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198章 第一次参加省委常委会(三)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潘辰栋来岭西以前就是常委,过来任了常务副省长,自然排在四把手位置。

紧随其后的,原本是秘书长郑玉楼,其后分别是祝焱、万峰、古中州三位任过地市书记的常委,再后面是由副省长转任常委的陈曙光、李玲,最后是新任常委刘兵、济道林以及省军区政委老胡。

潘辰栋在省政府的分工很重。

作为常务副省长,他既要负责省政府日常工作,还要协助省长负责财税、审计、人事、外事等工作,同时独立分管省政府办公厅,监察厅、财政厅、国土资源厅、人事厅、劳动和社会保障厅等20多个单位,除此之外,联系省人大、省政协以及省国税局等一批协管单位的任务也在他头上。

省长乔志民是中纪委出身,协调关系、握权弄术绝对是高手。以他的层面,胜任省委副书记绰绰有余,但是省长的岗位对他是个巨大的挑战,毕竟,他没有从事过经济工作。可是,要想雄霸一方,省长是个很难绕过去的坎。

以乔志民在京的人脉,如果他努力,完全可以在省长任上做出一番业绩,不说别的,单就协调项目方面的优势,岭西无人出其左右。

偏偏在这一点上,乔志民没有看透。

他采取的策略,首先是与朱建国尽量保持一致,这是值得肯定的一面;但是长期在党委口工作养成的习惯,强烈的一把手意识,在省政府又发挥的淋漓尽致。

几个副省长偶尔悄悄议论,咱这省长能力素质不差,就是喜欢当甩手掌柜。除了动干部、用大钱,其它事情给他汇报,他很少会听上半个小时,有时候就直接批给副省长们,过后连问也不问。

他人本来就高高瘦瘦,白白净净,眼镜一戴,很容易让人认为是个专家型省长,可是接触了才发现,完全不是这样。

乔志民不苟言笑是出了名的,不是开大会发言,平时说话少也是出了名的。他最多的口头语就是“嗯,哦,知道了,就这样,你找某省长”之类,极少和谁探讨什么,争执什么,你永远也不会从他那里直接听到明确意见,点点头、签个字,就是很难得了。

高深莫测是高级干部常有的表现,只不过,有的干部是刻意模仿,有的是后天逐渐养成,而乔志民的高深莫测,是与生俱来、印在骨子里。

前段国外招商引资以后,项目统筹、安排考察、汇总分析等一应事务,乔志民自然一把交给了潘辰栋。

潘辰栋年龄不小,在甘宁省很早就是副省长,后来进了常委。这次换届,根本没把常务副省长看在眼里,一意竞争省委副书记。没想到,竹篮打水一场空,副书记和常务都泡了汤,最后交流到条件略好的岭西任了常务。

潘辰栋的特点,和原来岭西市委书记熊大伟很有些类似,做事大刀阔斧,认准的事一抓到底,非要抓出成效,创出一流;但是不认可的工作,尤其是他认为形式主义的东西,却久拖不办,而且天不怕地不怕。

这个作风,很得当时的甘宁省长赏识,却几次让省委书记下不来台,这也是上边为了平衡,不让他出任省委副书记的主要原因。

到岭西工作以前,他的一位老领导,专门就这个问题和他谈了话,可是已经官至省委常委,脾气做派哪里可能说改就改。

这次省委提高赛事筹备规格,潘辰栋一开始就不以为然,省长乔志民把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重任几乎都给了他,再加上近期必须要抓紧确定落地的几个大项目,他的心思根本没在这赛事筹备上。

好在听完名单,没有自己的任务,他心里松了不少,但是常务副省长的职责使他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省里这么搞,岭西市也要效仿,搞不好财政又要拿出一块。”他整天面对各个口申请经费,遇到大动作首先想到投入,思维已经快形成了定式。

但是,现在轮到他发表意见,又不能不说,便随口道:“一项赛事,不至于这么兴师动众吧?不过我同意省委的决定,只是财政投入不要太多才好。”

