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174章 浮出水面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宁玥秘书的人选虽然有了初步意向,可是,侯卫东清楚,真要确定祝梅,还有不少环节和程序要走。比如,本人愿意不愿意,老领导对此事的态度,等等,哪一个环节卡了壳,此事都会泡汤。他甚至想到,尽管宁玥要求保密,还是很有必要征求杨柳的意见,毕竟,她太了解宁玥了。

又过了一天,侯卫东准备首先给祝焱汇报。拿起红色话机,拨完号码的瞬间,他又放下了电话,暗道:“此事开弓没有回头箭,这个电话一打,成与不成,都得有个说法,搞个夹生饭出来就麻烦了。”

他坐在办公桌前,不停地思考:“除了杨柳,还有谁可以商量商量?”一拉抽屉,看到了专用手机,乐了:“兰兰做过组织部长,在人的问题上一向冷静得很。”

打了郭兰电话,刚接通,电话里先传过来一阵婴儿的哭声,随即郭兰天籁般的声音传入侯卫东的耳鼓:“卫东啊,大力正在闹呢。”

侯卫东一惊:“孩子怎么了?”

听到侯卫东关切的语气,郭兰感觉很温暖,道:“孩子没事,就是太调皮,不在家里待着,一大早就要抱出去,出去晚上就哭。这么早来电话,是不是有事情?”

侯卫东本想说没事,可是选秘书的事情很急,便道:“有点小事和你商量。”

郭兰很开明,知道侯卫东一定有正事,道:“你等一下,这会儿表姨没在,本来正准备给大力断奶,我让再吃一次,就不闹了。”

侯卫东眼前立即浮现出美妙的一幕,尽管电话里听不到任何声音,可是凭想像,那绝对是人世间最温馨的景象。

很快,电话里安静下来,郭兰的声音再次传过来:“说吧,卫东,什么事?”

听完侯卫东的叙述,郭兰道:“原来是这事啊,你本身一直是秘书出身,是这一行的状元,怎么反倒征求我的意见来了。”

侯卫东半开玩笑地道:“我的兰兰什么水平?轻易不出手,出手就惊人,其他人我信不过。”

郭兰轻轻笑了一声,道:“什么啊,就知道取笑我。不过,我听了你说的几个人选,似乎都不合适呢,卫东,别生气啊。”

侯卫东很感兴趣,“说说理由?”

“你看啊,卫东,夫妻,夫妻之间”郭兰几乎是咬着牙在说:“最好最和睦的夫妻,一定是性格互补的两个人,我觉得,领导与秘书之间,应该也是这样,从这个角度上说,即使没有朱小勇这一层,郑红梅也肯定不合适,因为她长期在北京,人太精明了,宁部长怎敢放手用她?”

侯卫东点点头,道:“有道理。”

郭兰又道:“祝焱的女儿也不合适吧?卫东,你想想看,现任的领导秘书有哪一个是高官家庭?从领导的角度说,使用一个有高官家庭背景的人做秘书,始终不放心,你整天在官场打拼,应该知道,官场上哪有真正的朋友,一旦两个领导之间有了分歧,秘书岂不是很尴尬?”

受到小佳提到方红线工作单位的启发,侯卫东心里的人选正在浮出水面,他故意道:“兰兰好水平,我看你去给宁部长做秘书最合适。”

郭兰的脸色一红,道:“你开什么玩笑,我都做母亲的人了,而且发誓这辈子绝不再踏进官场,有你,有大力,我足够了。”

侯卫东大笑,道:“说着玩呢,真有人来要兰兰,我还不同意呢。”接着又道:“有一个人选,你看看是否合适。”随后,便将铁瑞青的情况向郭兰进行了简单介绍。

听完侯卫东的介绍,郭兰想了想,道:“这个人选好。我说她好不是为了别的,第一,她是上青林出来的,那是你的老窝,人品应该没问题;第二,你带过她学习英语,虽然只有几年,但是你能提出她来,足以说明你对她的充分信任。”

郭兰平实的话语,让侯卫东着实感动,是啊,上青林的人,如果我连上青林的人都信不过,那还能信任谁呢?

侯卫东由衷地道:“兰兰,每临大事有静气,这句话我体会了很多年,真有大事的时候,却是你最清醒。”

郭兰羞涩一笑,道:“卫东,别这么说,你每天要处理多少事?我每天才面对什么事?除了大力,就是牵挂你。”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又道:“前段时间方芳来电话报告店里情况,听她说平凡和晏紫离婚了,两人挺合适的,怎么回事啊?”

