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193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宁玥道:“卫东,会议期间,我和建国书记短暂地见过面,按照他的说法,你这次工作调整,虽说经过了省委研究,却也是无奈之举。”

侯卫东不清楚这个情况,很感兴趣地问道:“无奈之举是何意?”

“卫东,有个情况你不清楚。此前一个阶段,部里已经先后和各省通过气,大会前后一段时间,原则上不对部级干部进行调整,老郑身体出问题以后,建国书记的意思暂时空缺。可是老郑深知省委办公厅的局面,好像那个厅主任还太嫩,便坚持给省委递交了辞呈,同时也推荐了你。”

侯卫东若有所悟。几天来,省委办公厅主任石小磊来过几次电话,即使抛开过去的成见,这家伙说话办事确实不够成熟。

宁玥继续道:“尽管暂时不能解决常委,这个职位依然引起了不少人关注,乔志民和郑少良都推荐了人选,另外也有人揣摩着朱建国的心思,推荐了杨森林。最终由于争议较大,朱建国摆不平几方关系,干脆采用了老郑的建议。”

宁玥不愧是女中豪杰,离开岭西有一段时间了,说起官场曲折和人事争斗,仍然如同亲历亲为,亲临其境。

如果说,周昌全分析的,是围绕秘书长岗位背后的争斗,宁玥所说,则是明面上的较量。侯卫东回味着这些曲曲折折,暗道:“妈的,一个秘书长,连带着如此多的故事。我还一度认为,自己在茂云折腾了点事,得到了这些大佬认可呢。”

宁玥看透了侯卫东的心思,又道:“如果我没有猜错,朱建国不会对你进常委一事很热心,这也就意味着,你可能要在秘书长的岗位上待一阵子,关键是,常委的问题我也决定不了,更何况,在其他省,也有过秘书长、宣传部长不进常委,另外安排他人的先例。岭西的情况你我都清楚,竞争者不乏其人,秘书长绝对不是理所当然的常委,这一点,希望你也要有心理准备。”

侯卫东握了宁玥的手,道:“请宁部长放心,我一定努力适应岗位要求。”

宁玥微笑了一下,抽回手,声音略低了些,口气却温柔起来:“你啊,我还不知道你那狗脾气?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遇到事,就容易较真,不过,也难为你了,从市委书记到秘书长,别说你,就是性格绵软的人,也需要适应很长时间。可是现实摆在这里,你不仅要快速适应,还必须要做出成绩。”

“宁部长,我一直在思考刚才你和周省长的话,的确博大精深。官和吏的关系,说起来人人都懂,可是落实到工作上,不是想做就能做到的。”

宁玥则已经逐步习惯了从中织部的角度考虑问题,道:“省委常委的确定,固然需要诸多方面的因素,但是现在,干部人事制度改革进行了几年,也取得了一些成效,其中最根本的前提,需要在部里的考察中,取得较高的推荐票,没有这一点,谁为你说话也没用。”

侯卫东从跳票担任副镇长,到担任沙州副市长,一直到茂云市长书记,大都是通过选举产生,单纯的由本级干部推荐、上级组织部门考察,次数还极少,似乎只有担任益杨新管会主任和沙州市委办副主任时,经过了组织部的考察,可是这两次职务调整,一次是祝焱提议,另一次是周昌全操刀,组织部门的考察,完完全全是走程序,根本没有遇到任何阻力。

宁玥上了车,又将玻璃落下,道:“别看你一个人工作变动,带来的动静可不小,已经有人盯上了茂云书记岗位。”

侯卫东一愣:“动作这么快!”不过片刻之间,他还是很坚决地道:“小勇虽然任职时间不长,毕竟在茂云干了几年,论熟悉情况,目前只有他最合适。”

宁玥没想到侯卫东倾向性这么强,笑道:“这话我得转给小勇,真到关键时候,能完全从工作出发,就这一点,你的秘书长生涯就差不了。”

没等侯卫东说话,她一指前排的铁瑞青,道:“还有,瑞青不错,我也一直想谢谢你,看来又没机会了,有什么情况,我会让她及时和你联系。”

话音落下,轿车玻璃缓缓升起,几分钟功夫,汽车出了胡同。

站在门外,侯卫东心情有些复杂。回想两人在沙州一起搭班子的岁月,数度缠绵,进京前的话别,竟然异常清晰,历历在目。想到风花雪月,侯卫东甚至感觉心中有些止不住的颤抖,忙暗骂自己:“侯卫东啊侯卫东,你这小子真是差劲,宁玥何许人也,怎么还想入非非?”

胡乱搓了一把微红的脸,侯卫东返身回到自己家的四合院。

母亲刘光芬还没有休息。连日来的担心和操劳,加上身体受过创伤,在张小佳抵达北京当天,老人终于支撑不住。看到侯卫东回来,刘光芬脸上露出些许笑意。

“妈,感觉怎么样,怎么还不休息?”

