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194章 能上能下谈何容易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短信果然是石小磊来的,大意是汇报岭西党代表返回时的迎接安排等等。

按照惯例,参加如此重要的会议,代表出发之前和归来,当地党委政府都要举行简短的仪式欢送和迎接,而活动的组织,一般由党委办牵头,会同政府办共同组织。

由于侯卫东初任秘书长,朱建国也考虑到了这一层,临来北京以前,专程交待此事由常务副省长潘辰栋和党委这边在家的常委、政法委书记济道林负责,省委办公厅和政府办公厅具体操办。

石小磊原来是省政府的纪检组长,年龄不大,任副厅时间倒不短,后来改任了政府办公厅副主任。正当没有人再关注他时,这家伙却很少见地担任了省委副秘书长、省委办公厅主任,让不少人大跌眼镜。

对于省委秘书长来说,办公厅主任是最主要的助手,最可靠的嫡系。偏偏这石小磊,从侯卫东在党校和他认识的第一天开始,两人就是竞争对手。

当年,省政府空缺了一个副秘书长,几个人都有意,而最强的两个竞争者就是侯卫东和石小磊。当时,侯卫东是沙州副市长,石小磊是省政府办公厅纪检组长、副厅级。由于周昌全的发话,石小磊很快败下阵来,由此却对侯卫东有了看法。

哪里想到,真应了山不转水转这句话,石小磊使出浑身解数,刚刚从政府办公厅杀出一条血路,正在对未来充满憧憬时,一夜之间,侯卫东又突然成了省委秘书长,尽管还不是省委常委,这也足够让石小磊深受打击了。

“不是冤家不聚头”,这是石小磊那几天满肚子最想说的话。

好在石小磊还有些水平,尽管事先朱建国有了交待,暂时不让侯卫东插手办公厅的事,他却在北京会议期间,连续给侯卫东打了几次电话,汇报迎接代表团归来的相关事宜,搞得侯卫东也没办法。

第二天,代表团回到岭西时,已经是傍晚,就在深秋微冷的站台,照例受到了隆重的欢迎,常务副省长潘辰栋、政法委书记济道林主持了欢迎仪式,朱建国发表了简短而热情洋溢的讲话,欢迎仪式也就告一段落。

朱建国讲话时,石小磊悄悄走到侯卫东身旁,低声而热情地道:“侯秘书长,有机会给你做部下,很荣幸啊。”

侯卫东很客气:“石主任,你们在家辛苦。”说完,便聚精会神听朱建国讲话。

石小磊却没有停下的意思,接着道:“秘书长,你的办公室已经准备好了,明天你第一天到省委,我先安排一部车子临时接接你吧。”

侯卫东摆摆手,道:“谢谢石主任,这些事情明天上班后再说吧,我自己过去。”

石小磊还要坚持,朱建国已经结束了讲话准备向外走,侯卫东走过去,正准备开车门,朱建国却道:“你上我的车。”

在石小磊羡慕的目光中,侯卫东快步走到左侧后门,上了车,朱建国吩咐道:“先去省人民医院,看看老郑。”

侯卫东习惯性地掏出电话想给院长康有志联系,前排座位上,周林已经开始给省卫生厅长贾炎通上了电话。

侯卫东不由咧咧嘴,暗道:“当秘书习惯了,看来这秘书长和秘书,虽然只多了一个字,含义却大不相同啊。我还是习惯就事抓事,省委书记出面,自然要由主管部门一把手陪同,这一点,我还不够啊。”

来到医院,卫生厅长贾炎已经在门口等候。这一次,院长康有志只能在卫生厅一溜人群的尾巴上站着,当侯卫东和他握手,周林在一旁介绍时,康有志脸上立即泛出光彩,道:“侯秘书长,欢迎指导医院工作。”

来到病房,郑玉楼已经得知了消息,半坐在床上,细细看上去,脸色倒也不错,就连为数不多的头发也是刚刚进行了整理,张口说话,依然是浓浓的官味儿:“朱书记,没能迎接你,反倒让你来看我,玉楼担待不起啊,谢谢。”

朱建国拉着郑玉楼的手,道:“老郑,你是老伙计了,在北京开会没办法,回来了不来看你,我心里过意不去啊。”

侯卫东适时插了一句:“郑秘书长,朱书记下了车就直接过来了。”

郑玉楼看了侯卫东一眼,道:“那就更加感谢了。卫东老弟,以后可不能叫我秘书长了,你才是正主啊。”

