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180章 朦胧真相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晏春平终于还是邀请了省里的专家,到东湘对矿含量进行重新评估和检测,此时,评估工作已经接近尾声。

按照侯卫东的保密要求,此次检测县里的人知道的极少,为了保证安全,新任公安局长韩明还派了两个可靠的干警,以便衣的身份跟随评估小组。

由于采集的样本较多,为了保证结果的准确性,需要回岭西实验室进行严格测试。

刚刚送走了省里的专家小组,市委政法委发来通知,政法委书记李俊要到东湘调研工作。

市委常委到县里,书记县长自然要出面迎接。

等见了面,李俊倒是开门见山:“楚书记,晏县长,县里工作不少,难为你俩都来陪我,这次呢,我就是想看看东湘政法系统开展作风建设年的成果,最近你们针对存在的问题,调整了政法系统干部,市委政法委认为,东湘的做法很有创意,准备进一步总结。”

楚休宏还是规规矩矩地按常规进行了汇报,晏春平心思活泛,暗道:“这李俊突然到东湘调研,绝对不是她说的那样,过来总结什么经验。”

这几天,由于忙于矿产评估,他满脑子都是这些事,据专家初步估计,青龙山一带矿含量可能与原来的结果有较大的出入,李俊的到来,让他忽然想起了在西陆担任常务副县长的一幕:“当时,李俊在西陆调研时,处处鸡蛋里挑骨头,现在专家评估刚刚结束,她偏偏这个时候来,难道是评估的事走漏了风声?”

果不其然,李俊提出来,要到青龙山派出所看望一线干警。韩明很是机灵,冲晏春平暗暗点了头,起身去布置。

在派出所例行发表了一番讲话,楚休宏出于礼貌,邀请李俊顺道参观一下青龙山森林公园,李俊没有拒绝。

一行人进了森林公园,李俊兴趣很高,一边走一边和公安局长韩明谈笑风声,看到郁郁葱葱的植被,李俊感慨道:“好一处风景,县里还真是气魄不小,能在矿区开发出这样大一座公园出来。”

楚休宏介绍道:“李书记,当时县里也没有这么大的财力,主要是岭西庆达集团投资建设。”

“哦?是老总叫张木山的庆达集团?”

“是的,庆达集团在我市西陆也投资不小,主要是开发矿产,在东湘曾经也搞了部分金矿,由于污染和尾矿,大部分已经关闭了。”

李俊若有所思,点点头,道:“东湘人杰地灵,矿产丰富,潜力很大。今年市委很看重东湘的发展,希望县委政府一班人,努力拼搏,不辜负市委的期望,同时,也希望东湘政法系统干部职工,借助作风建设整顿成果,切实为经济发展保驾护航,发挥作用。”

这就算是总结讲话了。

送走了李俊,晏春平给侯卫东打了电话:“侯书记,李俊回去了。”李俊到县里调研,自然是给市委书记请了假。

侯卫东问道:“什么情况?”

晏春平将李俊一天的安排作了汇报,重点谈到了自己的疑虑。

作为郑少良彻头彻尾的嫡系,李俊的反常,已经引起了侯卫东的注意。虽说各常委完全有足够的理由,根据各自分管面工作的需要,下到各县区调研,但是,如此明确地到东湘去,李俊一定有她的目的。

郑少良的来龙去脉在岭西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背后的靠山已经进了中政局,这次强势超越祝焱上位省委副书记,就说明了一切。

当初,他安排李俊到茂云,侯卫东并没有想太多,况且李俊来茂云以后,并没有在方方面面添乱,单就工作而言,还能说得过去,但是侯卫东对这条线的戒备之心却始终没有放松过。不说别的,一个闻天强,就足以让侯卫东严加防范了。

联想到自己手里闻天强的笔记本,侯卫东十分清楚他们的用意。当然,在他们没有过份的动作之前,侯卫东也不会轻易拿笔记本做什么文章,就是当初下决心打掉闻天强一伙,也是多方因素,再加上暗害女儿小囡囡这个直接的导火索。

但是现在,他们又对东湘来了兴趣,从晏春平介绍的情况看,准确地说,是对青龙山森林公园感兴趣,这到底是什么?采矿权和闻李案,本来是两条线,那么,这两条线在什么地方有共同点呢?

