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183章 家宴(下)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任晓路从茂云回来以后,经过叔叔任同法的教育批评,虽然有些不情愿,还是主动来给祝梅道了歉,认了错,加上祝焱在一旁温言相劝,祝梅也就暂时消了气。而任晓路自己在茂云的表现,却一句也没敢给祝焱说。当然,黎华丽、王兵,以及后来戴福成的事情,祝焱都清清楚楚,唯一不清楚的,只是女婿在茂云的具体表现。

侯卫东心里暗道:“真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哪壶不开提哪壶,自己那样的表现,还主动把话题扯到茂云上。”

当然,依侯卫东的水平,祝焱又在场,他是不会和任晓路一般见识的,听他说到茂云,侯卫东只是轻描淡写地道:“欢迎任科长随时到茂云检查指导工作,上次我有事没有见面,以后有事随时打电话。”

祝梅其实心里依然对任晓路有意见,不高兴地插嘴道:“侯叔叔,不要管他!”

祝焱一瞪眼,道:“梅梅,侯叔叔讲话怎么乱插话?不懂礼貌,晓路是你丈夫,关心他关心你还不是一样?”

祝梅“哼”了一声,不服气地将头扭到一边。

蒋玉楼是老手中的老手,接话的功夫掌握得炉火纯青,见到场面有些尴尬,顺手端了酒杯,道:“今天可以说是家宴,我提议,咱们首先给祝书记,也是我们的班长、家长敬一杯。”

此话一出,侯卫东着实佩服蒋玉楼的城府与姿态。论官场起步,祝焱还担任县委书记的时候,蒋玉楼已经是省财政厅的副厅长,只是祝焱从下往上,势头强劲,而蒋玉楼不得不经历一个上下来回的过程,势头就差了些,最终也只能给祝焱当副手。

但是,从另外的角度上说,蒋玉楼是祝老爷子的部下,虽然年龄比祝焱小了一岁,真要论起来,怕是辈份比祝焱还要虚高半格,现在却张口称班长,闭口叫家长,就这等功夫,怕是今后岭西市委书记的宝座,没有别人的份了。

况且,他口称岭西而不是岭西市,就如当年的熊大伟一样,眼中只有岭西市没有岭西省,现在蒋玉楼兼着副省长尚且如此,以后真的做了省会老大,怕是比熊大伟有过之而无不及。

家宴就这样热烈地进行着。

菜,出自专业厨师之手,绝对不比金星的水平差;酒,是祝焱拿出的珍藏茅台;人,都是至亲至友以及十几年交情的朋友,可是侯卫东总感觉哪里味道不对。

果然,酒席中间,张木山端了杯子,悄悄对侯卫东道:“卫东书记,算来我们认识也有十年以上了,从上青林铁肩山水泥厂开始,直到现在茂云庆达矿业,有缘哪!”

对于张木山本人,侯卫东不仅没有成见,甚至还有几分欣赏和佩服。

他很注意研究一个干部成长的起步点和转折点,对于自己来说,跳票担任副镇长并不是官路的转折点,自己真正的转折点是给祝焱当秘书。

而当秘书虽然是多种因素的结果,其中第一个关键点,是李晶带他参加了张木山在岭西组织的酒局,那一次吃饭,让张木山记住了侯卫东的豪爽;第二个关键点就是,张木山到益杨谈判建厂,直接给祝焱说了侯卫东不错,这才有了祝焱调侯卫东参与谈判、陪同张木山打猎等一系列后续动作。

如今,十几年过去,尽管也知道张木山在背后有些动作,但是明面上,侯卫东表示了足够的尊重和礼貌。

他同样端起酒杯,道:“张总,木山老兄,想当年我们在上青林吃着野猪肉,喝着益杨红,何等气概和快活,真想找个机会再去潇洒一回!”

张木山脸上已经多少有了些红润,一口将酒干了,把空杯冲侯卫东扬了扬,道:“我就不称呼侯书记了,卫东老弟,有你这句话,做哥哥的就知足了。我做了一辈子企业,你也知道这里面的难处,难免有时候打打擦边球,如今大部分资产都在茂云,老弟还得继续关照啊。”

祝焱突然转过头来,道:“你们两个嘀嘀咕咕搞什么名堂啊,来,卫东,木山,咱们喝一杯!”

侯卫东就有些回过味来,暗道:“张木山和自己的一举一动,其实老领导都看在眼里,由此可见,庆达集团背后的故事,老领导不可能一无所知,只是,到底老领导知道多少,涉及多深,不好估计啊。”

东湘西陆的问题,虽然从操作手法上像极了祝焱的做派,可是,牺牲一个县十年的发展,累及几十万百姓生活质量的改善,侯卫东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这是老领导点了头。

有酒的场合,任晓路一向活跃,这次面对岳父、蒋玉楼、侯卫东、张木山几位资深的官员和企业家,他总算还有些自知之明,没有太过张狂,即便如此,酒宴临近结束时,还是一手端酒杯,一手拿着一瓶茅台,也不管祝梅的白眼,又敬了一圈。

酒席结束,仿佛其他人都是东道主一般,一行人竟是都出来送侯卫东。

几番推辞不过,侯卫东还是先上了车,在走近汽车的瞬间,祝焱低声道:“这次省里招回来的项目中,毫无疑问,尾矿项目是最抢手的。岭西矿企少,你放心,适当的时候,我会帮你说话。”

侯卫东道:“谢谢祝书记,我们也会尽力先做好自己的工作,没有好的投资环境,就是外商来了也留不住。”

