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178章 年轻气盛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陈老兄,茂云市委对于干部腐败绝不姑息,这一点你是清楚的,关于戴福成的问题,毕竟他是省属国企的领导,茂云只是小工程,这样查下去,省纪委应该能够想到结果吧?”

“侯书记,你说得很对,这一点刘书记虽然没有明确指示,但是我个人感觉,他并不想扩大范围,届时我也会掌握好一个度。”

陈再喜最后道:“对了,室里研究过了,这次省纪委就不再专门成立办案小组,就以茂云纪委为主,省里涉及云岭集团的手续我们来办理,届时我会派个人过来,而且是派个年轻同志,一起参与调查。”

几天以后,云岭集团华通路桥公司总经理戴福成被请到了茂云。相对于黎丽华和王兵的正式双规,戴福成只是以纪委询问的名义,真的是被“请”了过来。

陈再喜安排的省纪委干部,却是第一审理室的副主任科员任晓路。任晓路本人是名牌大学毕业,家庭出身虽然平常,却自恃叔叔担任副省长,不知不觉间,染了浓重的纨绔子弟作风,外出办案时吃饭喝酒十分随意,特别是面对自己的妻子祝梅,生活小节更是不在意。

祝梅的性格,外表温和,感情细腻,追求高雅,内心其实十分坚强。听力恢复以后,逐渐了解了世事的复杂,兼之在团省委这样竞争极其激烈的部门,更是变得十分要强。

就在去茂云之前,任晓路又一次喝得酩酊大醉,深夜回家时,二人终于爆发了一场战争,祝梅一怒之下,回了西郊老家,抱着祝老爷子放声大哭。

祝焱大发雷霆,火气却是冲着祝梅:“梅梅,两口子吵架,最伤感情的,就是动不动跑回娘家,晓路工作需要,有些应酬也是难免的,你这是第一次,我希望也是最后一次,今后无论出现什么情况,该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不要动不动就往回跑,明天早晨必须回家!”

望着一向慈祥的父亲,祝梅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哭的更加伤心。

祝老爷子不愿意了:“你吼什么?晓路整天在外面吃吃喝喝,纪委是这样办案吗?年轻人,不把心思用到工作上,以后如何成才?”

祝焱还想解释,老爷子一瞪眼:“你一边去!梅梅的情况,别人不了解,你还不清楚?晓路吐完了,让梅梅打扫战场,梅梅是普通的家庭妇女吗?”

祝焱终于找个机会,辩解道:“爸,梅梅的情况我当然知道,可是,为人妻,就要尽一个妻子的责任,晓路虽然不对,也不至于翻脸吧?”

祝老爷子更加来气了:“翻脸又怎么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那点小九九,不就是顾着他叔叔任同法的脸面吗?到底是女儿的幸福重要,还是官场那些破事重要?”

老爷子动了真怒,祝焱嘟囔了一句“我又不是那个意思”,回了自己的房间。

将祝梅气走,任晓路连电话也懒得打,倒头便睡,直到第二天接近中午,才被案件室的电话吵醒,迷迷糊糊中,也没有仔细听案情介绍,黑天以前便赶到了茂云。

和市纪委干部见了面,一做完自我介绍,纪委干部立即知道了他的身份,于是在市纪委安排的晚餐上,轮番恭维,任晓路又喝了个七八成。

调查开始后,戴福成并不像其他双规对象一样,从拒不回答任何问题,到说与不说激烈斗争,最终才心理崩溃,全部交待。他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平静和冷静,从一开始,对纪委办案人员的询问,有问必答,对于办案人员的旁敲侧击,一律否认。

由于陈再喜事先有过交待,无奈之下,市纪委人员只好提醒道:“戴福成,你要想清楚,这是在茂云,不是在岭西,为什么把你请到茂云,这一点你不明白吗?”

戴福成道:“我是堂堂岭西大型国企中层干部,我们企业这几年,工程遍及岭西各市,就是在全国也有一定的知名度,所以,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任晓路虽然年轻,可是省纪委上下都知道他的出身,有意无意之间,大小案子都拉上他,所以他参与此类案件很多,也见惯了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双规对象,对于调查过程的“抵赖、沉默、交待”三部曲,很是熟练,今天坐下以后,本来是喝酒喝得头昏脑胀,听到戴福成一开始就喋喋不休,就有些烦。

这时见戴福成仍在顾左右言其它,厉声道:“戴福成,你牛什么?到了这里,你还有什么可牛的,你这种我见多了,不交待照样办你!”