现在看来,也许一切只有等到省里专家的评估报告出来以后,才能揭晓了。

侯卫东看看桌上的日历牌,6月20日,2007年上半年就要过去了,不仅如此,再过几天,省委书记朱建国出访就要回来,接下来,省委就要总结上半年工作,肯定又是一番忙乱,东湘西陆的事情再没有定论,搞不好要影响茂云全年经济指标,那就麻烦了。

周末,小佳如期回了茂云。

夫妻两个一见面,侯卫东立即感觉到了张小佳的不同。

“小佳,你怎么了,这么没精神?”

小佳极力掩饰:“没有啊,可能是这些天纪委事儿太多了,有些累吧。”

侯卫东也没有特别在意,这段时间省里两个大佬都不在,除了茂云财政和东湘的事以外,省里会议很少,侯卫东也难得的周末没有应酬。二人像往常一样,一起看了陈庆蓉,吃过晚饭回到自己家。

黎丽华和王兵出事以后,侯卫东曾经想给张小佳打个电话,一则有纪律规定,二则情况不明,现在此事基本定论,他便想破例在家说说公事,毕竟老婆做过财政局党组书记。从另外的角度说,他一直不太相信戴福成的清白,尤其是投资较大的一期工程,没有一丝猫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现在给小佳说说,也是想探探她的态度,毕竟,老婆和郑良荣是一期工程的牵头人。

两口子上了床,小佳的话还是比平时少了很多,侯卫东终于忍不住,道:“小佳,茂云财政局结算中心主任黎丽华,你认识吧?”

小佳已经从秦莉那里知道了大概,故作不解道:“认识啊,怎么了?”

“她出事了。”

小佳显得很吃惊:“出事?出什么事?”

等侯卫东把事情过程简单说完,小佳道:“这个黎丽华本来就不太注意,出事也在情理之中,倒是王兵没想到,谁让你们又搞什么二期工程?”

看到小佳平静的样子,侯卫东反而吃惊起来:“哎,小佳,你明明知道了,拿我开涮是吧?”

小佳脸上有了些许笑意,道:“老公,我不是故意的,黎丽华和王兵的事情,我确实听说了,财政这样的部门,有个把人意志不坚定,也算正常。”

侯卫东道:“老婆,做了纪委书记,就是不一样,是不是铁州这类的事情也不少?”

小佳淡淡地道:“当然,多了不敢说,每年十几个总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很显然,张小佳对这件事情并不太感兴趣。

看到老婆反常的态度,侯卫东心里隐隐不安,暗道:“以小佳的八卦,又做过财政局的领导,正常情况下,应该是打破沙锅问到底才对,她越是如此平静,越是表明背后有问题,至少,郑良荣绝对有问题。”

是夜,两口子各怀心思,睡了。

第二天早晨起床后,夫妻似乎忘记了昨夜的对话,吃着早饭,小佳道:“又快放暑假了,你有没有时间,抽空咱们去北京一趟,把老人和慧慧接回来住段时间。”

侯卫东想了想,道:“至少这段时间不行,茂云有些事情,再说了,朱书记马上回来,再加上半年总结,估计会议和事情少不了。”

小佳也没坚持,道:“那抽时间我自己去了啊,看看慧慧的想法,如果不愿意回来,我就在北京给她报个兴趣班什么的,等她再大大,送她出国。”

侯卫东顺口道:“有这个必要吗?出国也要大学毕业吧?至少要高中毕业。”

小佳不同意:“哎,侯卫东,这可是你女儿啊,你看看现在国内的教育,孩子将来有什么出息,不行,必须得出国。”

侯卫东无奈,道:“你和妈妈商量商量吧,我不反对。”

6月25日,星期一上班,晏春平送来了东湘矿产评估报告,侯卫东还没有来得及翻看,秘书长杨柳快步走了进来。

“侯书记,省委办公厅来通知,29日,朱书记召集会议,通报国外招商情况,会期一天。”

“哦,这么长时间?看来成果不小啊,都有什么议程?”

杨柳又看了一眼通知,道:“主要议程有两项,上午乔省长通报招商情况,下午先分组讨论,最后是朱书记对下步工作提要求。”

议程也算规规矩矩,侯卫东却琢磨着有没有适合茂云的项目,如果有,怎样做通省里的工作,同意放到茂云。

就目前茂云情况看,几个大项目中,环云高速回报期较长,南浦城中小区和中心商务区也是刚竣工,只有乙烯配套项目见效快,这还是当初和宁玥一起争取来的。

不仅如此,朱建国肯定会利用这次机会,强势推进各市招商工作,毕竟,离北京的大会越来越近,没有硬邦邦的东西,省委书记在那些真正的大佬面前,也是挺不直腰板的。

想到这里,他给杨柳下达任务:“先不要惊动政府那边,你想想办法,争取把这次签约的项目表搞来,对了,如果实在有困难,也可以通过岭西市招商局的郑红梅局长做做工作,就说我同意的。”

