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199章 新闻报道太讲究规则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只见刘兵习惯性地摸了一把头顶,面无表情地道:“同志们,这项赛事各级重视,投资巨大,影响深远,廉洁自律很重要。纪委将认真做好同步监督工作,同时,也提醒赛事筹备部门,一定要严格遵守廉政纪律,一旦出现问题,纪委将严肃处理。”

刘兵刚才已经发了言,可是刚才的发言中,他只字未提廉政问题,却在最后气氛热烈的时候,跳出来泼了一份冷水,尽管大煞风景,却也不能说有什么错误。

不仅如此,在接下来朱建国的总结发言中,还必须对此加以肯定,刘兵这份拿捏的功夫,尽管有些用强,还是让侯卫东很佩服。

果不其然,朱建国总结时,首先肯定了刘兵的建议,并对此进行了更严肃的强调,然后才对今天会议情况作了总结。

“同志们,今天会议是17大以后,省委第一次常委会,会议开得很圆满。省委一致认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最重要的任务,是学习宣传和贯彻落实17大精神,并以此统领全省各项工作。”

“另外,对赛事筹备和组织工作,省委配齐了班子,加强了力量,明确了分工,为赛事举办奠定了基础。下一步,工作重心要转移到具体组织上来,省委领导,岭西市委主办,这是基本原则,但是省里相关部门要密切配合,全力支持,涉及到哪个部门,由少良同志负责打招呼,卫东同志具体落实。”

进入省委后参加的第一次常委会,就在省委书记最后一句“卫东同志具体落实”中结束了。

在茂云召开常委会,侯卫东是市委书记,会议结束,他都是第一个走出会议室,而杨柳一般跟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只要他回办公室,杨柳也会尾随而至,左请示右汇报。

现在侯卫东还不是省委常委,虽然也和其他常委同时站起来,他却很知趣地停住脚步。等常委们基本上都离开以后,这才快步向门口走去。

开会前,他是第一个到了会议室,各处检查了一遍,可是会议结束,就不能过早走出会议室了。

临出门,一个清清秀秀的女孩子,胳膊夹着一个有些偏大的笔记本,很有礼貌地打着手势,甜美地笑着道:“侯秘书长,您请。”

侯卫东一愣,道:“你是?”

女孩子很得体地道:“侯秘书长,我叫杜思琦,是负责会议记录的专职常委秘书。”

侯卫东这才反应过来。他原以为打招呼的女孩子,是会议室专门的服务员。

在岭西,地市以上机关,常委们除了办公楼层要安排专人值班,另有一批服务员,专门负责领导办公室、会议室的卫生、会务等一应杂事。

不过,侯卫东很快判断出来,女孩子绝对不是服务员。因为任何一个服务员,绝不允许主动和领导打招呼,这是纪律。再者,所有服务员都是统一服装,这个女孩子两条都不占,显然是工作人员。

但是,这个清清秀秀的女孩子,看年龄不到30岁,居然是省委常委会议专职秘书,确实没有想到。

官场中,常委会议,一般有严格的记录制度,这些记录,往往要永久保存,以备有需要时查阅。但是,规格不同,记录人则有很大的变化。

县委常委会这一级,由于不设秘书长,办公室人员也很精干,一般由县委办主任直接负责记录,有时候,根据书记的要求,也会由书记秘书负责记录。到了市委这一层,由于开始增设秘书长,不少地方将市委办主任单列出来,不进常委,那么记录的任务一般就落到市委办主任身上,比县里多少规范了些。

而到了省委办公厅这一级,各项事务分工越来越细,也更加规范。在秘书处专门配备了一名常委秘书,主要任务就是收集常委会议议题,专题负责常委会的记录工作。

侯卫东和杜思琦还不认识,直观地感觉,这个女孩子打扮普通,举止得体,身材匀称,看上去很是舒服。

侯卫东有些绅士地伸出手,与女孩子握了握,说了声“是杜秘书,辛苦了”,便昂首出了常委会议室。

两天以后,岭西省委召开全省领导干部大会,学习传达北京会议精神,安排部署下步工作。这样的会议,自然是岭西的最高规格,乔志民主持,郑少良宣读传达提纲,朱建国最后作重要讲话。

