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191章 世事如棋局局新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朋友们,构思了一段时间,现在开始更新。对桥局大作《官路风流》,我和大家的感情一样,首先是喜欢,喜欢桥局的文笔,喜欢书中的人物,喜欢故事的曲折,更从中得到了启迪。小说断更以后,无数观众为之惋惜的同时,心系后续故事发展、人物命运结局,更有许多高人大家,忍不住设想故事走向。在这种情况下,天狼先生续了接近200章,把侯卫东到茂云后的情况做了交代。再次断更以后,本人大胆写了几章,没想到竟然得到了大家的认可,总算是鼓捣了100多章,实在是勉为其难。

让侯卫东从茂云走出来,这是大势所趋,也是众猴迷的期盼。有的朋友讲,侯卫东上位省委秘书长,过于突然。的确,如果按常理,应该是先空出岗位,若干人竞争,最后侯卫东脱颖而出。但是这种写法,落俗套不说,一开始就知道侯卫东肯定胜出,这就没有意思了。况且,这个竞争的过程复杂、残酷、漫长,单写这部分,不是10章、20章能交待清楚的,关键是,这个过程交待的过于详细,势必影响以后的情节。高潮需要有,可是高潮不能过早来临。把这部分铺垫过于详细,以后不知道如何写了。还有朋友说,与郑少良的斗争没有展开。其实,不是没有展开,是侯卫东还不具备和省委副书记较量的资本,随着侯卫东翅膀渐硬,我想,冲突必将逐渐展开,甚至会惊心动魄。还有不少朋友说,写书难,续写更难。我再加上一句,按两个人的思路续写,难上加难。由于这部书太受关注,许多朋友都是读了几遍十几遍,对很小的细节都清清楚楚,给续写带来了很大困难。有时候,刚刚写了一点苗头,读者立即会设想出十几个发展的可能,试想,完全脱离这些可能、情节又能合情合理让大家接受,实在太困难。所以,从侯卫东上位省委秘书长开始,我的思路会有所调整,特别是随着情节展开和新人物出现,难免和以往有所冲突,希望朋友们理解。[]

【引子】

人情似纸张张薄,世事如棋局局新。

这是明代万历年间,民年著作《增广贤文》里面的一句话。这本被后人作为儿童启蒙读物的杂篇,不仅让无数孩子受到了启迪,它讲述的道理,用到人世和官场,同样放之四海而皆准。

世间一切如棋局,上局结束,无论输赢,翻开一局,总是新的。

侯卫东的官场生涯何尝不是一盘棋,虽然变幻莫测,毕竟开了新局。

只是,官场棋局和赛事棋局有所不同。赛事棋局中,一盘决胜负也好,三局两胜、五局三胜也罢,所有参赛者既是棋子,又是下棋者,只要不违背共同的游戏规则,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决定棋子走向,无论结果如何,都会心甘情愿地接受。

而官场这盘棋中,尽管大部分人也是棋子,但是,真正在下棋、有资格动子的,只有上层为数很少的几个人,而游戏规则,永远是可以修改,甚至是临时确定,结果自然也只能符合下棋者的意愿。

不过,官场棋局却有着巨大的魔力,它的玄妙在于,棋子和下棋者的身份是相对的。今天你是棋子,明天可能就是下棋者;今天我是下棋者,而明天说不定就成了棋子。

更大的玄妙还在于,官场棋局的棋盘大小,和职务高低成正比。对于乡镇来说,干部们是棋子,党委书记和镇长是下棋者。以此类推,从县到市,再到省,棋盘越来越大,棋子越来越多,下棋者也相应增多。

拿岭西省来说,棋子何止几百上千万,下棋者不外乎三五个人,朱建国是一个,乔志民是一个,郑少良也是一个,甚至陈曙光也勉强算一个。

棋盘大了,自然而然就会分阵营。

早期的侯卫东很渴望进入某个阵营。一心冲着赵永胜使劲,不小心却进了秦飞跃的阵营;稍微在粟明俊那里稳了稳,靠着李晶和张木山敲边鼓,一头又扎进了祝焱的阵营。

到了沙州以后,随着职务的升高和阅历的增加,侯卫东逐渐意识到,不能永远生存在别人的阵营里,可是,他还不具备摆脱的能力,只能继续下去,直到通过祝焱、黄子堤等,进入周昌全的阵营,进而渗透到省委书记蒙豪放的阵营。