平凡与晏紫因何而结识,随后两人和好结婚,这些情况方芳都给郭兰说过,虽然郭兰和侯卫东多次通电话,郭兰并不愿意主动提起。

自从平凡晏紫到茂云一趟,侯卫东再也没有二人消息,听说两人分手,有些吃惊,道:“这事我确实不知道,只是去年年底在茂云吃过饭,其它就一无所知了。”

郭兰对平凡早已放下,叹了口气,道:“过去,我只相信缘分,不相信因果,可自从去了庵里,对这些不由不相信。”

侯卫东笑道:“郭兰,你可是组织部长出身,怎么变得如此唯心?”

郭兰却没有理会侯卫东的话,更加郑重其事地道:“卫东,有因有果这是定数,可是在我看来,同样是因果,有善因才有善果。平凡与晏紫,虽有果,因并不善。”

侯卫东听得有些云里雾里,心中却暗道:“李晶做了俗家弟子,可以理解为好奇无聊;郭兰动了心思,可就不这么简单了。”一时间,心里竟多少有些惆怅。

放下电话,侯卫东很快调整过来,他果断打了省纪委杜兵电话:“给你个任务,将岭西省银监局铁瑞青同志最新履历表给我搞一份,要快。”接着,他把楚飞叫进来,道:“一会儿有个传真过来,你盯着点,抓紧给我。”

接到老领导电话,杜兵不敢怠慢,没用多长时间,就将铁瑞青履历表传真了过来,他现在虽然在省纪委工作,但是通过省委组织部调一个处级干部的材料,还是易如反掌。

外间的楚飞便一直观察传真的动静,随着吱吱吱的响声,一页纸露了出来,他只扫了一眼,看到开头写着“请专呈侯卫东书记”,便坚决地没有再看第二眼,并折叠好,放入信封交给了侯卫东,这样的举动让侯卫东很满意。

侯卫东想起刚才郭兰的电话,道:“小楚,平凡和晏紫怎么回事,你知道吧?”

楚飞的女朋友方芳,是平凡、郭兰、楚飞三方情况的汇集点,靠着方芳的信息,楚飞对相关的情况了解不少,只不过,依他秘书的身份,并不敢随便将这些信息透露给侯卫东。

“侯书记,这个情况我听方芳说过。”随后,楚飞便将上次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侯卫东道:“这个朱莹莹,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现在平凡和晏紫是什么情况?”

楚飞道:“特别具体的情况不清楚,只听方芳说,现在平凡偶尔还会来岭西,晏紫却离开了岭西,据说到北京去了。”

基本了解了二人最新的近况,侯卫东将心思转到眼前的事情上来,他看了铁瑞青的简历和最新的职务:“28岁,中共党员,岭西省银监会监管一处副处长”,心里放下了一块石头,的确是各方面上佳的人选。

他交待楚飞:“通知铁瑞青同志下午到我办公室,这是联系电话,到时候一并请杨柳秘书长过来。”

话音刚落,杨柳应声而入,道:“侯书记,您找我?”

侯卫东心情不错,道:“你这秘书长简直神了,正想让小楚通知你,来了正好。你先说,找我什么事?”

“侯书记,组织、人事、财政、民政几家牵头搞了《加快推进全市基层村居干部医疗保险工作的意见》,我看了,文字上没有什么问题,请您审阅。”

侯卫东问道:“文件搞出来以后,有没有征求各方面意见?朱市长看了没有?”

杨柳道:“还没有,主要是财政配套资金较大,您先定个盘子。”

侯卫东简单翻了翻,道:“我总体没意见,先不签字,让朱市长看看,然后征求各县区和有关部门意见,最后上常委会。”

杨柳一一记下后,问道:“侯书记,您找我有何吩咐?”

侯卫东如拉家常一般,道:“杨柳,你给宁部长做了多年秘书,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杨柳一愣,她以为侯卫东要安排工作,突然的问话让她有些局促,随即道:“宁书记,宁部长水平高,对秘书要求很严,我跟了她这些年,体会很多,最大的体会就是,把自己交给工作,把进步交给组织,这是宁书记经常在大会上讲的,也是我最大的体会。”她和宁玥分手后,还没有再见面,这一声宁部长叫得还极不顺口。

侯卫东摆摆手,道:“除此之外,我的意思是,你觉得给宁部长做秘书,最需要注意的是什么?”

杨柳有些警觉,从秘书到秘书长,越来越大的本事,就是听话辨音,迅速捕捉到领导的核心意思。此刻,听侯卫东话里话外在宁玥秘书上转,多少有些明白过来:“难不成宁书记还要从岭西选秘书?”

