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190章 取舍(下)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孙猴子,在忙什么呢?”

“是你啊,回国了吗?”

“哼,在国外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怎么这么长时间也不和我联系?”

“哪里,这不是最近确实事情太多,对了,张木山的事你知道了吧?”

“我当然知道,哪里像你,明明知道庆达和精工分不开,把张木山抓进去,却一个字也不告诉我。”

侯卫东正想询问此事,道:“精工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现在和庆达还有关系,资产不是早就划清楚了吗?”

李晶诡秘地一笑,道:“资产当然清楚了,只是这微达公司的事,一言难尽,不过你放心,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对了,木山应该没事了吧?”

侯卫东大为惊奇:“我也是下午才刚刚知道,你怎么会”

李晶调皮地道:“还不是为了你这个臭猴子!这家伙这次是沾了我的光,你们朱书记发话了吧?”

侯卫东恍然大悟,原来是李晶在背后使了手段,很显然,办了张木山,李晶就脱不清楚,而要保李晶,就必须先保证张木山的安全。只不过,挂了电话,侯卫东足足想了十几分钟,也想不透李晶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能使朱建国这样明确地发出指示。

7月24日,全国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试点工作会议将在北京举行,届时国务院领导将亲自出席会议并讲话,各省市自治区行政一把手出席会议。

前一天,朱建国审阅政研室准备的乔志民汇报材料,一看之下,大为光火:“小周,把郑秘书长叫来!”

郑玉楼因为前天招待外商猛喝了一顿,这几天正在拼命对付不停上涨的血压,见小周小步快跑过来,他心里格登一下:“老板肯定是有什么急事了,正常情况下,他都是用内线打电话过来,现在让秘书跑来,违反常态。”

进了朱建国办公室,就发现他的脸色异常难看。

“老郑,这稿子你审过了吧?”

郑玉楼拿过来看了看,道:“朱书记,我看过了,有什么问题吗?”

其实,朱建国拿到稿子以后,简单一翻,便察觉到了材料的空洞,便让周林联系侯卫东询问情况。侯卫东已经让杨柳将茂云准备的素材传给了史照贤,面对周林的询问,有些不知所以,交流了半天,才大概了解到问题出在哪里,连忙将茂云的材料又传给了周林,两者对比,这才使得朱建国大为不满。

此时,他扬了扬手里茂云的材料,道:“茂云方面有如此典型的事例,为什么乔省长的发言稿中一项都没有采用?”

郑玉楼没有见过第二份材料,等拿过来对比了一下,心里顿时暗骂:“这个老史,怎么搞的,调研之前反复给他交待,居然如此马虎。”

可是不管怎么说,材料实实在在地摆在那里,确实有漏洞和问题,便赶紧道:“朱书记,我马上通知政研室连夜修改。”

回到办公室,郑玉楼顾不上急剧升高的血压,对着半头白发的史照贤就是一通猛批。

史照贤这才意识到,自己无意间犯了个不大不小的错误,回到办公室,拿着茂云早已传过来的材料,也只有摇头叹息了。

26日,岭西省委召开常委扩大会,副省级以上的领导干部全体参加,省长乔志民传达了北京会议的主要精神,安排部署在全省建立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工作。会上,朱建国再次充分肯定了茂云的做法,要求全省各地市迅速行动起来,严格落实中央、国务院的重大举措。

会议结束以后,乔志民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与副省长任同法走到了一起,临出门时,他低声问道:“老任,你有个侄子在纪委?”

任同法一愣:“是啊,乔省长,怎么了?”