终于,自己成了市委书记以后,虽然仍是一枚棋子,却也可以适当做做下棋者,布置一下子力,随之而来的,也有了自己可以掌控的阵营。

如今,面对岭西这个大大的棋盘,虽然仍是棋子,从侯卫东的内心,很想不再把自己划到哪个阵营,不把自己固定成某个人的棋子,这是他追求的理想状态。

作为秘书长,他不能过于旗帜鲜明,更多的时候是要去协调,去和稀泥,要在岭西这盘大棋上,不失时机地平衡利弊。

有时候,人必须具备几付面孔,这是为了工作,而不仅仅是为了心灵。

侯卫东,这位先后给县委书记、市委书记当过秘书的上青林驻村干部,历经14年,从官场序列最末端的副科级,一直到正厅级,现在又成了省委书记的秘书,只是这个秘书多了一个字,官场称之为“秘书长”。

我国有1700多个县(市)区,给县委书记当过秘书,称不上什么特别的经历;又给市委书记做过秘书,这就比较少了;再给省委书记做秘书长,这就少之又少,甚至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世事如棋局局新,这个世界一切皆有可能,尤其是发生在被郭兰称之为官场“怪胎”的侯卫东身上,也算不上什么奇闻怪事。

一个上青林走出来的驻村干部,居然先后给县委、市委、省委三级主要领导做过秘书,放眼岭西,舍侯卫东其谁?

【正文】

2007年底,岭西省委办公大楼。

一大早,省委秘书长侯卫东来到办公室,静候省委书记朱建国的到来。

按照工作日程,明天将要召开全省各届人士新年茶话会,之后,将迎来充满期待的2008年。

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前,侯卫东眼前还不时浮现两个月前的那一幕。当朱建国、陈曙光先后发了话以后,他一直认为那是两位领导开玩笑。

尽管,他自己也是17大代表,也需要到北京开会,但是职务的变动,确确实实,来得太突然了。

这也就意味着,他不仅要以一名代表的身份参加会议,还要同时行使省委秘书长的职责。对于他本人而言,一天之内就要完成从市委书记到省委秘书长角色的转变。

作为体制中人,作为一名已经担任厅级干部三年的市委书记,侯卫东也无数次想到能够再进一步,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一步居然以这样的方式实现,既不是换届选举,也没有经过考察程序,包括他本人事先都没有任何消息,在女儿身患重病的同时,自己一步踏进了省委大楼,成为了这里的一员。

是轮回?是劫数?还是其它

还记得10月13日谈话以后,侯卫东回到茂云简单准备后,没有与全省其他代表见面,便陪同朱建国提前进了北京,直到第二天,才趁着朱建国参加主席团会的间隙,迅速去了医院看望女儿。

望着平时活泼可爱的女儿一夜之间突然变得面色苍白,侯卫东心如刀割。

母亲刘光芬早已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打击而病倒,只有老父亲侯永贵和妻子张小佳还强忍悲痛,坚守在病房。

尽管当时还没有确认,但是凭借大夫多年的经验和初步的检验结果,女儿患白血病的概率在80%以上,这也意味着,一朵盛开的鲜花随时有可能枯萎,一个灿烂的小精灵随时有可能倒下。

在大夫的精心照料下,女儿慧慧暂时脱离了危险,可是侯卫东知道,这个病根治相当复杂和麻烦。

牵挂着女儿的同时,侯卫东仔细地回味着两个月以来的一幕又一幕。

时光又回到2007年10月13日,省委书记办公室。

陈曙光宣布了任命以后,朱建国恢复了省委书记的神态,道:“卫东,事情紧急,我只给你说一句,老郑身体抗不住住院了,恐怕几个月不能上班,省委经过紧急研究,也尊重老郑的推荐,决定由你来顶上秘书长,详细的情况以后我慢慢给你说,你准备一下,随我先走一天。”

此时的侯卫东,知道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迅速从惊愕中恢复过来,道:“我服从组织决定。朱书记,什么时候动身?”

“明天上午走,具体事宜你和周林接接头。另外,省委也研究了,茂云的工作先由朱小勇顶上,会议结束后回来再说。时间紧张,一会儿就由陈部长和你一起,给茂云的同志交待一下吧。”

与周林接了头,商议了一应的事项,侯卫东第一个给杨柳打了电话。

“杨柳,我的工作有变动,任省委秘书长。”

杨柳惊讶地叫出声来。侯卫东接着道:“通知各常委,副市级以上干部,市直各部门一把手,一个半小时后召开全市领导干部大会。”

从踏上回茂云的那一刻起,一路之上,侯卫东的手机拼命地响个不停。

省委常委中,祝焱,济道林先后打来电话表示祝贺,各地市人员中,洪昂、赵东、粟明俊也分别打了招呼,连老领导周昌全居然也得知了消息,电话里问个不停。接近茂云时,手机一块电池已经没电。刚换好,市长朱小勇的电话打了进来,语气中透着压抑不住的喜悦。