晚上,朱建国没有活动,侯卫东也难得地回了青林苑,看看时间,正好是岭西新闻,便舒服地躺在沙发上,逐条审视。

作为秘书长,这也是他份内的工作之一。朱建国的新闻长短、拍摄的角度如何、上镜的效果如何,都要十分注意,一旦发现问题,就要立即和宣传部沟通。当然,牵涉到朱建国的新闻,宣传部也有专人负责把关,但是,在细节的处理上,总是赶不上省委秘书长的把握。

在这个问题上,不同的领导有不同的处理方式。有的对此不很在乎,只要新闻报了就行;但是也有为数不少的领导,对此比较关注,明明自己的长相一般,却埋怨电视台记者不会选取角度,明明自己的发型当时有些凌乱,却报怨电视台的记者没水平。

这就使得常委中的宣传部长多了一项重要的工作,对领导,特别是两个主要领导,什么姿势最上镜、什么角度最能遮挡缺陷,必须得一清二楚,并且要仔细地给电视台长交待清楚。

所以,多数电视台新闻中心的主任,每天最重要的活儿,便是审查当天的新闻报道,发现问题及时修改,播出过程中,随时关注播出情况,直到新闻播放完毕,再过个十几分钟没有电话,这才能放心地回家。

即使这样,仍然不断地有领导提意见。所以,不少新闻中心主任都戏谑:“抗了一辈子摄像机没累出毛病,却被新闻播出后的电话惊出了心脏病。”

今晚的新闻,自然是白天的会议排在头一条。看了一会儿,侯卫东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头,琢磨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没有自己的镜头。

他并没有多想,反而下意识地自嘲道:“看来我也有些官僚了,在茂云一看新闻,遍地都是自己的镜头,突然没有了,反而有些不习惯。”

可是过了一会,他却越想越不对:“今天这条新闻很长,足有五分钟以上,镜头台上台下来回摇了几遍,自己不该连一秒钟也没有啊。”

对会议的新闻报道,宣传部门有明确的规定。

一般两个主要领导和副书记是单独出镜,常委是两人一组出镜,其他省领导三人一组,参会人员则是按照座区,镜头来回扫几次,多数人会露个脸一闪而过,也有少数人,因为时间关系或者座区位置,从头至尾出现不了。

今天的会议,主席台上只有朱建国、乔志民、郑少良三人,会场第一排中间是省委常委,从第一排中间向外一直到第二排,分别坐着不是常委的省级干部以及人大、政协的领导。由于侯卫东不是常委,只能排在部门领导的第一位,而这个位置,不偏不倚,正好在第二排最边上。

他回忆了一下刚才新闻镜头的顺序,好像出完所有省领导,镜头直接从第三排开始向后走了,他嘀咕了一句:“开会时明明记者对着自己拍了半天,从播出的情况看,显然是后期编辑时去掉了,作为记者,不会随意删掉镜头,那也就意味着,是有人发了话。”

侯卫东估计得没错。

从北京回来的第一天,宣传部长万峰就专门对岭西日报、电视台、广播电台“一报两台”作了交待。

他言之凿凿:“新闻报道要严格遵守有关规定,这一点,谁也不能搞特殊化。电视、报纸两大媒体,百姓看得见、听得着,更不能给干部群众误导。”

“一报两台”的头头都是人精,这些规定从来没有明文要求,都是约定俗成的东西,万峰早不说晚不讲,这个时候专门强调,三人自然明白目标对着谁。

可是侯卫东是省委秘书长,天天站在朱建国身边,如何才能做到既不得罪顶头上司,又不太得罪无法估量未来的省委秘书长,的确是个大难题。

要知道,同样是省委秘书长,常委与否,报道的程度截然不同。如果是省委常委,见报时通常是“侯卫东同志出席会议并作重要讲话”;如果不是常委,则最多有一句“省委秘书长侯卫东陪同”。如果是普通的部门一把手,则严格禁止出现领导本人的姓名。

