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189章 取舍(上)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哎呀,小莉,是你这个臭丫头啊,谢谢,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

张永莉是郭兰在上海读研究生的同屋同学,几年间,二人关系非常亲密,这位长在山西、在重庆上了大学的洒脱女孩,虽然年龄比郭兰小七八岁,却在某种程度上,郭兰一些观念和生活方式的转变,包括弃官从商,尤其是开办服装店,深受张永莉的影响。只是研究生毕业后,张永莉回到太原经营她的服装店,此后联系逐渐少了。

张永莉依然是快人快语的性格,语速很快地道:“郭姐,找你也难也不难,你原来的电话打不通了,正好我到岭西来办事,幸亏还记得你当年开店的品牌叫忆江南,到了岭西,你的连锁店开了不少,随便找了一家问了总部,给方芳经理说了好半天,她才终于给了我你现在的电话,她说你度假去了,度什么假啊,你现在在哪里?难不成是度蜜月吧,哈哈。”

郭兰脸上一红,生怕大力此时出什么动静,忙站起身,走到院子里,道:“你这个臭丫头,说话还是不饶人,度什么蜜月啊,我确实有事不在岭西,而且近期还赶不回去,你要在岭西呆多久?”

张永莉一句话把郭兰吓了一跳:“怎么,不欢迎我啊,我准备不走了,在岭西呆一辈子了。”

郭兰奇怪地问道:“小莉,出什么事了,你不是在太原经营服装吗?”

“是啊,不过这几年生意一直不好,对了,你还记得当年到上海去看你的那个大官吧?他说过,如果研究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可以到岭西来找他,我这次来就是想在岭西安家。”

上海读研的岁月一下在郭兰脑海中重现,她回忆了一下,张永莉所说的大官,毫无疑问是赵东。当年,赵东在追求自己的时候,曾经在任林渡的陪同下,专程到过上海,四人还一起吃了饭,赵东随口一句话,郭兰早就忘得一干二净,天知道这个小丫头还记得清清楚楚,并且真当回事。

她本能地推辞:“哦,你说的应该是赵东主任吧?我这些年早就不和这些政府官员打交道了,现在也没有他的联系电话。”

张永莉却不屈不挠:“郭姐,跟你说实话吧,因为生意不好,我离婚了,现在是孤身一人,也不想在太原那个伤心的地方待了,最好的朋友就是你了,一定要想办法帮帮我。”

郭兰心地很是善良,听到张永莉的现状,有些犹豫。

赵东也好,当初一起过去的任林渡也好,郭兰虽然没有联系,但是对二人的情况却十分清楚,如果打个招呼,安排个工作,还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这二人与侯卫东关系紧密,任林渡更是直接在侯卫东的手下工作,依张永莉的性格,和他们接触多了,再加上自己现在的情况,实在不敢想像她的快嘴能说出什么。

无奈之下,她只好道:“小莉,我做生意的第一桶金是你帮我,你的事我绝对不会不管,但是现在,我和他们联系确实不方便,这样,我给方芳打个电话,你先去忆江南总代安顿下,过一阵子我回去,咱们再一起想办法。”

张永莉感激地道:“谢谢郭姐,对了,咱们临毕业那段时间,你忙着给伯母看病,有个叫杰克的人,多次去宿舍找过你,问他是谁,始终不说,还留了联系方式在我这里,一会儿我短信发给你。”

侯卫东与郭兰通完电话以后,心情大爽,又刚刚圆满地结束了项目考察,心情更是不错,甚至连双规涂仁杰的事都差点忘了,正琢磨着给孟军打个电话问问进展情况,不料,说情的电话却先打了过来。

而这个电话,侯卫东挠破头皮,也想不到会是他打来。

打来电话的是省政府常务副秘书长,侯卫东以前的老搭挡段宜勇。

对于曾经的老朋友,除了春节前后给省里主要领导汇报工作时,见过一次面,侯卫东平时和段宜勇联系并不多,但是二人毕竟一起在茂云战斗过,况且,段宜勇作为当时的市委书记,还是给了市长侯卫东足够的尊重和空间。