朱建国的脸色一沉,没有说什么,目光继续向下转。由于郑玉楼缺席,接下来发言的,应该是省委常委、岭西市委书记祝焱。

祝焱的思维与潘辰栋大有不同。

从几天前拿到常委会议题,因为第二项涉及到岭西市,他抽时间问了问副书记丁原,丁原哪里能说得上来,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具体组织工作由副市长顾志超负责,连忙把顾志超叫过来问了问。

顾志超虽然是党外副市长,毕竟也是正厅级,虽然能说出个大概,细节也不清楚。

丁原是老组织,又在省委组织部多年,还给祝焱当了几年副手,深知祝焱的脾气,他不发问则已,一旦过问某项工作,则说明这项工作在他心里排上了日程,任何的马虎,都会引来祝焱的不满,尽管他当时表面上不会有什么表示,但是不点头就表示他已经非常不满意了。

连夜组织体育局长齐大海以及下边的一帮人开会,丁原终于才把筹备情况搞了个大概,整理了一份材料,第二天报给了祝焱。

祝焱翻了翻,眉头却越来越紧,最后只是嗯了一声,丁原当时头就大了。

今天参加常委会期间,祝焱一直在思考这件事,听到朱建国和乔志民的安排,暗道:“幸亏事先做了点功课,不然今天常委会上,可能最难堪的就是自己了。”

他从基层一步步上来,先后担任过县和市的主要领导,深知这种一把手工程的厉害,尽管他也不知道事情的原因,可是单看朱建国凝重的脸色,听听乔志民难得一见的一长串话,就足够了,更何况这项工作不涉及其他地市,作为岭西市的一把手,如果此时仍然意识不到严重性,那他这几十年的打拼就算白干了。

想到这里,祝焱稳稳地道:“朱书记,乔省长,我完全拥护省委决定。目前,赛事的场馆建设多数接近尾声,组织工作正在紧张地进行。由于岭西体育局力量较弱,市委已经初步决定,一是加快场馆建设,确保按期完成;二是尽快发出通知,号召全市人民共同参与,举全市之力,一定举办一届高水平的赛事,不辜负国家体育总局和省委的期望。”

乔志民一反主动表态的习惯,问道:“老祝,现在还有什么困难?”

祝焱回答很老到:“乔省长,目前大的困难没有,这次会议之后,我们会第一时间专题研究,届时有什么情况和困难,市里会专题给省里汇报。”

乔志民满意地点点头。

接下来发言的省委常委、宣传部长万峰,发言内容信息量不小。

“我同意省委意见。赛事组织工作,应该说一直都在进行,也取得比较大的进展。”

他是以前代表省委的牵头领导,现在组织工作突然升格,他这个领导小组组长也降成了一名成员,尽管现在组长是省委书记,省长也才是副组长,他心里仍旧有些不舒服。

有如此心态,即便会前给朱建国的汇报并不是很满意,发言中,万峰首先表明自己前期做了大量工作,也就不难理解了。

见朱建国和乔志民没有任何表示,万峰继续说道:“赛事有20个大项200多个小项,赛程安排错综复杂,组织工作千头万绪,难度很大。半年多来,省市投入了大量精力,特别是岭西市体育局,基本上全员参与,很不容易。现在好了,有省委的高度重视,我相信,筹备工作一定会加速推进,赛事一定会圆满成功!”

万峰不愧为市委书记出身,现任的宣传部长,口才一流,思路清晰,既突出了前期的工作,又强调了筹备的难度,似乎在组织工作上已经尽了力。

听了万峰有些偏长的自我表白,侯卫东不经意地抬头看了看,朱建国、乔志民以及常委们多数面无表情,很不以为然。

会前朱建国找万峰听汇报,侯卫东是亲历者,从当时的情况看,朱建国对汇报并不满意,按说万峰也应该意识到这一点,那么刚才这一痛表白,就多少有些过分的意味了。

省委常委、沙州市委书记古中州在这件事情上比较超脱,前期他没有参与,现在事情也牵涉不到沙州,自然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

其实,古中州这段时间考虑更多的还是尾矿项目。上次考察结束以后,省里就没了动静,确切地说,是朱建国没了动静。他曾经几次询问省长乔志民,乔志民的回答都是惜字如金,最多就是“再等等”。倒是偶尔碰到副书记郑少良,说到尾矿项目时,总是笑咪咪地说沙州现在是一枝独放。