乔志民扶了扶眼镜,不动声色地道:“也没什么,年轻人冲动些也可以理解,以后要多提醒提醒他。”

任同法琢磨了好半天,终于明白过来,暗道:“秦路也太小肚鸡肠了吧?一件小事,而且过去这么久了,居然还在省长之间来回传话。”

哪里知道,这件小事日后却愈演愈烈,随着戴福成的再次出事,险些惹出一场大乱来。

过了一个多月,9月初,随着涂仁杰案的定性,几件案子都有了眉目。

经法院审理,涂仁杰犯故意杀人罪、受贿罪,分别被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决定执行死刑;黎丽华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王兵犯受贿罪、窝藏包庇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在侯卫东的亲自组织和协调下,东湘县成立了专门工作组,在公布新的矿藏含量的同时,主动约谈了张木山。

逃过人生一个大劫的张木山,终于大彻大悟,接受了东湘县的建议,按要求注销了庆达东湘矿业和微达公司,出资49%,与东湘县联合成立成立了青龙山庆达矿业开发公司。

随着媒体关于涂仁杰系列案的报道,茂云再次成为岭西关注的焦点。

方方面面、各个阶层的老友故交,纷纷给侯卫东联系,有的探探热闹,有的假意关心,更多的则是真心为侯卫东的前途担忧。

“刚成空间”的老板曾宪刚自然是发自内心的维护侯卫东,他几次打来电话,邀请侯卫东到家里一聚或者到茂云看看,都被侯卫东婉拒。

倒是侯卫东反复提醒曾宪刚,政治地位提高了,名气大了,这是双刃剑,毕竟年轻时树敌太多,过去敌明我暗,现在我明敌暗,做生意还是安全第一。

其实,这段时间,还真有一个人到“刚成空间”来了几次,买了不少高级建材,此人便是当年用黑枪打死秦大江的阿强。

事发后,阿强第一时间就到了福建,益杨公安局一直没有查到这条线索,加上黑娃也不想轻易启用阿强,导致阿强安全地度过了这一关。后来,黑娃青皮小刚等均被枪决,而阿强却一直未被抓获。

黑娃断手出院以后,自知复出无望,便将多年来搜刮的钱财全部赠给阿强,同时将调查的几个仇人一一告知,希望有朝一日,阿强能为他报仇。

逐步感到安全的阿强只身来到岭西安家,财大气粗的他看中了刚成空间的装饰材料,在购买的过程中,一眼认出了独眼的曾宪刚,默默地记下了地址。

这期间,侯卫东特意选了个时间,登门拜访了老领导祝焱,二人进行了一场长达数小时的长谈。

得知了事情的前后经过,祝焱很是感慨:“卫东啊,现在看,我在茂云的做法的确是留下了后患啊。”

侯卫东恳切地道:“老领导,这也不能全怪您,换了谁,守着如此丰富的资源,也会快速把GDP抓上去的。”

祝焱摆摆手,道:“不是这个意思,我说的是对涂仁杰的使用,太患得患失了,对了,今天可以告诉你了,为什么当初一直不动他。”

侯卫东没有插话,静静地听祝焱说。

“涂仁杰其实在茂云第一次官场地震时,群众反映就比较强烈,我也多次动了换他的念头,一则那时我刚来不久,二则当时的省委组织部长高义云同志多次打招呼,所以也就放下了。再加上后来,我顺利地接了茂云书记,高部长又推荐了积极配合工作的段宜勇,此事终究也就成了遗憾。包括后来我任了组织部长,在涂仁杰的安排问题上,老领导还是多次打招呼,这才让他任了人大副主任。唉,早知今日,按照你的方案,放到政协差额选下来,恐怕也就没有今天的被动了。”

祝焱一席话说出来,侯卫东终于明白,为什么涂仁杰出事,却是段宜勇第一个打来电话说情。

二人就着面前的简单小菜,连续喝掉了两瓶茅台,最后,祝焱的声音已经有些变形:“卫东,这些年,你我一起走过来,有成功的喜悦,也有一时的失利,甚至还有思路不一致的地方,但是,无论怎么样,你是个干事的人,这一点,我从没有动摇过。”

侯卫东真诚地道:“老领导,这些年,我有些事也冲动了些,还给你添了不少麻烦,事后我也歉疚得很。”

喝完了面前的最后一杯酒,祝焱双眼通红,上身已经有些摇晃,拉着侯卫东的手,道:“不畏权不畏势不畏上,尊重事实,维护真理和正义,这是你最大的优势和长处,也是我最欣赏的地方。”