“段秘书长,老领导,你好啊。”

“侯书记,卫东老弟,打扰了,近期茂云方方面面势头强劲,做哥哥的很是佩服啊。”

知道这是客套话,侯卫东也不刻意地顺着往下说,只是一般性地寒暄着,可是心里却一直在琢磨段宜勇找他会有何事。

段宜勇倒也没有过多的开场白,很快切入正题:“卫东老弟,咱们是老朋友,我就不客气了,今天找你,是受一位老领导的委托,听说老涂出点事?”

侯卫东惊讶的差点合不上嘴,一瞬间,他怎么也想不到,涂仁杰会和段宜勇有什么牵连,依涂仁杰的老资格,应该是做了县委书记以后,段宜勇才调去茂云任了市长,后来接替了祝焱任市委书记,依涂仁杰的强势和段宜勇的懦弱,二人绝不会有什么特别的交情才对。

摸不清底细,侯卫东只好搪塞:“是有点小事,不过这是省纪委直接办的案,目前什么情况,说实在的,我确实还不太清楚。”

段宜勇略有些迟疑,还是压低了声音道:“老弟是大才,我有幸和老弟同在茂云工作过,那里的情况你我都熟悉,上一次官场地震,虽然班子基本上瘫了,但是下边各方势力依然存在,县区的干部不少都手眼通天,水深得很啊。”

侯卫东有些明白过来,这绝对不是祝焱的意思,而是另一条线上,不知哪个大佬托了段宜勇来电话,道:“谢谢秘书长提醒,老涂的事情确实还没有定性,请你也转告一下,在可能的范围之内,我一定过问。”

放下段宜勇的电话,侯卫东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这是谁在背后做文章,但是有一点,应该不是现任的几个主要领导,这个人的能量,仅仅能够调动一个曾经和他共过事的省政府常务副秘书长,从这一点来看,似乎应该是对段宜勇也有过恩情的人。

正琢磨间,杨柳来了电话:“侯书记,史秘书长他们要提前回去,中午你有时间吗?”

这也是侯卫东的交待。省里的三个组,专案组由孟军在,他也不便过多参与;项目考察组在茂云期间,以朱小勇陪同为主;只有这政研室一行,虽只有史照贤带队,却是代表了省委书记朱建国。

中午和史照贤见了面,侯卫东半开玩笑地道:“秘书长,我可没有慢待你啊,怎么突然要回去,是不是哪里招待不周?”

史照贤的经历和茂云的政研室主任曹杰有些类似,都是爬了半辈子格子,只不过,曹杰最终还是安排到了区里,而史照贤眼看就要到60岁,估计只能在政研室等着退休了。

老资格有老资格的优势,就是经验丰富,可是经验主义有时也能害死人。这一次到茂云,史照贤就有些犯经验主义的错误。几天来,他跑了几个县,再加上前些时间曾经随朱建国来过一次,误以为茂云各县区情况大同小异,就准备打道回府。

他端了一杯酒,乐呵呵地道:“侯书记,茂云经验的确是走在全省前列,我跑了两个县,经验挖了不少,再多的话,老哥我就吃不消了,再说,眼下茂云几个组都在,我们在这里呆久了也不好。”

侯卫东却听出了他的话外之意,进一步说道:“民生问题是茂云今年工作的重中之重,财政也为此付出了相当大的一块,衷心希望秘书长能再待几天,进一步检查指导茂云工作。另外,我让茂云也准备了一些基础材料,回头传给你,希望能为秘书长的大作添点素材。”

此时正是茂云炎热难耐的季节,史照贤跑了几天,体力和精力已经远远跟不上,便自信地道:“放心吧卫东老弟,我出手的材料还没有出过问题。”

这次调研的目的和重要意义,郑玉楼先期已经和侯卫东进行了反复沟通,听史照贤如此说,侯卫东也不好多说什么,心中却暗道:“老史过于托大,但愿他回到省里,材料能够过关。”