祝焱又道:“卫东,我相信你的能力和水平,朱书记在常委会上多次谈到,茂云今年要创全省增幅第一,不管最后结果如何,这种气魄就值得全省各市学习,当然,茂云也具备这个条件。”

侯卫东当然理解祝焱最后一句话的意思,他咬咬牙,道:“茂云冲全省第一,最主要是的把东湘的优势发挥出来,您对东湘的情况也很熟悉,还希望老领导老指导。”他这是试探一下祝焱的反应。

祝焱脸上很淡定,道:“东湘也是资源大县,过去,老涂动作迟缓,虽然保留了青山绿水,但是也丧失了发展机遇,如果你能把东湘抓起来,就算没有尾矿处理项目,冲第一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侯卫东心里一愣,暗道:“祝焱如此说,是对东湘的事情毫无知情,还是对东湘的安排胸有成竹?”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心里很高兴的是,老领导并没有直接点明东湘西陆现在的实际情况,这也许给处理眼前局面保留了一线生机。

他想了想,进一步透了透风声:“祝书记,近期我们为了做好东湘开发的准备工作,对部分区域的矿石含量进行了再次评估,数据可能和以前有些出入,甚至出入还比较大。”

祝焱有些茫然地道:“什么意思?差多少?”

侯卫东对数据进行了部分保留,道:“青龙山一带,差距最大,可能有三至五倍。”

祝焱表现得有些生气,道:“胡闹!这个老涂怎么搞的,评估数据的差异,国家有明确的上下限规定,差距如此大,怎么可能?”

侯卫东沉稳地道:“事实的确如此,也许是当年测量队伍水平所致吧,也可以理解,这次是省里的专家进行了实测。”

祝焱沉吟了一下,道:“这是发展大计,不可儿戏,卫东,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观点是一致的,当然,在茂云发展的关键时期,保持稳定仍然是第一位,比如,西陆,连续几年的稳定,虽然产值不是很高,但财政受益还比较明显吧?”

侯卫东差一点把一个亿的问题说出来,终于还是忍住了。道:“西陆现在班子和谐,局面也比较稳定,总体发展不错,今年也有望再上个台阶。”

祝焱呵呵笑道:“这就好。卫东,你在茂云也快三年了吧?我相信,只要保持目前的发展态势,用不了这一届结束,你一定能够回到岭西,到时候我退下来,世界还是你们这一代的。”

一路思索,回到茂云,侯卫东得出了几点结论:

第一,也是最重要的结论,这一段最困惑的东湘西陆问题,老领导涉及不深,尤其是在东湘的问题上。

第二,必须要尽快采取措施,迅速破解东湘西陆现在的局面,使两县的发展走上快速、稳定的发展轨道。

第三,张木山背后绝对做了文章,而且是大文章,与他一起谋事的,绝对是另有其人,这个人是破解眼前局面的关键。

28日,侯卫东亲自主持召开会议,研究尾矿项目攻关落实情况。常务副市长李云、南部新区主任任林渡汇报了省发改委方面的进展,得知重点项目办口头答应推荐茂云的消息,侯卫东很高兴。

市长朱小勇通报了乔志民省长“重点考虑茂云”的指示,当然,他并没有汇报攻关的过程,是蒙豪放给他回了话,已经找了乔志民。

至于省委书记的态度,侯卫东自然没有义务给手下汇报,只是很严肃地传达了朱建国的指示,“完不成增幅第一的目标,打板子摘帽子”。最后,他甚至有些恶狠狠地道:“同志们,茂云新一轮发展机遇就在眼前,拿下尾矿项目,市委论功行赏,如有闪失,我先摘了你们的帽子,再到省委请罪!”

一班人热血沸腾,群情激昂,大有当年解放军“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气概。

6月29日,岭西省领导干部会议如期召开,省委常委、省直有关部门一把手,各地市书记、市长一并参加,上午,省长乔志民主持会议并通报了赴国外招商引资情况。

下午的分组讨论中,茂云、铁州和其它几个地市分在一组,一个是近年来蒸蒸日上的地区,一个是除省会以外的老大,自然,两市市委书记侯卫东和杨森林成了无可争辩的主角。尤其是围绕第一个项目的竞争,其它地市已经基本放弃,转而重点争取其它几个大项目。

各省委常委分别联系一个小组参与讨论,到这个小组的,是省委秘书长郑玉楼。

出乎各市意料的是,无论是侯卫东还是杨森林,都对尾矿项目保持了沉默,尤其是侯卫东,当市长朱小勇发言结束以后,一改往日的锐气,只谈茂云市委市政府在发展经济、保障民生、改善投资环境方面所做的工作,同时表示坚决服从省委、省政府的统一安排,无论省里分配哪个项目到茂云,将一如既往地做好落地工作。

铁州方面,本来安排市长钟旭东作重点发言,杨森林补充。侯卫东和杨森林几经谦让,还是由茂云先发了言。

等朱小勇、侯卫东发言结束,杨森林有些犹豫,钟旭东的发言稿他事先看过,内容和基调与茂云恰恰相反,虽然没有直接点名尾矿项目,却完全是正面为主,列举了许多铁州独有的优势,气势咄咄逼人。

特别是,关于尾矿项目的问题,他事先已经和朱建国通了电话,朱建国虽没有明确表态,却也认可铁州的优势。

由于分组讨论时,各市委书记分列郑玉楼两侧就坐,市长们坐在对面一侧,杨森林正要冲钟旭东使眼色,钟旭东却已拿起稿子,字正腔圆地讲了起来。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