“现在看,我必须要承认,我老了,维持局面的心态远远超过大胆创新的意识,包括这次茂云几个干部出事,如果深入追究,不能说和我没有一点关系,包括最初采矿权的问题,抽时间我也会和朱书记谈一谈。”

“卫东,岭西水深,你现在还体会不深刻,早晚有一天你要到省级班子来,那时也许你会主动改变许多看法,特别是这批刚退下来不久的干部,包括高义云,包括铁州纪委老穆,都是当年老汪的人。但是,老人家说过,世界是你们的,岭西的未来也是你们的,好好干吧,我永远支持你。”

侯卫东此时眼睛也是有些湿润,他紧紧地握着祝焱的手,直至送到卧室,看着老领导安静地躺下,这才转身离开。

10月13日,星期六,侯卫东夫妇又迎来了一个团圆的周末。

难得的一个休息日,侯卫东破例没有早起,9点多,手机刺耳地响了,母亲刘光芬焦急地声音传了过来:“小三,不好了,慧慧在舞蹈班上突然晕过去了!”

张小佳也清清楚楚听到了电话里的声音,二人大惊失色,猛地坐起来,齐声对着电话道:“妈,慧慧怎么了?!”

刘光芬定了定神,声音哽咽道:“慧慧假期参加了舞蹈班,很喜欢,开学后周末还要参加,这不,刚把她送过来跳了一会,突然晕倒不省人事了。三儿,小佳,你们快来吧。”

张小佳哇地一声,一把抱住侯卫东,哭了出来。

侯卫东努力保持着冷静,告诉母亲先把孩子送附近医院,随后沉稳地道:“小佳,咱们马上走!”

二人快速起床洗漱,也顾不上安排司机,侯卫东直接将备用奥迪开了过来,等小佳上了车,侯卫东连闯了五六个红灯,只用了几分钟,奥迪便怪叫着驶上了云岭高速。

接近岭西城,奥迪连气也不喘,一扭头,沿着绕城高速,直奔机场而去。

侯卫东的手机却再次响起来:“是侯书记吧?我是省委办公厅周林,朱书记有急事找您,请尽快到省委来!”

此时,侯卫东已然顾不上任何客气,加上车速太快,他已将手机打到免提上,吼道:“周秘书,我家里有急事,能否改日?”

周林的声音似乎比侯卫东还急:“侯书记,不行,朱书记让你务必过来,组织部陈部长也在。”

一路飞驰,小佳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不少,听到周林的话,她知道一定是有大事,便道:“从前面掉头吧,先去省委,我开车去机场,先去北京,随时电话联系。”

侯卫东心急如焚,嚷道:“朱书记明天就去北京参加17大,有什么破事非要我现在过去!”

小佳很坚决:“别犟了,还是工作为重吧。”

侯卫东不再坚持,却迅速将车停到路边,一边下车一边道:“小佳,你直接开车走,我想办法回去,就这样!”

终于搭了一辆过路车,气喘吁吁到了省委,一进门,朱建国面无表情地道:“侯卫东,我曾经说过,完不成任务,搞出乱子,要摘乌纱帽的。”

说着,朱建国向身旁的组织部长陈曙光看了一眼,陈曙光先是一脸郑重其事地道:“现在我宣布,免去侯卫东同志茂云市委委员、常委、书记职务。”

没等侯卫东反应过来,陈曙光又挤眉弄眼地道:“经省委研究,决定任命侯卫东同志为岭西省委秘书长。”

一时间,侯卫东云里雾里,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半天没有返过神来。

附续创作者是否兄的话:

各位朋友:

在你们的关心支持和鼓励下,我从今年1月22日续写第195章开始,到今天写完第315章,经历半年多的时间,共胡乱写了121章,平均1.5天写一章,终于把大家喜欢的侯卫东写出了茂云,来到了岭西省委,虽然不是省委常委,毕竟担任了省委秘书长要职,也算是冲出茂云走向岭西了。至此,尤如卸下了千斤重担,我的续写任务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

