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176章 接二连三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纪委书记过来汇报,侯卫东心里一紧,道:“财政局怎么了?你慢慢讲。

孟军将手中的材料递给侯卫东,道:“侯书记,有人举报结算中心主任黎丽华,虽然是匿名,但是我觉得事实比较清楚,你看”

侯卫东没有发话,快速将材料看了一遍。事实的确如孟军所说,举报黎丽华受贿三笔,一共20万元,时间、地点、过程很详细。

他对这个黎丽华有些印象,相貌普通,外表朴实,很像一个家庭妇女。当初成立结算中心时,为了将主任配好,好像还进行了一定的竞争,黎丽华从财政局中层干部中脱颖而出,应该各方面还算不错,老郑是怎么搞的,这刚刚换了财政局长,怎么就出了问题。

侯卫东问道:“此事现在什么范围?”

“我们是从每天整理的举报信箱中发现的,纪委各书记并没有收到举报,目前也没有听到其它渠道有动静。”

侯卫东安排道:“孟书记,如果是这样,你先给景局长打个招呼,记住,千万不要扩大范围,按照举报信的内容,安排人悄悄先查一查。”

孟军答应着走了,侯卫东在办公室自言自语道:“妈的,财政真是高危部门,一个孔正义搞得老领导周昌全很被动,现在黎丽华又出事,谁知道又会牵涉到哪些人,保持稳定,稳定个屌!”

心里有些烦闷,他还是打了东湘晏春平电话:“春平,矿企调研怎么样了?”

晏春平的声音传过来:“侯书记,调研已经结束,我已经修改了一遍,给楚书记看过后,明天就报过去。”

侯卫东心里不痛快,道:“这又不是在报纸上发表,文字上做什么文章,只要数据准确,抓紧报过来!”唬得晏春平赶紧道:“那好,我抓紧给楚书记看,争取今天就过去。”

下午一上班,楚休宏和晏春平准点到了办公室,二人轻车熟路,和楚飞打了招呼,知道里屋没有其他人,敲门便走了进来。

“侯书记,我们来了。”

见到两个爱将,侯卫东心情略微好转了些,道:“休宏,春平,快坐。”

晏春平并没有急于坐下,而是先将调查材料递给侯卫东,然后手脚麻利地为侯卫东添了热水,又给楚休宏和自己各冲了一杯上青林明前茶。

知道老板极重视这次调查,晏春平的功课做得很足,不仅包括了在工商局和国房局注册的所有矿企,甚至连三三两两私自开采的小户也列了进来。

将材料看了一遍,侯卫东没有直接发表意见,而是问面前的两人:“材料你们都看了,什么感觉?”

当初侯卫东直接给晏春平交待任务时,只是要求越详细越好,并没有明确说重点调查哪些方面,他和楚休宏商量以后,都认为要全面调查,一周时间肯定来不及,为此,又专门给侯卫东进行了汇报,要求时间适当延长些,侯卫东没有反对。材料上来以后,楚休宏和晏春平专门分析过,也找出了一些明显的问题,听到侯卫东询问,楚休宏还是把晏春平推到第一线。

他看了晏春平一眼,晏春平道:“侯书记,我和休宏书记专题分析过调查结果,我们认为,主要有两个共性的结论,同时也有几个疑点。共性的结论,”

“一,东湘的矿企数量虽不少,达到181家,但是小而分散,形不成规模,这是导致财政上不来的主要原因。”

“二,矿企人员素质较低,包括矿主在内,多是周围村庄的农民,由于环保意识差,污染问题开始抬头,不过由于县里一直控制总量,污染物还在允许的范围之内。”

知道侯卫东肯定关心的绝对不是这些问题,晏春平喝了一口茶,继续道:“侯书记,按照您的指示,由于我们调查比较全面,也发现了不少不正常的地方。”

“比如,这些矿企的分布,以森林公园为界,逐渐向两侧展开,除了森林公园一带矿含量较低,两侧探明的矿含量基本相同,尽管有县上国房局的探测数据报告,总是让人觉得难以理解。”

“再比如,庆达集团在开发森林公园的同时,一并注册了庆达东湘矿业公司,可是这些年,该公司的产量一直为零,在东湘也没有驻地,我曾经询问过县国房局赵局长,他说是县里为了保护环境,不允许大面积开采,联想到咱们上次在公园发现的货车,我总觉得这个理由无法让人相信。”

侯卫东插了一句:“那你们有没有顺着货车出来的方向,进去调查过?”