戴福成抬眼看了一下,一个陌生而又非常年轻的干部,操着一口还算流利的普通话,应该不是茂云纪委的人,那么,十有八九便是省纪委派下来的。但是,在他的眼中,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还真没有放在眼里。

他照样顺着任晓路的话头胡诌:“我没有什么可牛的,但是我们云岭集团遵纪守法,工程都是优质,要说牛一点也不过分。这一位同志应该是省纪委领导吧,如此年轻,你才牛。”

任晓路平时骄横惯了,哪里受得了这个,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老子就是省纪委的,老子还姓任,就是比你牛!”

戴福成没有注意任晓路的暗示,反而调侃地笑了,“哦,这么年轻就成老子了?不是早婚早育吧?哈哈。”

任晓路气得把手一伸,道:“你”便想冲过去动手。

一旁市纪委的几个同志赶紧拉住了任晓路。

茂云市委组织部关于东湘政法系统干部调整的名单,很快抄报到市委政法委。

李俊看着三个岗位的调整,琢磨了半天。“东湘这是搞得哪一出?法检两长都是副县级,只动常务副职,很显然,这是不想上市委常委会,不惊动常委又把公检法调了个遍,莫不出东湘出了什么问题?”

她将副书记侯玉良叫过来,道:“玉良,你去落实一下,东湘县委县政府近期主要在抓什么工作,包括这次政法系统的调整,到底怎么回事?”

政法委副书记侯玉良原本是陈桥县公安局长,一直未挂副县级,后来自己活动调进了茂云政法委,解决了副处级,李俊到任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觉得此人比较放心,便给他协调解决了正处级,侯卫东也没有提出不同意见。

侯玉良自此便紧随李俊,成了心腹。

听到李俊的吩咐,侯玉良当即表态:“我一定尽快落实清楚,给书记汇报,请书记放心,我也会尽量不声张,把事情搞清楚。”

没过一天,侯玉良便给李俊回了话:“李书记,情况查清了。干部调整的问题,总体还算正常,楚休宏和晏春平上任以后,这是第一次较大面积调整,政法口的干部,除了公检法的常务副职,还有青龙山森林公园派出所的所长。另外,县里正在组织专家对青龙山的矿含量进行重新评估,这是绝对保密的消息,我也是偶然打听到的。”

李俊对青龙山不熟悉,问道:“这个森林公园是怎么回事?”

侯玉良长期在茂云工作,对青龙山的位置、开发、以及建成开放,都比较了解,便给李俊作了详细汇报。

放下电话,李俊暗自琢磨:“青龙山?现在看,似乎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在这个青龙山,东湘和西陆一样,除了矿产没什么其它的资源。”

她是市委常委,对于今年全市的工作重心自然很清楚,又暗道:“侯卫东提出来,要重点打造东湘,成为茂云新的发动机,很显然,现在这架发动机的运转出了问题,而问题的核心就是矿产含量。”

对于茂云的发展,李俊一开始并不十分关心。但是任职这一段时间以来,在侯卫东的强势推动下,茂云确确实实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再加上党代会、省委书记调研,以及方方面面传过来的信息,对侯卫东的手腕和治理能力,她也确实有些佩服。

这种微妙的心态变化,导致李俊产生了矛盾。

她还有些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这个位置是如何得来的,也清楚自己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承担了什么样的特殊任务,尽管这段时间以来,郑少良不间断地多次催促她,可是她都以正在调查、难度很大为由一直拖着。

按照当初秘密渠道得来的消息,闻天强笔记本的下落,不外乎三个方向,一是在邓家春手中,二是邓家春交给了侯卫东,三是在公安局秘密存放。

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秘密侦查,茂云公安的内线告诉她,基本可以断定,邓家春将笔记本交给了侯卫东,如此一来,要想获取笔记本,就只有从侯卫东身上花功夫了。直接要不可能,来硬的更不行,从眼前的局面看,一时半会也没有办法把侯卫东搞下台,那么,剩下的就只有一种办法了,就是抓住侯卫东的一个把柄,逼迫他拿笔记本交换,这个意见,也得到了神秘大佬的同意。

由于郑少良要求她,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动用茂云公安的内线,一开始,李俊曾经想把王兵发展成心腹,可是没等到什么实质性的进展,王兵却自作主张,一封告状信递给了省委常委们,导致郑少良坚决地放弃了这个不中用的家伙。