朱建国笑道:“小侯这点掌握得不错!用古人的话说,你是三朝元老,理应受到尊重,无论什么时候,这一声秘书长都应该叫。”

众人也跟着笑。

郑玉楼的秘书小贺,这些天一直陪在病房,忙着搬椅子请朱建国、侯卫东坐下。

郑玉楼借机道:“卫东,小贺在医院多日,恐怕还要陪我几天,我老头子替他请个假啊。”

这种人情,侯卫东自然要送足,道:“秘书长说哪里话,能为你做点事,是办公厅所有人的光荣。有什么需要,请秘书长随时吩咐,我还考虑再增派个人过来呢。”

他看了一眼小贺,又道:“贺秘书不错,把秘书长照顾好,是你目前的政治任务,有事直接和我联系。”

越到高层,阴谋越少,阳谋越多。到了省级这个层面,没有哪个人会轻易把矛盾公开化,更多的,是把表面文章做足。

跟了自己多年的秘书,此时在医院作陪,这本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可是郑玉楼依然要说出来,就是让现任的秘书长表态,而侯卫东的态度,就等于省委办公厅后勤保障的基础,这就是纯正的阳谋。

作为秘书来讲,最害怕的,莫过于服务的领导突然出事。进去了,当然是最残酷的,政治生命一起完蛋;倒下了,也是秘书很头痛的事,床前床后伺候不说,至少,提拔的步伐要慢下来,这是肯定的。

有了侯卫东的表态,再加上省委书记也在场,小贺悬了多日的心终于放下了。

又坐了几分钟,郑玉楼知道,朱建国该走了。

这些年,他跟着副省长、省长、省委书记,看过数不清的病号,省委书记在病房待五分钟以上,就是天大的面子了。

郑玉楼主动说:“朱书记,我这病一时半会好不了,不能给你服务了,好在卫东年轻,有活力,我也放心了,你日理万机,不要在我这里耽误太多时间,快回去休息吧。”

侯卫东很认真地道:“秘书长,我是替您一阵,盼望您早日康复,我还是老老实实回茂云,只是我水平低能力差,就怕捅了娄子,只能多给您汇报了,别烦我啊。”

郑玉楼嘴里说着不再过问之类的客套话,眼里却泛着期待的光芒。

侯卫东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暗道:“能上不能下,这是体制内干部通病,像郑玉楼这样,不能坚持工作,能第一时间提出来不兼任秘书长,已经很难得了。不过,这段时间我还是要注意,办公厅的大事,我还是要给郑玉楼汇报,哪怕是打个电话也行。”

按照惯例,省委书记要到医院会议室坐一坐,问问病情,卫生厅长借机汇报汇报全省卫生工作,代表医院要点政策资金什么的。

刚才,卫生厅长贾炎已经给侯卫东请示过,侯卫东当时并没有表态。

此刻,他见火候已到,便道:“朱书记,到会议室坐坐吧。”

朱建国点点头,站起身来和郑玉楼道别。

来到会议室,朱建国指着贾炎道:“老贾,别汇报工作,先说说病情。”

贾炎答应着,头却扭向康有志。

从楼下到病房,除了握手时的一句话,直到现在,康有志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

侯卫东暗道:“想当初,慧慧受伤时,不是秦莉发火,为了一间病房,康有志还犹豫不决,现如今,居然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棋子与下棋,对上与对下,能上不能下,官场中谁不是如此啊。”

康有志却很享受这发言的机会,开始说起来:“朱书记,侯秘书长,现在我给各位领导汇报一下郑秘书长的情况,请批评指正。”

听到康有志最后一句话,侯卫东差点笑出来,暗道:“真他妈的扯淡,汇报病情也要指正,指正个鸟!康有志当了几年院长,也开始官僚了。”

这其实是侯卫东心态发生了变化。现在他是省委秘书长,天天跟着省委书记,抛开现在不说,他从县委书记开始,就接触省级领导,到了市里工作,接触的就更多了,早年那个见了县长马有财心里怦怦跳的驻村干部,早就一去不复返了。

其实,对于这些医院院长来说,尤其是省人民医院的院长,平时见的领导应该算是不少的,但是,给省委书记汇报,却是为数极少极少。

康有志显然经过了一定的准备,汇报起来也倒头头是道:“各位领导,郑秘书长病情其实挺严重。发病时临床表现为心梗,检查后发现,同时还有脑栓塞。”

“目前,治疗也分了两个部分,一是安放了四个支架缓解心脏,二是脑部溶栓。现在看,两项措施都比较有效,这也是秘书长精神状态不错的原因。但是”

康有志有意停了一下,贾炎问道:“但是什么?”