晏春平道:“当然,本来我想带人过去,那天正好有会,他们也把情况摸上来了,确实是一个小型磷矿,开采方是庆达集团注册的另一个微达公司,说是按照合同,允许适量开采。”

晏春平所说微达公司,正是前段时间李晶的精工集团加入的矿企,由于调查早了十多天,东湘调查人员并未发觉。

侯卫东仍然不动声色,道:“还有吗?”

“有,侯书记。还有庆达集团和精工集团早期的几个金矿,由于污染严重,早在几年前就关闭了,一直没有再开采,我们都看过现场。”

这个情况侯卫东倒是清楚。当年,在祝焱升迁的最紧要关头,段穿林在东湘的暗访,差点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如果不是祝焱当机立断,侯卫东的机智灵活,说不定祝焱就在茂云退休了。

晏春平汇报结束,看了楚休宏一眼,很显然,二人在汇报上有分工,这一点倒是令侯卫东很满意。以东湘眼下如此局面,书记县长稍有不合,那就不是东湘的问题,而会坏了整个茂云大事。

果然,楚休宏清了清嗓子,道:“侯书记,市委把东湘确定为今年全市经济新的增长点,县委县政府和全县人民深感责任重大。”

侯卫东有些诧异,看了楚休宏一眼,暗道:“小楚给老领导服务多年,文笔确实不错,否则茂云也不会有大楚小楚之说。可是,派他下去做了县委书记,怎么说话如此文绉绉起来,何况在我面前?”

他进而想到了李云对任林渡的看法,“楚休宏也是从秘书直接下去做了县委书记,同样没有最基层的磨练,看来以后用干部,这个问题真要注意,想成点事,必须在基层摔打几年才行。”

他由此想到自己的经历,“我也是秘书出身,当年祝焱很坚决的把我放到新管会,后来周昌全更是一步把我推到县委副书记岗位,两位老领导在用人上,尤其是身边人的安排上,的确高人一筹啊。彩虹虽然美丽,可是,如果不经历风雨,哪里会有什么彩虹。”

楚休宏来了个开场白,总算切入了正题:“刚才晏县长汇报了调查的情况,我认为,核心有两点,一是东湘缺乏对矿企的整合,我们准备借鉴晏县长在西陆的做法,成立合作社;二是督促符合条件未开工的企业抓紧开工。”

见楚休宏说不到点上,侯卫东也就不再客气,道:“这些天你们辛苦了,休宏说得没错,下一步核心的问题有两点,一要对矿产资源进行复核,二要调整充实部分干部。”

听到侯卫东说的两点与自己并不相同,楚休宏有些紧张。

侯卫东继续道:“休宏所说,是县里的正常工作,你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没有意见。现在最大的疑点在于,为什么只有森林公园含量低?恐怕不是一句地形特殊或地质原因能解释吧?”

晏春平比楚休宏反应快:“侯书记,我明白了,要请市里专家重新评估。”

侯卫东赞许道:“没错,是要重新评估,不过必须请省级或省以上专家,确保评估结果的准确性。”

他进一步安排道:“这项工作不要拖,春平亲自去办,如果能找到第三方机构来评估,那就更理想了。当然,要做好保密工作。”

“除此之外,要抓紧展开干部调整工作,对于不思进取,思想僵化,特别是占着关键岗位不拉屎的干部,更要坚决调整。同时,市里政法系统正在开展作风建设年活动,可以考虑从市里交流部分干部过去,充实基层力量。”

说到干部工作,楚休宏有了些神色,道:“侯书记,我和晏县长有些考虑,根据您的指示,我们回去再完善一下,抓紧报给你。”

侯卫东摆摆手,道:“干部调整是县里自己的事,我不干涉,除非涉及到市管干部。我只是提醒你们,调整的重点要放到土地、矿管等部门,另外,公检法一定要配精兵强将。”

听到这里,联想到前几天刚听说韩明已经回到公安局上班的消息,晏春平眼睛眨了一下。二人一一记下市委书记的指示,回东湘落实。

下午临下班,楚飞进来汇报,新任财政局长景伟想过来汇报工作。

侯卫东当然知道景伟的目的,道:“让他抓紧过来。”没过三分钟,楚飞领着景伟走了进来。

“侯书记,我来检讨了。”

侯卫东把手一挥,道:“老景,你检讨什么,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再说,这又不是你上任以后的事。”

从七年的副区长一直无人问津,到一步上位区长,已经做好了任期届满到区人大政协退休打算时,却意外任了市财政局长,这一切,都是什么力量在起作用,景伟清楚得很。不管怎么说,刚上任,手下出问题,面子上总说过去,所以,给市委书记当面检讨一下,表明态度,这是起码的水准。