关于本书后续的发展,我需要全面构思,力争使故事更全面更好看,毕竟,我和大家一样,也是桥局的忠实读者,侯卫东发展到这一步,肯定不会就此打住,只是他上了一个新台阶,面临的任务更加繁重,也需要构思一些全新的人物来丰满整个故事。

算起来,侯卫东先后做过两任秘书,加上这一次,虽说是秘书长,也算是省委书记的大秘,一个干部,能给县、市、省三级书记做秘书,也算是创下一个记录吧。

考虑侯卫东从茂云出来向何处发展时,颇费了些心思。偶然有得,感觉他是秘书出身,还是再做一回秘书吧,这样也符合本书的线索。只是此次任秘书长,前途不可预料。本身,依侯卫东的性格,他已经不适合再做秘书,可是这省委秘书长,既是秘书又不是秘书,很能考验一个干部的水平,也容易展开故事情节,只是猴子今后的路依然很难走。

目前,我至少布下了七条暗线。一是侯卫东日后上位省委常委之争;二是张永莉的出现带来的郭兰暴露危机;三是对慧慧未来命运的担心;四是戴福成二次被双规造成的后果;五是郑少良李俊觊觎温天强笔记本未果的疯狂报复;六是侯卫东的突然上调对茂云一批老部下前途的影响;七是阿强遇到曾宪刚后会带来什么样的腥风血雨。

到底今后的故事如何发展、布局,欢迎朋友们发表看法和意见,我天天都在,更会认真查看每位朋友的回复,抱歉了,我们共同期待吧。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共 7 条评论

  1. 嘿嘿说道:

    其它的我不管
    就是那个害死秦大江的叫阿强的兔崽子一定要死的很惨
    最好火灭九族

  2. 海宁说道:

    什么时候能继续写 不要停在1222啊 要是能出书 我也要买 ,再写可以写岭西省的官职变动,要是写到中央 应该很难了吧

  3. 匿名说道:

    黑娃当年不是已经伏法了么?一个黑社会头目,手下的小喽啰都伏法了,头目却安然无恙?不符合逻辑啊。即便没有枪毙,坐牢是肯定的吧,那么非法所得怎么可能保留,早被充公上交国库了吧。哪来的财产赠与那个阿强,即便阿强是个漏网之鱼?黑社会虽然有讲义气的,黑娃都枪毙了,哪来阿强寻找到曾宪刚后会带来什么样的腥风血雨?这显然就不符合逻辑,会狗尾续貂的味道。当然刘坤继续在精工集团,李晶知道会会怎么对付他,倒是要交代清楚,最后黄子提被引渡回国,那刘坤就死翘翘了,呵呵。

  4. 独孤求玩说道:

    总的来说续写的很好,就是好些暂人物混淆地名混淆的章节不好,估计不是同一个续写人吧?

  5. 独孤求玩说道:

    “不畏权不畏势不畏上,尊重事实,维护真理和正义”祝焱对侯卫东的评价恰到其份,人无完人金无赤金,侯卫东有众多女人喜欢不是他的错,正说明其个人魅力的伟岸,男人嘛,天性使然,美国总统克林顿都有办公室艳问,对吧。心里想着群众,能够为老百姓办实事的官员都是好官员,这样的官员再多一点吧

  6. 独孤求玩说道:

    另外,建议作者,让侯卫东进中央政治局,邪不压正是人类发展的主题

  7. 古风一笑说道:

    在第1189章里, 朱建国严肃地道:“我们坚决打击违反正常经营秩序的企业主,也要充分考虑案情的实际,行贿与索贿,一字之差,结果大相径庭,这一点,希望纪委要切实搞清楚。”

    在第1190章里,经法院审理,涂仁杰犯故意杀人罪、受贿罪,

    行贿与索贿,一字之差,结果大相径庭,涂仁杰犯受贿罪、张木山行贿必要追查下去,这不符合 朱建国和本书作者的原来意思了。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