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177章 纸不包火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双规室都是经过特殊改装的,有齐全的监听和监控设备,室内的点点滴滴早已传到外面的监控室,情况在第一时间就到了纪委书记孟军手里。

他来茂云不久,对这个王兵的来龙去脉并不熟悉,问了资深的纪委副书记梁清河,得知王兵是老书记祝焱提拔的人,一下有些发憷。他是原省委书记钱国良的秘书,自然与祝焱很是熟悉,暗道:“这可如何是好?涉及到原市委书记,这事只能由侯书记来定夺了。”

给侯卫东作了汇报,侯卫东也觉得有些头大,“妈的,这个王兵真是不省心,才到了培训中心几天,就开始惹事。”第一反应便想给老领导祝焱通个电话。

他当然清楚,这个电话是违反纪律的,可是这么不声不响地把王兵拿下,又感觉于心不忍,终于还是给祝焱如实汇报了。

祝焱倒是很干脆:“卫东啊,我已经离开茂云多年,王兵不仅给我服务过,也给你做过司机,对于干部,我们都希望他们能成长,但是自身要求不严格,不检点不自律,就必须要承担责任。当然,我很感谢你,能及时给我说一声,这事你看着办就行,我没意见。”

老领导如此说,侯卫东也就没有了退路。

等纪委的人将王兵请到双规地点,没有几分钟,王兵就痛快地交待了给黎丽华送卡的事,不仅如此,他还交待了从云岭集团华通路桥公司戴福成那里索要10万元的事情。

其实这王兵,虽然很早就从领导身边出来到了机关任职,由于多年在交警部门工作,并没有接触过工程,偶尔有几个朋友托他办点事,最多也是吃顿饭,送点烟酒糖茶,真正直接和钱打交道,就是从任了培训中心主任开始。

换个角度说,他身上只有送给黎丽华3万元、从戴福成那里要了10万元这两件事,这也是纪委找他以后,交代得又快又准的原因。

可是,当戴福成的名字传到侯卫东耳朵时,他却真正吸了口凉气。

老婆张小佳在茂云前后的一个时期,麻将圈子最固定的几个人中,为主的是常务副省长秦路的二妹秦莉。

在侯卫东的印象中,小佳曾经说过秦莉要参与茂云的工程,当时他并没有同意,为了让秦莉能有个台阶下,最后把财政局的工程给了秦莉,具体承包商好像就是这个戴福成。

20万元,一个小小的副处级的黎丽华,进而牵涉到身份特殊的王兵,触及到了老领导祝焱,现在又通过一个戴福成,与自己的老婆挂上了钩,居然还联系上了原常务副省长的二妹,甚至背后还隐隐指向现任的甘宁省长秦路。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链条?真他妈的!

侯卫东坐在办公室里,脸色从未有过的铁青。

而到底动不动这个戴福成,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他在省直大型企业集团任职,动他,必须要通过省纪委;如果不动他,茂云眼前的局面如何收场,这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芝麻大的小事,突然成了一堆乱麻,让侯卫东陷入了巨大的矛盾之中。

除了这个不好惹的戴福成,连续的几个电话也让侯卫东很是头痛。

如今的官场,有两件事情传输的极快,一是提拔,二是出事。尽管要求在秘密状态,黎丽华、王兵两人出事的消息,还是很快传了出去。

第一个打来电话的是市人大副主任、原财政局长郑良荣,无非是询问事情的进展,而在侯卫东看来,郑良荣更多的是关心自己,以他在财政多年的折腾,没有一点儿问题是不可能的,到底有没有把柄在黎丽华手上,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不管如何,郑良荣作为刚刚卸任的财政局长,打个电话过来,还可以理解。

其实,侯卫东哪里知道,郑良荣是硬着头皮打了这个电话,茂云财政局办公楼和培训中心项目,他收了戴福成50万,虽然只是听说黎丽华、王兵出了事,这王兵也就罢了,一共在一起没有共事几天,可是这黎丽华却不得了,除了她本人在省财政厅有些关系以外,更兼她多年在茂云财政局,所有的结算都通过她,甚至,只要她想知道,不少的秘密也瞒不过她。

刚刚放下电话,红色话机响了起来,这是不能不接的。

“是卫东书记吧?我是蒋玉楼。”

“哦,蒋市长,你好。一直说要去看你,乱七八糟的事不少,不好意思啊。”

“我们是老朋友,不必客气,不过,你哪天过来看祝书记,我可以作陪。对了,你那财政局怎么了,听说出点事情?”