康有志故作沉痛,道:“但是,脑栓塞已经引起了侧偏瘫,即使治疗跟上,病情基本恢复,郑秘书长一定时期内很可能站不起来。”

朱建国问道:“一定时期是多长时间?”

贾炎虽不是专业医生出身,毕竟担任卫生厅长多年,对此也不是一窍不通,便回答道:“朱书记,这个不好说,但是,最乐观的情况,也要半年,完全恢复的很少,能够坐轮椅的就算理想了,终生卧床的病号也不少。”

朱建国“哦”了一声,又反复交代,不外乎调集专家、全力治疗、不计代价、注意保密等等,便离开了医院。

将朱建国送到家,进门前,朱建国突然问道:“卫东,抓紧把家搬回来吧,先临时安置一下,很快要建房了,到时候一并解决。”

侯卫东如实答道:“朱书记,我在茂云本来就是用的市委周转房,搬家很简单,另外,我在岭西有房子。”

这是侯卫东一贯的优点,给祝焱当秘书时,他没有隐瞒上青林的石场;给周昌全当秘书时,正是他坦坦荡荡,周昌全才敢住了一套四合院。现在做了省委秘书长,除了自己感情方面的事,他更是没想有任何隐瞒。

朱建国对这些事情根本不过问,只是说了一句“那就好”,便准备进屋。刚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来,挺认真地说了一句侯卫东没有想到的话:“你刚来,人还不熟,把原来的秘书带过来吧。”

“好的,谢谢朱书记。”

本来秘书的问题,侯卫东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再说,朱建国一句话,楚飞的事情便迎刃而解。

送下朱建国,车里只剩下侯卫东和周林。

自从得知比自己还小4岁的侯卫东担任省委秘书长,周林的感觉就怪怪的。他想过多次,这绝不是因为年龄。

侯卫东在茂云做市长也好,市委书记也好,他那是还是一名处级干部,对侯卫东却很接受,甚至有些崇拜。

或者是因为侯卫东还不是省委常委,从心里还没有对他产生足够的敬畏和尊重?周林感觉也不是,难道就是因为这个人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吗?

作为省委书记秘书,理应是最靠近省委书记的人,这一点,周林还是很自信。尽管一直以来,中间隔着秘书长郑玉楼,并不丝毫影响他和朱建国的关系,他和郑玉楼之间,既是领导和下属的关系,又多少有些像长辈和晚辈,挺融洽。

可是侯卫东的到来,却让周林怎么也适应不过来。

刚才在朱建国门口,二人的对话让周林猛然清醒过来,两个字瞬间充满了他的全身——争宠。

没错,一切的不自在、不适应,归根到底,都是自己在不由自主地在捍卫省委书记的恩宠,仿佛侯卫东就像皇帝刚刚宠幸过的妃子,正在一点一滴蚕食本应属于他一个人的风情。

可是,毕竟侯卫东现在是省委秘书长,如果省委书记的秘书和秘书长不贴心,到头来,吃亏的恐怕只有自己。

按理说,今天晚上,此时,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自己应该主动发出邀请,和侯卫东聚一聚,汇报一下省委办公厅的情况,争宠的念头却始终让他犹豫不决。

其实,从陪同朱建国进京到现在,侯卫东早就察觉到了周林的变化。

以他这些年的历练,一眼就看透了周林的内心。他坐在车里也有同样的想法,只是看着一言不发的周林,便淡淡地给司机说了回家的地址,之后靠在后座上假装休息。

眼看就要到家,周林终于做出了决定。

“秘书长,您方便吗?我想请您坐一会。”

周林张了口,这个面子就不能不给。

“哦?好吧,那就到沙州印象餐馆。”

周林愣了一下。他常年跟随朱建国,接待应酬都是在大酒店,加上他不是岭西人,对这些特色餐饮并不熟悉,正要开口询问,司机老刘却敏捷地拐了弯,直奔沙州印象而去。

侯卫东也有些吃惊。他已经大体了解,朱建国素来不太喜欢在小餐馆吃饭,几次过生日,都是安排在静园,而静园的饭菜口味明显偏淡,那么司机老刘为什么对沙州印象熟悉呢?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