送走省委政研室一行,侯卫东又安排杨柳:“让政研室再准备一份材料,内容要翔实,案例要典型,你亲自把关。”

终于,茂云只剩下省纪委专案组在活动。侯卫东左等右等,孟军迟迟不来汇报,很显然,涂仁杰的审讯并不顺利。

果然,涂仁杰拿出狐狸的本性,一直和专案组周旋。

他做了多年县委书记,虽然作风上没有大问题,可是经济上并不干净。逢年过节,红白喜事,手下人送个几千几万,实在是多如牛毛,就是他真想交代,没有提醒,恐怕也真的想不起来。

不过,凭他多年的经验,知道省纪委出面,绝不是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按他的估计,一定是几个大工程或者张木山方面出了问题。

对于段连德一事,他连想都没往这方面想。一则,他自认为当时揣摩透了祝焱的心意;二则,他也感谢祝焱,那些年虽然对他不满,还是照顾了为他打招呼老领导的面子;三则,在当时的局面下,没有祝焱的升迁,也就没有他的出头,段连德不依不饶的举报,且不听任何劝阻,除了让他消失,实在别无他法。

不过,他的确无愧于老狐狸的称号,尽管一切都瞒着祝焱,却在事故处理时,打着祝焱的旗号,把王兵拖了进来。按照他的如意算盘,一旦有风吹草动,你祝焱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司机不管,而王兵不出大问题,他自然也就平安无事。

前一阵子王兵事发,他也紧张了好几天。后来,通过方方面面的渠道,终于了解到王兵的事情已经准备结案,他大松了一口气,这些天反复琢磨的,就是哪个小子在经济问题上搞了他。

偏偏省纪委专案组的人一言不发,没有任何提醒,就这样一连耗了几天,涂仁杰终于有些忍不住,主动道:“我做了十多年县委书记,自认为总体上是清白的,但是底下人过年过节多少有些意思也是有的,能否提醒一下?”

第一案件室的副主任宋喆是刘兵上任后提拔的嫡系,见涂仁杰主动开口,知道他的防线在逐渐打开,便阴着脸道:“老涂,没有十足的证据,我们也不会对你采取正式手续,我想这一点你应该明白,不错,你经济上是有问题,而且有大问题。”

其实,这也是省纪委办案的一贯作风,先往大里说,只要你开了口,有第一件,就一定会有第二件。

果然,涂仁杰上了当,他思量再三,还是认为张木山是引子,道:“这些年,岭西庆达集团投资开发了青龙山公园,开发过程中,老总张木山过年时曾经送过两万元。”

至于那500万,他自认为自己并没有直接经手,而是通过扶持的方式,转到了他的一个亲戚的小矿上,天衣无缝,有恃无恐。

可是既然事情牵涉到了庆达集团,张木山随后便被请到了专案组,这个情况也在第一时间通过孟军报给了侯卫东。

张木山的心思却与涂仁杰正好相反。

这些天来,他反复思考和回忆,造成现在这个局面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被老涂要去的500万,如果没有这笔钱,就不存在后期被死死拴在东湘的问题,因此,他最大的心病就是这500万。被专案组传唤的瞬间,他就知道,一定是这里出了问题。

随着张木山的交代,涂仁杰不得不承认了这个事实,而一旦抖出了500万,当专案组亮出段连德车祸检验报告时,涂仁杰的脑袋嗡地一声,人便彻底瘫痪了。

审计结果通过两条线,第一时间分别反馈到省纪委书记刘兵和省委秘书长郑玉楼那里。

刘兵看着报告,不动声色地对宋喆道:“除了这两件主要的问题,涂仁杰还交代了什么?”