心里存了这个念头,杨柳说话便更加小心翼翼:“其实,给宁部长做秘书,既简单又不简单。说简单,她不像有的领导,一天给秘书安排几十个活,而是一天,甚至一周的工作都是一次性布置完,除非有紧急的任务,一般不再找秘书,剩下的问题就是秘书一样一样去落实了,包括落实的情况,她也是只要结果,不听过程。”

“说不简单呢,是她对安排的工作要求极严,用宁部长的话说,就是严肃认真零差错,当然,这是指在秘书能力范围之内的事,如果超出了你的能力范围,即使协调不动,她也不会有意见。”

听杨柳如此说,连侯卫东都有些理解了,为什么宁玥抓工作的效率如此之高,这哪里是什么秘书,简直就相当于她的一个副职。再想想铁瑞青,心里反倒不是很踏实了。

“杨柳,下午你过来见一个人,咱们什么都不说,我从书记的角度,你从秘书的角度,看看这个人水平如何,是不是可造之才。”

侯卫东话说到这个份上,傻瓜也能琢磨出味道,杨柳自然心知肚明。

话说铁瑞青这段时间以来,事业上倒是顺风顺水,经过竞争上岗,担任了监管一处副处长,很得局领导的赏识,而生活上,却依然烦心事不断,烦心的事主要还是来自老公的家庭。

凭心而论,铁瑞青的老公杨俊凯对她关心呵护有加,唯一让铁瑞青无法忍受的,是每次当她与公公婆婆意见相佐时,杨俊凯义无反顾地站在她的对立面。对于这样一户有着根深蒂固传统观念的老岭西人家来说,媳妇比儿子职务高,处处比儿子强,是他们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的。

铁瑞青几次给父亲表露过离婚的想法,铁柄生坚决不同意,加上老公的哀求,日子也就这么不咸不淡地过着,唯一让她快活的是,业余时间除了几个要好的同事,还有一个知心的朋友蒋明隽可以经常陪陪她。

蒋明隽是原财政厅长、现岭西市长蒋玉楼的千金,和铁瑞青是岭西银监会的同事。这个丫头生活在条件优越的家庭中,自小聪明伶俐,性格高傲,对一般男子绝不看第二眼,从未经历过任何磨难和挫折,是典型的官二代和富二代的结合体。

参加工作以后,她与铁瑞青很是投缘,二人很快成为要好的朋友,业余时间一同逛街、购物,是标准的闺密。每当铁瑞青心情不好时,总是拉上铁瑞青,喝茶、逛街,排解忧愁。

对于铁瑞青的婚姻,她从一开始就反对。在她看来,一个标准的岭西小市民家庭,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是铁瑞青的归宿,特别是见到杨俊凯之后,对于这个唯唯诺诺的小白脸,更是从心里看不起。

这天中午下了班,二女正在餐厅吃饭,铁瑞青的电话突然响了:“请问你是铁瑞青同志吧?”

“是啊,你是”

“我是茂云市委办公室楚飞,下午你能否请个假,到茂云来一下,侯卫东书记找你有事。”

“是楚秘书,你好,侯老师找我?”铁瑞青喜出望外,这句话同时也让原来一直低头吃饭的蒋明隽抬起了头。

“是的,如果单位不是太忙,请尽量在下午4点以前到茂云市委。”

铁瑞青一口答应:“好的,我一定准时到。”

蒋明隽道:“青青,谁找你?侯书记,哪个侯书记?”

“是茂云市委侯卫东书记,也是我的英语老师。”

蒋明隽曾经见过一次侯卫东,当时还是成津县委书记,当然,后来侯卫东职务的变化,铁瑞青也毫无保留地都告诉了蒋明隽。而蒋明隽回到家里,有时也会在父亲蒋玉楼那里得到印证,印证的同时,还会从蒋玉楼嘴里掌握一些铁瑞青不了解的情况,比如,上位岭西市长一事。

她性格大大咧咧,却也粗中有细,和铁瑞青虽是好朋友,并没有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铁瑞青,听到侯卫东找她,有些怪怪地问道:“青青,你搞什么,是那个你整天念叨的侯老师?这正常上班时间,他突然找你做什么?”

“臭丫头,我哪里知道,不过,他是我的老师,也是我们家的恩人,找我肯定是有急的事情,对了,下午你帮我请个假吧,一会儿吃完饭我直接走,衣服也不换了。”

蒋明隽又道:“那你晚上必须回来啊,记着,回来后给我电话,老实交待什么事。”

“呵呵,我知道了。”

下午3:30,一身银监会职业装的铁瑞青,准时敲响了楚飞办公室的门。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