“三,我没事,快给妈说说,慧慧怎么样了?”

侯卫东已经和小佳反复商量,暂时不把慧慧的实情告诉母亲,他脸上堆着笑,道:“妈,没什么大事,可能是边上课边跳舞,一时血液循环不畅,休息几天就好了。”

刘光芬叹了一口气,道:“三,你可别骗我,妈是得过大病的人,什么不明白?慧慧绝不是你说的那样。”

“再说了,你大哥二姐都来电话,说是这几天来看我,不年不节的,都跑来干什么,还不是为了慧慧?”

侯卫东搬了把椅子,坐在母亲床前,掖了掖被子,道:“妈,别胡思乱想,小孩子家家,有个头痛脑热还不正常?大哥二姐过来,说不定是巧合。”

小佳一个人在医院盯了几天,实在坚持不住,便将侯卫东职务变动和慧慧的情况告诉了大嫂蒋笑,自然,通过侯卫国,侯小英夫妇也知道了。

侯卫国公安案子繁忙,蒋笑已经约了侯小英、何勇近期过来,只是侯卫东没有想到,二人同时给母亲打电话撒谎,反而引起了刘光芬的怀疑。

刘光芬清楚侯卫东不会说实话,便摇了摇头,道:“三,我也不和你争了,但是有一点我要提醒你,无论多大代价,都要把慧慧治好,都是这些年你在外干的好事,欠小佳多少、欠慧慧多少,自己心里清楚。”

李晶与大小丑丑、郭兰与大力,除了侯卫东本人,刘光芬是唯一的知情人,对于母亲话里的意思,侯卫东当然清楚。

“妈,你别扯远了,我也不想这样,可是已经这样了,我也没有办法,再说,我的基因一大半是遗传了您的,有些本事是从娘胎里带来的,要怪只能怪您。”

刘光芬作势举起巴掌,道:“你这个浑小子,自己惹了事,还把责任推到老妈身上!”虽然如此说着,可是想起三个生龙活虎的孙子,刘光芬脸上却瞬间泛起异样的光彩,又道:“我那三个小孙子怎么样?可想死他们了。”

侯卫东把母亲举起的手臂揽到自己怀里,紧紧地贴到胸口上,道:“老妈,你放心吧,都欢着呢,我劝了郭兰几次,她就是不愿意到岭西来,抽空你再打个电话吧。”

刘光芬眼睛看着窗外,似乎一眼能看到遥远的铁州,道:“最难为的是兰兰这孩子,她和李晶不一样,李晶本身就野,从小自立,郭兰孤苦伶仃,长期在乡下,苦啊。”

侯卫东突然想起自己随身的手机中有侯大力吃饭的照片,便调出来给母亲看。戴上老花镜的刘光芬,看到一脸清秀的小孙子,眼睛乐得成了一条缝,道:“小家伙长得越来越秀气啦,也只有郭兰,才能生出这样的孩子。”

侯卫东记挂着医院里的慧慧,收起手机道:“现在您放心了吧?妈,我明天就要回岭西了,一会儿要到医院看看。”

刘光芬的思绪回到眼前,道:“对了,三,你又升官了?”

侯卫东淡淡一笑:“哪里是升官?和过去一样,只是又回到岭西工作了。”

刘光芬本来文化素质就不差,这些年最疼爱的小儿子,走马灯似地变换工作地点和职务,她也接触了不少官场人,也笑着道:“省委哪有小官?何况你是秘书长,这些秘书平时都跟着大官,你管他们,官还能小?”

侯卫东险些笑出声来:“老妈,你这是从哪里学来的歪理?省委也有普通工作人员。”

刘光芬却正色道:“宰相门前七品官,我不懂你们的级别那一套,但是老百姓都知道,京官最大,那省委的官就是第二大了。”

侯卫东不再和母亲斗趣,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卡,道:“妈,这是十万块钱,是给你的,我和小佳不在北京,让爸爸买点好吃的,你们补补身子,慧慧那边,我让小佳请几天假,你就不用挂着了。”

刘光芬眼睛一瞪,不高兴地道:“小三,你这是做什么?拿钱买老妈?”