杨柳走了以后,侯卫东认真翻看东湘的评估报告。

东湘是金矿密集区,当初,张木山和李晶被关闭的多为金矿。这次评估,重点也是针对金矿含量,几乎涵盖了东湘全境。

衡量含量高低的主要指标叫做金矿品位,表示每吨矿石的金含量。按照现行的标准,金矿品味在1.5以上就具备开采价值。

对比过去的数据,东湘境内,青龙山以外的地方,数据差别不大,都是在3.2左右,已经很有开采价值了。

而青龙山森林公园的数据,过去是1.3,而这次专家的评估值为9.5,这也就意味着,每吨矿石最多可能采出接近10克的黄金,整整差了七倍之多!

晏春平还提供了相关的背景资料,其中著名的黄金产地,山东招远最高的金矿品味也不过10.47。

这是什么概念?

看罢一遍,侯卫东一言未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预料到数据会有些出入,可是两者数据差别如此之大,实在是触目惊心。”

他将晏春平叫进办公室:“春平,金矿品味的差异在经济价值上如何体现?”

晏春平不慌不忙地道:“侯书记,这些天和专家在一起,我学了不少知识,你说的这个问题,我打个简单比方吧。”

“比如一顿矿石,按过去的含量出售,可以卖到3000元,按照现在的含量,至少可以卖到1.8万元,如果自己有深加工企业,获利可能很多。”

侯卫东倒吸一口凉气,心里隐隐有些明白,又像是自言自语道:“既然有如此高的利润,为什么庆达集团东湘矿业迟迟不开工,而只是极少量开采呢?”

晏春平道:“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他们不是不想开采,而是在等待时机。”

很显然,经过一个时期基层的磨练,晏春平已经具备了从复杂局面抓住核心的能力,侯卫东点点头,又道:“西陆和东湘,表面上没有联系,实际上是一回事,春平,说说你的看法。”

晏春平略微思考了一下,道:“侯书记,我的理解,他们应该是利用采矿权的漏洞,先大肆在西陆赚钱,后来看我们盯上西陆,这才搞出一个亿的故事来,目的无非是为东湘的开采打掩护。”

侯卫东赞许地看了一眼爱将,道:“你说的没错,除了这个解释,没有更合理的理由了。”

侯卫东的面前摆了四份材料。

一份是原县委书记涂仁杰主持制定的,关于加强矿山企业管理的规定,其中最核心的,是东湘十年之内不批准建设大型矿。

第二份,是东湘县和庆达集团所属东湘矿业公司签订的,关于合作开发青龙山森林公园的协议。协议规定,允许对公园辖区矿产进行适当开采,开采方却是庆达下属另一家微达公司。

第三份,是由东湘国房局下属检测站几年前的检测报告。

第四份,就是最近由岭西省专家出具的检测报告。

他将四份材料反复翻看,以西陆一个亿为联系点,慢慢的,四份材料合而为一,就像一个习武之人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突然间一通百通,融会贯通。

西陆采矿权,东湘十年不开发,青龙山矿含量缩水,一个亿,微达公司试探性开发

这原来都是一回事,都是暴利这个扭曲的躯干上,结出的一颗颗变态的果实。

如此说来,只要西陆认可一个亿,这个微达矿业公司就会立即张开血盆大口,疯狂掠夺东湘的资源,大肆攫取本应属于东湘百姓的财富。

侯卫东的分析已经无限接近事实,尽管此时,他还不清楚李晶被迫入股微达矿业。

他从办公室桌后站起来,慢慢走到窗前向远处看。

市委办公楼附近,塔吊横七竖八,一副忙碌的景象。再往远处看,房屋逐渐变矮,和远处的群山自然而然地结合在一起。

侯卫东的眼前再次出现了几年前偶遇张木山和李晶从祝焱家里出来时,祝焱那个胸有成竹的笑容。不过,这个在脑海出现过无数次的笑容今天再一次浮现时,侯卫东有了全新的认识。

这确实是老领导一贯的作派,一切谋定而后动,做事向来严丝合缝,可是,又何苦如此呢?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共 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张小佳这傻逼像她贪小便宜的妈,估计要坏事了,这傻逼不真气啊,关进去吃几年牢饭吧,一天到晚不务正业和那些sb天天打麻将,好看,笼子里去打吧

    1. 666说道:

      支持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