现在,李俊又把希望寄托在侯玉良身上,按照她的设想,先解决了正处级,下一步找机会把他放到检察院,就可以光明正大调查笔记本的下落。

“依侯卫东的性格,肯定是在东湘的发展问题上,遇到了强大的对手和阻力,那么,这倒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

在岭西省委副书记郑少良办公室,李俊将自己的考虑和盘说了一遍,郑少良频频点头,道:“你的分析我基本赞同,这样,你回去以后,争取找机会亲自到东湘去一下,一方面摸摸情况,重点是了解侯卫东的对手到底是谁。”

在茂云纪委的双规地点,调查仍在继续。

纪委干部好说歹说,总算摁住了差点动手打人的任晓路,却对他的水平产生了很大的质疑:“陈再喜主任水平何其高,怎么派了这么一个人过来?这哪里像副省长的侄子,简直是个愣头青啊。”

好在他们还顾忌任晓路另外的身份,尤其是看在老书记乘龙快婿的面子上,否则,真想请他到外面的监控室去待着。

没办法,到了这种地步,询问却不能停止,纪委干部又对戴福成道:“我们可以再提醒你一下,茂云财会培训中心的工程是不是你做的?好好想想,有什么问题?”

戴福成终于明白,纪委掌握的情况仅此而已,心里有了底,嘴上却道:“亏你们还有脸提这事,没错,培训中心一、二期工程都是华通路桥做的,不说还无所谓,说起来我还生气呢。”

纪委干部并不理会他的态度,只是静静地听。

戴福成继续道:“我们华通路桥做了一期工程,由于工期紧,施工要求高,招标时报价又压得很低,几乎没有利润空间,等于是我们给茂云白做了贡献。”

纪委干部插了一句:“那二期工程呢?”

戴福成愤愤地道:“别提这二期了,二期更差劲!当初,你们培训中心那个什么王兵主任,不知道怎么找到我,希望华通路桥过来投标,公司当时正好有点空,我就来了,结果一看,不仅工期紧张,价格压得更低,后来,这个王兵反复找我,还承诺适当追加预算,这才签了合同,一共几百万的工程,哪有什么利润?”

他说的言之凿凿,纪委干部却不关心这些,又问道:“那么,预算追加了没有,这里面有什么问题?”

戴福成回答倒也痛快:“后来确实追加了50万元,就是这样,公司也没什么赚头,投入太大了。”

纪委干部紧追不舍:“追加了50万,还没有赚头,你以为我们是傻瓜?老实交待吧,这50万去哪里了?”

戴福成欲擒故纵:“真要说?”

“当然。”

“那好吧,这50万元除了给工人发工资,有10万被王兵要走了。”

纪委干部轻蔑地一笑:“你说得轻巧,明明是行贿,却说被要走了,当我们三岁孩子啊。”

戴福成不慌不忙:“在我办公室的抽屉里,有王兵给我要钱的录音,你们现在就可以派人过去拿来,听听就知道了。”

等纪委中午派人急急忙忙到岭西拿来录音,听完以后,都有些傻眼。录音里清清楚楚,确实是王兵主动索要的好处费,二人对话的过程十分清楚,毫无疑问,不是主动行贿,而是索贿。

纪委干部仍不死心,下午再次询问戴福成:“即使这样,你行贿的罪名也逃不掉,按照法律规定,凡是谋取不正当利益,给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就是行贿!”

戴福成冷冷一笑,道:“笑话!如果我这也叫行贿,那天底下企业就没办法生存了。你们别忘了,法律还规定,如果没有实际谋到不正当利益的,不构成行贿罪。抛开一期工程不说,就这二期,你们可以放开查,从招标投标、开工建设,到建成验收,成本、利润清清楚楚,我可以拿人头保证,我们华通路桥没有一分钱的不正当利益,相反,集团为此还专门研究过,从此,再不做茂云的工程了。”

纪委干部当然明白这些规定,几个人相互看了看,都没有再说话。

一旁的任晓路一直没有插话,看到如此局面,暗道:“这哪里是审讯,简直是被审,一个华通路桥,赚得腰包鼓鼓,当了婊子又立牌坊,天底下哪有不赚黑心钱的建筑公司。”他接触的都是大案要案,还从来没有见到过防范意识如此强的老板,面对戴福成严密的反审讯手段,一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线索到此嘎然而止,询问就此陷入了僵局。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