本来,这个项目还有茂云竞争,作为最有力的对手,他对侯卫东很有些忌惮。可是一夜之间,这家伙离开了茂云,虽然朱小勇也不是省油的灯,但是毕竟现在茂云班子不健全,那么,这个竞争对手,实际上已经名存实亡了。

当然,他最大的心病还是迟迟不能回到省里。本来他就是省里下去的干部,老婆孩子一大家都在岭西,天天吵着要他回来。他和万峰前后脚进常委,而万峰已经干了一两年省委宣传部长,而他依然还守着沙州。

这个问题他和原来的钱国亮书记交谈过,也和现在的朱建国提出过。以前,钱国亮的理由是,中央要求经济发达地区书记挂常委,他走了,新任书记如果不挂常委,中央不同意。

总算在沙州兢兢业业地干了几年,现在再想回来时,朱建国给出的理由,则是没有合适的位置,希望他在沙州再顶一下,特别是把近期几个大项目落实了以后再说。

郑玉楼身体出问题时,本来他曾经动了担任秘书长的念头,也做过工作,朱建国没有点头。

这件事就一直拖了下来。

当然,市委书记要比省委宣传部长实惠的多,可是毕竟地位不一样,受尊重的程度也不一样。迟迟到不了省里来,老婆家人怨声载道,还有赵东盼星星盼月亮般的等待接班,都让古中州把这次尾矿项目看得极重。

不过现在,古中州已经轻松了许多,似乎项目已经稳操胜券,回岭西十拿九稳。

接下来,陈曙光、刘兵、济道林等几位常委的发言,就是波澜不惊了。这项工作和他们的分工没有直接关系,举手赞成,就是最明智的选择了。

等常委们发言完毕,按常规是朱建国总结,做决定,可是朱建国却看了侯卫东一眼,道:“侯卫东,下一步你要具体负责协调联络工作,你也谈谈看法。”

今天是省委常委会,侯卫东早就打定主意,无论什么情况,绝不插话发言,可是省委书记直接点名,他就不能保持沉默了。

其实,会议开始以后,包括前面各常委发言期间,侯卫东一直在思考:“这是就任省委秘书长以后,自己参与的第一项实实在在的工作,按照祝焱刚才的表态,也没有什么毛病,可是总体思路仍然和过去大同小异,如何才能真正有所突破呢?”

如此短的时间,侯卫东一时行不成更好的想法,便中规中矩地道:“朱书记,乔省长,各位领导,我刚来省委,还有很多情况不熟悉,省委让我负责协调联络工作,我一定在省委领导下,紧紧依靠岭西市委,尽最大努力做好赛事组织。”

这些话里虽然仍有一些侯氏风格,毕竟棱角圆润了许多。

朱建国点了点头,连祝焱都插了一句:“有秘书长亲自协调,我们岭西再做不好组织工作,别说给省委交待,就是给岭西市委,也无法原谅自己。”

在座众人都清楚祝焱和侯卫东的渊源,在佩服朱建国用人水平的同时,对祝、侯二人接下来的配合,是顺风顺水还是火花四溅,都充满了期待。

政法委书记济道林笑着道:“本来有朱书记把关,已经就万无一失了,现在,又有卫东秘书长靠上,恐怕要在全国创一流了。”

济道林本来就是沙州学院的领导,侯卫东还在给祝焱做秘书时,他就到沙州做了纪委书记,后来侯卫东做了周昌全的秘书,两人一起共事了几年,自然都是周昌全的嫡系。这次侯卫东上位秘书长,他是既高兴又感慨,话里话外充满了老师对优秀学生的欣赏。

三个人一口一个省委、岭西市委、秘书长,一旁的省委副书记郑少良心里很不是滋味,暗暗咬牙道:“我是省委副书记,又是常务副组长,你侯卫东才是个不是常委的秘书长,现在就不把我放在眼里,到时候有你好看,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等着瞧!”

这次常委会由于不涉及干部,程序便不是十分严格,济道林的话更是引来个别常委会意的笑声。

主持会议的乔志民正要宣布请朱建国最后讲话,纪委书记刘兵却咳了一声,显然有话要说。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