“侯书记,我上任后,正想借鉴区里的一些做法,还想参考政法系统的作风建设年经验,在全局系统开展集中整治,没想到,还是出了问题,唉。”

“老景,你不必有什么顾虑,不过你既然来了,我还是要提醒你,财政是敏感部门,又是腐败多发地,你作为局长,今后的担子不轻啊,除了给政府管好钱袋子,更要把拒腐防变的大门守好,思想意识不过关,以后还会出问题。”侯卫东越说越严肃。

“侯书记,你放心,明天局里就召开党组会,专题研究落实您的指示。”

侯卫东道:“不要紧,你过来不久,现在比较超脱,不妨观察一下此事在局里的反应,这也是你了解全局干部表现的一个很好的机会。”

“我明白了,侯书记,一定按照你的要求办。”

几年过去,景伟的意识中,已经彻底没有了和市委书记是党校同学的概念,现在,在他的眼里,只有一市之尊,没有其它。除非侯卫东自己提起来,否则,这同学的名份只能永远烂在心里了。

几天以后,纪委书记孟军再次来到侯卫东办公室。

“侯书记,情况查明了,基本属实。黎丽华故意拖着不支付工程款,有些小公司扛不住,便给她好处,至少有十万我们已经形成了证据链,请市委指示。”

侯卫东低声道:“还指示什么,按规定办就是了,这样,一会在小范围通报一下。”

将楚飞叫进来,安排道:“请杨秘书长通知朱市长、杜书记来开会,你把小会议室准备好,和秘书长一并参加会议。”

这两天,不是东湘书记县长过来过去,就是纪委书记出出没没,楚飞意识到,肯定是哪个干部出事了,只是大小不好判断,看这会议的规格,不轻快啊。

朱小勇正准备带着新任政府秘书长胥明堂到县里去,接到杨柳电话,问道:“事情很急吗,能否回来再说?”

杨柳如实回答:“朱市长,侯书记没说什么事,只通知了你和杜书记开会。”

朱小勇只好安排胥明堂通知县里调研时间推迟,来到小会议室时,几个人已经坐好。

侯卫东招呼道:“朱市长来了,快请坐。干扰了你的调研,没办法,出了点急事,请孟军同志把情况说说吧。”

等孟军将调查的情况说完,朱小勇有些吃惊。毕竟财政局是自己分管的部门,虽然这个黎丽华和他没什么交情,自己窝里出了事,脸上总是不好看。

不痛快归不痛快,朱小勇知道,他还是必须要首先表态:“侯书记,财政局出了蛀虫,我很痛心,既然事实清楚,我没有其他意见,建议纪委按有关规定办理。”

见朱小勇挺坚决,侯卫东便直接说道:“既然朱市长没意见,纪委就采取措施吧。”

纪委的人将黎丽华请到了双规地点,黎丽华还在迷迷糊糊,这些年她做结算中心主任,早不把几千、几万的小钱放在眼里,脑子里盘算了一大圈,知道纪委肯定是掌握了一点儿实证,便反复琢磨着是哪里出了问题。

纪委干部长期办案,对黎丽华这样干部的心思摸得门儿清,也不急于问话,更不做任何提醒,任凭她在那里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

过了足足有接近一个小时,一名纪委干部发了话:“黎丽华,你也是多年处级干部了,知道纪委的规矩,早晚都要说,不如早说占主动吧。”

黎丽华抗了一阵子,终于一咬牙,道:“我是清白的,组织上把我放到这个位置,我不敢说鞠躬尽瘁,但也算尽职尽责,但是我这个位置,你们也知道,每天人来人往,接触的人多,送点小礼品也是有的。”

这些话纪委干部早已听出老茧,知道她还没有真正下决心,便不再理睬。一名纪委干部故意放下一句:“本来事不大,不主动说,你想想后果吧”,起身便离开了房间。

黎丽华并未丧失理智,她在急速地思考纪委干部的话,“事不大,也就是没掌握什么大的证据,那么,近期,有谁给我表示过,谁的最少?”

想了半天,突然想到了天天在一座楼里办公的培训中心主任王兵,“对了,这家伙前些天曾经给了我一张卡,好像只有3万元,他本来对我就不服气,就把他说出来。”

没想到,原原本本交待了与王兵认识的经过,纪委的人并不买账。

“黎丽华,你也太小看我们纪委了吧?三万元,三万元我们还用专门请你过来?”

黎丽华头上的汗就下来了。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