三人消耗了不少脑细胞,终于惴惴不安地达成了一个口头协议:凡是侯卫东陪同朱建国参加的活动,电视上可以出现无法避免的镜头,但是绝对不能出现特写镜头,解说词里不能出现省委秘书长侯卫东陪同的字样;广播和报纸的宣传,原则上不出现侯卫东的名字。

从万峰的角度上说,他这样做没有任何错误。但是,这同时也是一个可以打擦边球的规定。多数时候,省委秘书长都站在省委书记一侧或身后,怎么可能完全避免侯卫东的镜头?既然镜头避免不了,即便这省委秘书长还不是常委,就大差不差地报道一下,省里其他领导想必也不会提意见。

问题是,万峰恰恰采取了另外的处理方式,玩了一把勉强可以算作阳谋的手段。

这是一个小小的哑巴亏,吃了,你还没处可说,没茬可找。

尽管侯卫东知道自己现在的地位,也对报道自己并不在乎,可是万峰如此处心积虑的安排,这就已经超出了新闻报道规定的范畴。

仿佛又回到了被曾照强黑了一把的成津,一种被算计的苦涩不断升腾,他的牛脾气也有些上涌:“不报道我,完全可以理解,但是,至少可以安排副部长给我打个招呼吧?老子最烦在背后下黑手,更不怕这些阴暗手段。不就是因为老子不是常委吗?我就不信了,已经到了这个岗位,难道还上不了这个台阶?”

如此想着,便想到了个人的问题,明知道前段时间宁玥交待短期内解决不了,侯卫东的大脑仍然在快速翻腾,如何能尽快缩短这个周期。把自己的关系逐一梳理了一遍,能用的虽然也不少,似乎都不宜现在马上联系。

想了半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头绪,郁闷之中,顺手关了电视把音响打开,顿时,《四兄弟》的声音激昂地窜了出来,借着熟悉的音乐,他就在客厅闪转腾挪胡乱活动了一会,感觉舒服了许多,暗道:“先不管这些,毕竟接手了赛事的筹备工作,只要有事干,我就不怕,就一定能干出个样来。”

活动了一会,身上微微有些发汗,正准备洗个澡早休息,手机却响了起来。他看了看号码,竟然是沙州市政府老秘书长蒙厚石,赶紧接了起来。

“蒙叔好,我是侯卫东。”

蒙厚石厚重的声音传了过来:“卫东,你的情况,笑笑早就给我说了,做了省委秘书长,我一直没给你通个电话,怎么样,现在感觉如何?”

侯卫东笑道:“谢谢蒙叔关心,也没有特别的感觉,就是事情琐碎了些,做秘书长您是前辈,我实在不是这块料啊。”

蒙厚石也笑了:“哈哈,卫东,这话别人说还可以,从秘书的角度看,你算三朝元老了,这一点,连我老头子也自愧不如啊。”

在位时,蒙厚石被称为“沙州师爷”,足见他的足智多谋和官场人的认可,加上他和朱建国的关系,侯卫东甚至不止一次猜测,朱建国在考虑人选时,十有八九征求过蒙厚石的意见。

换句话说,蒙厚石极有可能是岭西官场,最早知道此事的人,可是他却一直故意不打电话,城府实在是太深了。

所以,今晚蒙厚石打开电话,也绝不是问候祝贺这么简单,他一定有事。

蒙厚石不说,侯卫东便顺着他的话说:“蒙叔,莫这么说,在您面前,卫东永远是学生。”

蒙厚石这一次倒也没再拐弯抹角,直接道:“看了今晚电视新闻,有些感触,便给你打过来了,卫东,此事你怎么看?”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30还是女孩子???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