“侯书记,刚才陈部长打了电话,祝贺啊。”

侯卫东很清楚,陈曙光不仅通报了自己的职务变动,更重要的,是通知朱小勇暂时主持茂云工作,这才是最让他兴奋的消息。

当然,暂时主持和正式主持有很大区别,前者是权宜之计,后者接近代理书记的味道,尽管如此,省委不排斥自己,这是显而易见了,有这一点,对于他朱小勇来说,也许就足够了。

“朱市长,事发突然,我也是刚刚接到通知,这会儿我和陈部长正在回去的路上,直接到会场见吧。”

茂云市的这次领导干部会议,大概是历史上最奇特的一次会议。

会前,包括众常委在内,你问我我问你,几乎没有人知道会议的内容是什么,而会议仅仅持续了半个小时的时间。

省委组织部长陈曙光郑重宣布了省委的决定,侯卫东和朱小勇简短地表了态,除了三位领导发言时的阵阵掌声外,剩下的就是与会人员吃惊的表情和每个人肚子里千奇百怪的猜疑和念头了。

没有想到的是,朱小勇的表态,反倒显示出了与以往不同的镇定,条理清楚,头头是道,欢送的味道十足。

“同志们,侯书记在茂云工作期间,团结带领一班人艰苦创业,方方面面发生了巨大变化,这是茂云全体党员干部和400万人民的福气,从感情上讲,眼下各项任务繁重,我们舍不得侯书记走,但是组织决定我们必须不折不扣地坚决执行。”

“这里,我代表茂云一班人表个态,坚决执行好侯书记制定的一系列正确的决策部署,坚决落实好侯书记关于几项重大工作的指示要求,坚决完成好市委市政府年初制定的各项目标任务,绝不辜负省委对茂云的期望,绝不辜负全市人民的重托!”

三个坚决、两个绝不,意味着朱小勇接到陈曙光电话以后,利用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扎扎实实做了功课。

尽管事情紧急,中午,朱小勇还是坚持在市委小招,为侯卫东举行了简单而隆重的欢送仪式,在陈曙光的发动下,一众常委轮番轰炸,侯卫东喝了个八九成,朱小勇则大醉。

当天晚上,侯卫东推掉了无数个邀请,简单收拾了行装,在楚飞的陪同下回到了岭西。

分手之时,他对一脸惶恐不安的秘书道:“小楚,现在省委这边还没接上,你先在茂云待几天,北京回来之后,听我电话吧。”

侯卫东和张小佳急着去北京看女儿,楚飞是知道的。可是转眼的功夫,北京倒是没去,老板却神奇般永远离开了茂云。作为秘书,心情的复杂,怕是任何人也体会不到的。

自己才是一名任职不长的正科级干部,没有了大树的庇护,在茂云这个复杂的地方,就如茫茫大海中的一叶小舟,实在是不知道该向何处去。

闻听侯卫东此言,楚飞如释重负。

在北京参会期间,侯卫东极尽所能,除了履行一名代表的职责,还每天服务好朱建国的一切,总算是没出什么纰漏。只是会议期间,忙里偷闲,找了两个晚上的时间,陪了陪女儿。

帮朱建国整理会议材料的过程中,宁玥的名字不停地在相关材料上出现。作为中织部副部长,她是会议组织组的副组长,重点负责选举工作。侯卫东几次想打个电话,或者到她的房间里去坐坐,终究没有成行。直到会议结束前的头一天晚上,他才终于抽个机会,和宁玥简单通了电话。

由于明天即将大会选举,今天一直到明天选举结束前,将是宁玥最忙碌的一段时间,她只是在电话里简短地道:“卫东,情况我已经知道了,祝贺啊。这样,明天选举结束后,如果晚上有时间,见个面吧,我让瑞青和你保持联系。”

按照议程,会议选举结束后,各省代表团主要领导要聚餐并接受新一届领导集体的接见,侯卫东原意是借这个机会,去看望一下老领导周昌全,便道:“好的,宁部长,一切看你的时间。”

第二天晚餐以前,侯卫东给朱建国打了招呼,又叮嘱了周林几句,便直接去了四合院。

陪老领导周昌全简单吃了晚饭,接近7点,铁瑞青终于打来电话:“侯秘书长,宁部长这边活动已经结束,你在哪里?”

