也经常凑在一起吃饭喝酒打牌,这已经习以为常,周林和钱永康的关系并不错,看到钱永康反应迟钝,周林很是上头,但是郑玉楼就在旁边,他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冲钱永康挤眉弄眼。

郑玉楼火气上头,厉声喝道:“谁允许你们在这里打牌?你们几个到底是什么人?”他指着赵东的秘书,“我是省委秘书长郑玉楼,你,跟我来一下。”

听到郑玉楼自报家门,几个秘书傻了眼。钱永康毕竟跟着赵东见过些世面,知道惹了麻烦,却不敢抗拒郑玉楼的命令,低着头跟在后面出了房间,抬头看到了门口的朱建国,更是大吃一惊。

他毕竟是市长秘书,过去跟着赵东到省政府去过多次,朱建国又刚刚由省长调整到了省委书记岗位,一见朱建国阴沉的脸,钱永康心道:“坏了,如果仅仅是被郑秘书长发现,此事还有回旋的余地,可是这位朱大爷在此,事情就麻烦了。”

一路冒着冷汗,跟着到了郑玉楼的房间。

周林过去安顿朱建国,郑玉楼问道:“说吧,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钱永康早已吓得深身哆嗦,结结巴巴地道:“郑,郑秘书长,我是沙州市政府的小钱,下午,下午没什么事,人大钱宁主任的秘书小贺叫我过来打牌,我,我就来了。秘,秘书长,我知道错了。”

郑玉楼问清了另外几个人的身份,转身到了朱建国房间。

等郑玉楼汇报了情况,朱建国倒没有立即说什么。他刚从省长上位省委书记,虽然也需要树立形象和权威,但是几个小秘书偷偷打打牌,还不值得他做什么文章,只是这严肃的党代会期间,秘书们占着房间不务正业,这不免让他有些生气,尽管他对这个赵东的跟屁虫小钱并没有什么坏印象。

朱建国随口问了句:“老郑,这些秘书都驻会吗?”他堂堂省长,现在又是省委书记,每次开会前,周林早已拿着公文包等在门口,这些秘书平时在哪里,他还真没注意过。

“朱书记,过去一直是这样,不过各地秘书的食宿费用,由各地自行解决,会议上不予补贴。”

朱建国沉吟了一下,又道;“这样,你安排一下,小周配合,让宾馆刘曼查一下,看看一共住了多少秘书。”

他是省委书记,心里记挂的是明天开始的酝酿候选人,以及今天晚上宴请中织部换届督导组,对于眼前这件小事,给郑玉楼交待完,很快也就忘记了。

从朱建国房间里出来,郑玉楼叫来周林:“小周,朱书记刚才明确要求,这个事情要进一步调查核实,这样,你辛苦一下,咱们两个分头,我去找刘曼,你发挥自己的优势,悄悄给各代表团会务组联系一下。”随后,他将调查的细节对周林作了详细安排。

晚上,在岭西宾馆贵宾厅,朱建国、乔志民宴请中织部督导组一行,郑玉楼陪同。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共一条评论

  1. supor说道:

    不乱了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