宋喆道:“经济方面,另外交代了东湘一部分干部送礼的情况,按惯例,这些交给茂云纪委就行了;车祸的事,我们反复询问,又交叉找了王兵,确实是老涂一人所为。其他方面,据张木山交代,精工集团也是微达矿业的股东之一。”

刘兵哦了一声,没再吱声。

当初,没有派陈再喜下去办这件案子,一方面他知道这些年陈再喜和茂云关系密切,另一方面,他也想上任纪委书记后,通过承办一些较大的案子,扩大自己的影响。从他的角度上说,此案由王兵所起,而王兵则是沙州过来的人,在他的潜意识中,沙州是他的伤心地,凡是牵涉到沙州的人和事,都有一种先天的排斥心理。

对于同样是沙州起来的侯卫东本人,他并没有特别直接的不愉快,只是这种感觉种下了以后,对于周昌全也好、祝焱也好,那种与生俱来的心境,实在是让他对这些派系的人马不感兴趣。

当然,从另外的角度说,他始终不相信涂仁杰会如此大胆张犯,竟敢一个人作主制造车祸,本意想挖出点背后的东西,看到这个结果,多少有些失望。

在省委书记办公室,听完了郑玉楼的汇报,朱建国脸上同样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停了一会,道:“你给刘兵打个电话,我有话说。”

此时的刘兵,已经拿着材料在赶往朱建国办公室的路上。

接到郑玉楼的电话,他急忙道:“郑秘书长,请转告朱书记,我几分钟就到,当面汇报吧。”

等刘兵又将情况汇报一遍,朱建国问道:“纪委对此案下一步如何考虑?”

来面见省委书记之前,刘兵已经将此案反复斟酌了几遍。按照他的想法,涂仁杰肯定要承担主要责任,对于这个一路跟随祝焱和侯卫东的张木山,甚至包括李晶,也想借机拿下。

但是,一时之间,他又拿不准朱建国的态度,便谈得比较原则:“涂仁杰的案子事实比较清楚,主谋制造了段连德车祸,同时庆达集团张木山向其行贿500万,还有其它尚未完全查明的部分,理应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

朱建国不动声色,道:“确定是行贿吗?”

刘兵有些迟疑,道:“从材料上看,这500万的来龙去脉还有待于进一步清查。”

朱建国严肃地道:“我们坚决打击违反正常经营秩序的企业主,也要充分考虑案情的实际,行贿与索贿,一字之差,结果大相径庭,这一点,希望纪委要切实搞清楚。”

听到朱建国如此说,刘兵就基本明白了他的意思,道:“好的,朱书记,我们会尽快落实清楚。”心中却暗道:“张木山的事本来就在两可之间,可是朱建国为什么有想保张木山的意思呢?如果这家伙和省委书记有瓜葛,何至于被一个涂仁杰牵着鼻子走?”

其实不仅刘兵想不明白,就连一旁的郑玉楼也没有参透其中的过节。

朱建国点点头,最后道:“当前,岭西各项工作蒸蒸日上,局面来之不易,中央的几个文件各常委也传阅了,保持稳定,这是当前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对于眼前几个案子,纪委要加大力度,配合法院检察院,务必在17大召开以前结案,不留尾巴!”

当天晚上,岭西省委、省政府举行盛大的宴会,欢送考察重点项目的外商,所有的省委常委都出席。由于项目考察工作一直由郑玉楼牵头协调,这一次,他终于没能逃过去,连喝了几十杯,大醉而回。

而远在茂云的侯卫东,下午便接到了郑玉楼传达的朱建国指示,明白了省委书记的态度,他在一身轻松的同时,也有些疑惑:“张木山这家伙真是幸运,难道仅仅是因为中央大事之前保持稳定,就因此得以逃过一劫吗?”

本来,看到了孟军拿来的审讯结果,得知精工集团居然还和东湘有牵连,他心里很是不舒服。此案如果继续办下去,张木山完蛋,李晶的精工也脱不了干系。思考了半天,也没想到理想的应对之策,而朱建国的指示却让一切消于无形。

正在思忖缘由时,一个电话让他终于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共 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老涂算什么老狐狸

  2. 匿名说道:

    让侯卫东离开官场,利用他的头脑去帮助更多平头百姓为民造福。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