侯卫东赶紧陪着笑脸道:“老妈,老妈,您别误会,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我和小佳的心意。”

刘光芬把卡扔给侯卫东,道:“不管是什么意思,我不要你的钱,唉,慧慧看病还不知道需要多少钱,我已经让老头子准备了一些,到时候你们一起用吧。”

侯卫东心里苦笑道:“慧慧的病花费肯定少不了,怕不是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的问题。”知道母亲的脾气,也就不再坚持。从母亲房间里走出来,他却找了张便笺,写了密码,连同银行卡一起,悄悄压在客厅的茶具下。

来到医院,女儿慧慧已经睡下,小佳双眼充满血丝,看上去比打了一夜麻将还要憔悴。二人先把侯永贵劝回了家,老人一走,张小佳嘴里叫了一声“卫东”,整个人像断了线的风筝,晃晃悠悠倒在侯卫东怀里。

自从女儿的病情初步得到证实,几天来,小佳的眼泪已经哭干了。连日来,她在医院和四合院来回奔波,一头牵着女儿,一头挂着公婆,不时还想着卧床不起的母亲,不知不觉间,皱纹悄然爬上眼角,白发偷偷钻进青丝。

此时此刻,面对唯一的依靠,再也无法克制,一头扑到男人怀里,死死搂住侯卫东,无声的抽泣起来。

侯卫东拍拍小佳的后背,轻声道:“好了,小佳,事情已经这样,也不要太难过,我俩首先要坚强。”

“卫东,为什么会这样?对慧慧,我们从小就欠她,为什么命运还要如此捉弄她?”

侯卫东一时没有合适的话安慰小佳,过了一会才道:“我们无法决定生死,却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慧慧从小多磨难,也许是命运之神在考验她。”

在男人身上趴了一会,张小佳逐渐平静下来,回到现实中。夫妻二人并排坐在陪床上,低声私语。

“老公,你明天就回岭西吗?”

“是的,马上贯彻17大精神,我是秘书长,不能缺席。”

“你说,老公,老天到底公平不公平?同一时间,老公升迁,女儿病倒。”

侯卫东知道,小佳善于将各种毫不相干的现象,经过一番联系和比较,然后得出八卦的结论,但是,她也有个弱点,思路和关注点容易被侯卫东悄悄转移。

“哎,小佳,别乱想了,我还有几个事和你商量。对了,你们铁州怎么样,请假太多也不好。”

小佳的思路果然被转到铁州,道:“我可是按你说的,给杨书记请假时,没说孩子的事,找了其他理由,杨书记倒是很痛快,也没多问,还说如果需要帮忙随时说。”

其实,侯卫东和杨森林天天在会上碰面,却是故意没提张小佳请假的事。他曾经回忆过,杨森林对自己出任省委秘书长一事,表现得出奇的冷静,既没有专程打过电话,也没有特别的表示,但是,在北京开会期间,却是开口侯秘书长、闭口侯秘书长,明面上表示了足够的尊重。

岭西的17大代表中,一部分是基层代表,领导干部中,除了朱建国、乔志民和部分省委常委,剩下的主要就是各地市市委书记了。

老领导祝焱、老朋友洪昂自不必多说,就是其他各地市的书记和岭西的代表们,会议期间,每次单独和侯卫东见面时,都对这位年轻的省委秘书长给予了足够的尊重。

侯卫东当然清楚,杨森林在这件事情上的无奈。作为朱建国的心腹,他的未来自然不可限量,可是,谁都清楚,杨森林却永远不可能担任省委秘书长这个职务。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有可能解决省委常委,在仕途上,他虽然有着先天的优势,却在实际步伐上又落后了侯卫东一筹。

古人讲究亲上加亲,可是朱建国与杨森林的至亲关系,却在无形之中成了一种碍手碍脚的羁绊,尤其这种微妙的东西,又不能点破,更不能说明,怎不让杨森林郁闷?

小佳倒是没忘了侯卫东的话,反过来问道:“老公,你不是说有事商量吗?”

侯卫东从深思中醒过来,道:“慧慧的治疗方案大夫怎么说?”

由于周昌全打了招呼,大夫们对慧慧的病情很是重视,和小佳交流也很多,小佳说起来已经有些头头是道:“慧慧幸亏还不是最严重的一种,还有几个指标要分析,目前关键是先稳住病情,提高自体免疫力以后,才能确定下步治疗方案。”

侯卫东略感欣慰,又问道:“费用方面怎么样?”

小佳道:“目前还没有问题,老公,砸锅卖铁,也得把慧慧治好,否则,我也没法活了。”

侯卫东抱了抱小佳,道:“不要动不动就是死活,现在医术发达,要相信大夫。费用不是问题,我回去后安排个人来接替你,大哥二姐他们都要来。”

小佳又有些不理智,哭咧咧地道:“谁也不要来!慧慧一天不好,我就一天不上班!”

侯卫东知道小佳是气话,也就不再说什么,一直在医院待到接近12点,这才与小佳告别,返回宾馆。

上床前,他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下意识地看了一眼。

从见到宁玥,他一直把手机打到震动上,期间,办公厅主任石小磊来过电话,侯卫东没有接,再后来,手机偶尔震动一下,显然,有短信。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共 2 条评论

  1. 天涯说道:

    侯卫东是一个机器不称职的父亲,丈夫,对于张小佳和孩子,他永远是不及格的!

  2. 匿名说道:

    作为父亲候卫东不及格,中午丈夫候卫东更加不及格;人情世故他也有不足,但是他为官的所作所为却无愧于心无愧于人民无愧于国家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