蒋玉楼来电话,侯卫东本能的反应,是代替祝焱传递什么意思,可是他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王兵的问题祝焱已经明确表了态,那么,蒋玉楼只能是冲着黎丽华来了,只是,一个小小的副处级的结算中心主任,居然能惊动副省长、省会市长亲自打电话,侯卫东还真有些佩服这些人平时积蓄的能量。

侯卫东这次换了称呼:“蒋省长,也没什么大事情,一个中层干部出点小事,市纪委正在调查,您有何指示?”

蒋玉楼道:“我哪里敢给你下指示,你知道,我在财政厅多年,也认识不少基层的同志,我在铁州的时期,更加体会到,财政工作,基层同志很辛苦,都不容易啊。”侯卫东就明白了蒋玉楼的意思,道:“请蒋省长放心,我会尽量妥善处理。”

蒋玉楼笑着道:“什么时候过来看祝书记,一定要通知我,咱们喝几杯!”

放下红色话机,楚飞拿着工作手机走了进来,“侯书记,沙州市人大季海洋副主任电话。”

季海洋也是老朋友了,在某种程度上,还是侯卫东的老领导,这个电话不仅不能不接,侯卫东还得率先问好。

“季主任,老领导,你好啊,有何吩咐?”

“呵呵,卫东,我哪里有什么吩咐,老哥我已经在人大站最后一班岗,咱们当年的老伙计,现在只有你的前途最光明啊。”

两个人叙了半天旧情,季海洋终于道:“卫东,你也知道,天下财政是一家,沙州、茂云财政局不仅是友好单位,这个黎丽华还是你过世嫂子娘家的亲戚,你给我说实话,事情到底大不大?”

听说又是黎丽华的事情,侯卫东有些厌烦,暗道:“我和季海洋一起共事多年,他从未说过过世嫂子家任何事,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亲戚来,说来说去,估计还是得过黎丽华的好处罢了。”

给老领导祝焱,一切都可以和盘托出,但是,面对季海洋,却必须有所保留,侯卫东含糊道:“季主任,事情不大不小,现在一切还没有定论,不过,你放心,我尽量妥善处理。”

将同样的话又给季海洋说了一遍,侯卫东更加烦躁,他通知楚飞:“无关的电话,我一律不接了,就说我开会!”

总算是安稳了几天,组织部长张宏来找侯卫东。

“侯书记,东湘县委想调整一名副县长,我来汇报一下。”

侯卫东问道:“怎么回事?要调整谁?什么理由?”

“东湘县委提了申请,建议将现在分管矿山的朱副县长调整到市直部门任职,另外,他们还附了一份近期即将调整的科级干部名单,一部分涉及到从市里交流的干部,一并请您过目。”

侯卫东并没有急于表态,他拿过调整名单,粗略地看了一遍,看到调整量不大不小,调整的部门以政法和建委、土地为主,其中,在东湘县公安局长一栏中,建议名单为“茂云市公安局办公室主任科员韩明”。

看到楚休宏和晏春平的工作挺扎实,侯卫东有了底,道:“市里刚刚动了干部,县级干部的调整暂时不宜再动,如果县委认为工作确实需要,可将朱县长分工调整一下,其他干部调整尽量尊重县里的意见,组织部要在任职资格和条件上把好关,另外,涉及市里交流的科级干部,要和市里相关部门沟通好,同时做好本人的思想工作。”

这些事情对于张宏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拿到东湘报上来的名单,他其实认真琢磨了一番,在所有调整的人员中,东湘提出来,希望市里能够下派法院、检察院两个部门的常务副职,以及公安局的局长。建议人选中,他自然也注意到了韩明的名字,更清楚这曾经是侯卫东的司机。

当然,心里明白嘴上却不能说破,对于一名长期从事组织工作的干部来说,这点起码的常识还是有的。

他立即表态:“请侯书记放心,组织部一定严格程序,确保干部调整顺利进行。另外,我考虑,这次东湘政法系统调整,虽然只有公安局涉及到一把手,还是准备将调整情况报一份给市委政法委,您看是否合适?”