多少年以来,这是张口必称“侯老师”的铁瑞青,第一次正式称呼侯卫东的职务,尽管不太习惯,但是侯卫东意识到,宁玥一定就在旁边,便也很官方地道:“铁秘书,我在四合院自己的家里,原计划去看望一下周省长,你请示一下宁部长,我去哪里,一切按宁部长意见办。”

果然,电话并没有挂,不到一分钟,铁瑞青的声音传了过来:“侯秘书长,宁部长马上也过来,请您稍等,地方她知道。”

给周昌全作了通报,又恳求老领导对慧慧的事情保密,侯卫东还是来到胡同口等候。

过了大约20分钟,一辆黑色小车稳稳地驶了过来,车门打开,只见铁瑞青俏丽的身影利索地下了车,迅速打开车后门,一个比铁瑞青个子略高的中年女子下了车,正是宁玥。

来到小院,周昌全也已经出了屋门,在院内等候,与以往不同的是,手里已经多了一根精致的拐杖。

宁玥快步走过去,连忙搀住周昌全,笑盈盈地道:“老爷子,您这是干什么,我们都是你的晚辈,这段时间,一直忙着筹备这个会,按理我早该来看您老了。”

周昌全拉着宁玥的手,笑道:“玥玥丫头,我现在是闲夫俗子,你忙大事,能来我就很高兴啦。”

进了屋,周昌全问道:“这是你的秘书?好一个清秀的姑娘。”

铁瑞青抿着嘴,将手中的大包小包小心地放好,侯卫东正要介绍,宁玥道:“老爷子,您猜猜,她是谁?”

周昌全仔细打量了打量铁瑞青,点点头,又摇摇头,道:“玥玥这是要考验老夫了,恕我眼拙,确实认不出,不过,你既然让我猜,估计她不是你在北京选的,难道是岭西人?”

宁玥一拍手,道:“老爷子,您老好眼力。这丫头不仅是岭西人,还是沙州益杨上青林人。”

在侯卫东的陪同下,周昌全曾经数次去过上青林,不禁大感兴趣,道:“哦?上青林居然有如此人才,我以为出了个侯卫东,上青林五百年的灵气都用光了呢。”

侯卫东脸色一红,宁玥则差点笑出声来,铁瑞青站起来道:“周省长,按理我要叫您周爷爷才对,我父亲是上青林小学的校长,叫铁柄生,不知您有没有印象。”

“铁柄生?”周昌全竭力回忆这个似曾相识的名字,一时想不起来,不过看到这个小姑娘极懂礼貌,很是喜欢。

侯卫东道:“周省长,铁校长您可能记不起来,但是,过去几年您喝的上青林明前新茶,可都是出自铁校长的亲手炒制,这一年多,上青林才建了茶厂。”

周昌全双手轻轻一拍,道:“我想起来了,每年你给我茶叶时,都会念叨这个名字,怪不得如今的茶叶不如前几年的灵香呢。”

众人都笑了起来。

宁玥介绍了铁瑞青来京的经过,包括侯卫东曾经给铁瑞青当过英语老师的经历,最后说道:“这一点真要感谢卫东,小铁来了以后,我很满意,小姑娘既聪明伶俐,又周到细致,还没有一般干部的婆婆妈妈,现在真离不开她呢。”

铁瑞青赶紧道:“部长过奖了,我也是适应了好长时间,就这,还出了几个小差错。”

宁玥仿佛又展现出当年省会书记的强势,道:“出点差错没关系,只要出发点没问题就行,我就是用不惯那些跟屁虫和小拎包,还一肚子小心思。”她用手一指侯卫东,又道:“就你这位侯老师,都市委书记了,还不照样出错?出了错还不照样当省委秘书长?”

话题扯到自己身上,侯卫东知道接下来就要围着他的职务变动议论了。

果然,周昌全问道:“卫东,到底怎么回事?我只了解了大概,老郑身体如何?”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共 6 条评论

  1. 嘿嘿说道:

    常务副市李云是个干将
    朱小勇按理应当重用
    但乙烯事故李云顶撞了朱小勇
    按朱小勇性格将来可定会算后账
    林渡在危机关头挺身而出替朱小勇挡灾
    在茂云日子会好过些
    杨柳、老谷、楚修宏、老景、晏春平、李世秋、韩明等应该低调行事了
    至于楚飞倒不必担心
    肯定会跟着小侯去省委安排在重要部门

  2. 独孤求玩说道:

    天狼更新的200章,连名字人物都乱套,狗屁不通让给读者看了很不舒服,狗尾续貂的嫌疑,后来果然有所改观,原来是楼主所写,笔墨文风像极小乔老树,很是喜欢。

  3. 匿名说道:

    郭兰父母双亡,候卫东女儿得病,真是上天对这对狗男女的惩罚,报应啊,

  4. 匿名说道:

    郭兰父母双亡,候卫东女儿得病,这是上天对这对狗男女的惩罚,报应啊

  5. 匿名说道:

    侯卫东真是无耻

  6. 匿名说道:

    煞笔

  7. 匿名说道:

    同意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