侯卫东想了想,道:“这样也好。”

东湘人事的调整,使得侯卫东布满阴霾的心情略微晴朗了些。

正式下去任职的前一天,韩明破天荒地被侯卫东叫到了办公室。给老板服务了几年,不能说天天在一起,也是最多没有分开过两天以上,当走进侯卫东办公室的瞬间,韩明清楚,自己再也没有机会手握方向盘,随时观察老板的心情,和老板放松地聊天了。

侯卫东倒是很轻松地开起了玩笑:“我们的韩科长翅膀硬了,要到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了。”

韩明仍然一付立正的姿势,只是眼里有些晶莹,大声道:“侯书记,我永远是您的兵,只要首长需要,不管我在哪里,保证第一时间回到您身边!”

侯卫东摆摆手,道:“不要老站着嘛,坐下,你这么高的个子,成心气我不是?”

韩明坚持不坐,道:“请书记下指示,韩明保证完成任务!”

侯卫东反而笑了,道:“你又不是去战场,别搞得如此壮烈,对了,小丁老师怎么办?你们商量过没有?”

说到自己感情的事,英俊的大个忽然变成了腼腆的小生,“报告侯书记,她和我一样,坚决服从你的命令,我们商量好了,暂时不结婚,如果需要,她可以从岭西调到东湘工作。”

侯卫东忽然有些时空穿越的感觉。

14年以前,一个刚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为了和心爱的女人走到一起,和未来的岳母约定,三年之内从偏僻的乡镇调回城市,为了这个三年之约,那对青年男女付出了青春和所有的汗水,眼前的大个与女友却是如此义无反顾地服从组织的决定,是时代进步了,还是年轻人的思想解放了,又或者是摊上了开明的岳母?

外间的楚飞将里屋韩明的声音听了个一清二楚,心中也是很感慨。“看老板的思路,估计我也不会待在他身边太久了,面对新的挑战,我准备好了吗?”

送走韩明,侯卫东的思绪又回到眼前的工作上,纪委那边将案子暂时停了下来,戴福成的事情,到底查还是不查,看来需要做个决定了。

如果事情惊动了省纪委,先不说具体办案的人会怎么样,单就一个新任纪委书记刘兵,侯卫东实在拿不准他会如何处理此事。

他也曾想过,有没有必要把这个情况和老婆张小佳交流一下,很快便否定了。对于自己的老婆,他还是有充足的自信,这些年,不敢说物质上多么富有,但是相对于一家的家庭而言,有石场这些年的积累,她应该还不至于为了几个小钱而丧失原则,但是一旦这事通过秦莉传到秦路那里,事情就更麻烦了。

想来想去,他还是想再拖一拖。

可是事与愿违,事情往往不是以你的意志为转移的,就像善于煽情的导演一样,越是伤心的情节,越把细节无限放大,直到观众哭干眼泪为止。

又一个电话打到了侯卫东办公室,而且是保密红机。

“侯书记,我是老同学,省纪委陈再喜。”

听到陈再喜的声音,侯卫东心里有些发紧,不过,他嘴上还是尽量表现得轻松一些:“哦,是陈主任啊,最不愿意接你的电话,没有好事情。”

陈再喜哈哈笑着,道:“你这书记风光无限,难道还怕我过去讨顿饭吃?”

听话音,陈再喜是要来茂云,侯卫东心里更加不祥。

等两人见了面,不等侯卫东询问,陈再喜主动道:“侯书记,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情,不知道是什么渠道,反正我们没有接到举报,有人反映近期茂云有案子涉及到省属企业领导,迟迟没有动静,哎,给你说实话,这是老大让过问的,你自己知道就行了。”

过去白包公高祥林主政省纪委时期,尽管沙州、茂云出了不少案子,但是陈再喜一直和两地市委关系处得不错,侯卫东和他本人也结下了不错的交情。

纸里终将包不住火,现在省纪委书记刘兵亲自过问,侯卫东知道,戴福成的事情瞒不住了。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