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201章 省委办公厅的新手下(上)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郑少良略一考虑,老练地道:“那就这样吧,先让岭西市搞个赛事组织工作的方案出来,我给朱书记和乔省长汇报。”

“好,我马上去落实。”

侯卫东没有任何多余的话和动作,迅速出了郑少良办公室。对于这样一个根本不可能成为知己的领导,亮明了态度,表明了姿态,这就足够了。

从郑少良办公室出来,侯卫东又去了宣传部长万峰办公室,万峰却没在。

回到办公室,他先打了万峰电话:“万部长,何时有时间,我把赛事筹备的情况向您汇报一下,刚才郑书记有些交待。”

万峰也看了昨天晚上的新闻,知道这次事情做得过了些,正在琢磨着此事有可能引发什么后续故事,侯卫东的电话把他吓了一跳:“这小子不至于如此强势吧?因为一个镜头敢直接质问省委常委。”

听了侯卫东的话,他松了口气,语气也客气了许多:“是侯秘书长啊,赛事的问题有郑书记把关,你具体协调,我没有意见。”

他对侯卫东的脾气也是有所耳闻,拿不准这家伙接下来会不会提及昨晚的事,便想匆匆挂掉电话。

侯卫东却依然很认真地请示:“是这样,郑书记的意思让岭西市抓紧搞个组织工作筹备方案,您有没有什么要求?我一并通知岭西市。”

见侯卫东并没有提及新闻报道的意思,万峰有些放心,道:“侯秘书长,我没有要求,到时候方案搞出来,给我一份就行了。”

同样,该说的话都说到了,该有的态度也有了,侯卫东也就没有了和万峰多说的兴趣。

看看时间,离召开秘书长办公会还有20分钟,他突然想起一事,习惯性地叫了一声:“小楚,你过来一下。”

等了一会儿,没有什么动静,他再次反应过来,楚飞现在在办公室上班,不在自己的外间。

顺手的秘书近在眼前却不能为自己服务,又想起昨晚的电视新闻,他多少有些窝火:“妈的,进不了常委,还没法配秘书,真是别扭。”

窝火归窝火,目前却只能忍着,侯卫东便给石小磊打电话,响了几声,始终没人接。他看了看桌上的省委办公厅通讯录,找到人事处一栏,直接打了人事处长高玉良电话。

听到是新任秘书长侯卫东电话,高玉良吓了一跳:“侯秘书长,我是小高,有什么指示?”

他的年龄其实比侯卫东大不少,可是突然接到比他高两级还不止的办公厅最高首长电话,他想也没想,直接把自己放到了小高的位置。

侯卫东很干脆:“高处长,把各秘书长和厅主任简历给我整一份,直接交给我,尽量快一些。”

高玉良愣了一下,很快答应道:“秘书长,我马上去办。”

侯卫东也没在意高玉良的反应,看看时间到了,便拿了记录本,准备向外走。

刚站起身,石小磊走了进来,道:“秘书长,人齐了。”侯卫东说了一声“好”,便一同走向小会议室。

除了前段时间的全体人员会议,侯卫东上任以来,还没有和副秘书长、厅主任们单独见面,今天的会议,既要安排近期工作,也算是省委办公厅一级班子成员集体见面了。

小会议室里已经坐了一圈人,看到侯卫东进来,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石小磊逐一作介绍。

省委副秘书长兼政研室主任史照贤自不必说,本来就是老熟人,近期又先后到过茂云两次,虽说最后一次,因为稿子的问题心里不是很痛快,可是问题出在自己身上,他也说不出什么,况且这个个性十足的市委书记,现在是堂堂秘书长,自己的顶头上司,就是有些埋怨,也不敢有什么表示。

其实这史照贤,从参加工作开始,干了一辈子政研室,先是参与起草材料,逐渐主持起草文件,后来所有的重要讲话和材料,他成了最后一关,职务到了歪把正厅,人也到了退休年龄。

不少人说吃辣椒分为三个等级,不怕辣、辣不怕、怕不辣,这文章同样也有三个层次,不怕写、写不怕、怕不写。

侯卫东曾经有个比较,单论鼓捣综合材料,恐怕史照贤比他最佩服的岭西日报副总编王辉,还要略胜一筹。可是史照贤就是干文字工作时间太长了,以至于身上有时会带些书生气。

在侯卫东看来,书生气不同于书卷气,书卷气在官场上有用,书生气在官场上却只会有害。

与史照贤握了手,石小磊继续介绍:

“这位是副秘书长兼信访局长董跃进同志,董秘书长原来是办公厅副主任。”

“这位是副秘书长兼档案局长罗列同志,罗秘书长原来是办公厅副主任兼人事处长。”

很显然,加上石小磊自己,这就是办公厅的四位正厅级干部了。侯卫东并没有等这些副手们上来,而是很主动地走过去,逐一和大家握手。

这是个很细微的动作,可是官场中同样的场景,不同领导却有着不同的处理,有的官味儿十足,有的平易近人,至于优劣好坏,自有手下人评价。

接下来是几位副厅级的干部。

“这位是副秘书长兼机要局长林克玉同志。”

“这位是副秘书长兼接待办主任,从首都来的,我们年轻的美女主任殷素素同志。”

侯卫东一边握手,一边琢磨:“机要局和接待办都是副厅级单位,任着副厅部门的一把手,却能挂上省委副秘书长,也说明这两人应该有些水平,尤其是这位所谓的接待办主任,居然与《倚天屠龙记》的殷素素同名,虽然还算漂亮,如果没有殷素素的才份,以如此年龄在这个位置上,恐怕要靠《天龙八部》里乔峰的酒量了。”

殷素素身材高佻,虽然季节已到深秋,仍是一袭长裙,上身加了件小外套,模样不算特别出众,但皮肤白皙,长发飘飘,整个人看上去挺协调,一眼望过去,侯卫东突然觉得,很有些刘坤姐姐刘莉的感觉。

石小磊半开玩笑地补充了一句:“殷秘书长今年39岁,是班子里女同志中最年轻的。”

副秘书长兼信访局长董跃进,来办公厅以前是省军区的副师职干部,转业后直接安排了办公厅副主任,当年也曾经引起了一定的轰动,要知道,一般转业干部都是低配半格安置,能进省委办公厅、又能一步安排副主任,实在不是一般的能量。

正可谓一步赶上,步步赶得上。由于他作风硬朗,大胆泼辣,军事素质过硬,原来的信访局长退休后,省委无可争议地让他做了信访局长并挂了省委副秘书长,由此也成为一名歪把正厅。

董跃进性格开朗,喜欢开玩笑,外号“董大嘴”。他一边笑着,在一旁不失时机地插了一句:“我们殷秘书长有句名言,永远不到40岁。她每年都是39,我记得几年前你刚调来时,自我介绍好像也是39岁吧?”

众人发出一阵短暂的笑声。

这些年,上面都会定期将接待机构的部分人员,下放到各省市安置,这些人接待水平很高,又是干部身份,唯一缺陷是年龄偏大了些,但是在地方,年龄并不特别重要。殷素素就是三年前下到岭西省的。

殷素素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姿态也是落落大方:“欢迎侯秘书长。他们这帮家伙说话没把门的,我们接待办可是归您直接领导,以后我可是您的直接部下,要直接向您汇报工作呢。”

她一口气说了三个直接,董跃进又跟了一句:“还有什么直接?你直接安排一桌,会后我们直接去吧?哈哈!”

看到侯卫东只是笑,似乎并不反对这种气氛,殷素素白了董跃进一眼,大眼睛一翻,道:“董大嘴,美得你!非公非私,非亲非故,凭什么请你?”

部属气氛融洽,不太拘束,侯卫东没有意见,董跃进和殷素素你来我往的间隙,他有些奇怪的感觉:“这殷素素是接待办主任,我跟着朱建国参加了几次活动,似乎并未见过她的影子,接待办主任不围着一把手转悠,肯定不正常。”

当然,朱建国的活动不都是安排在岭西宾馆,在其它酒店,殷素素自然不会跟着,毕竟,她的势力范围仅限于岭西宾馆。

侯卫东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在岭西宾馆就餐,也没有在酒桌上见过她。很显然,她应该不是朱建国的人,可是看她刚才和几个副秘书长之间的关系,似乎在接待办混得也不差,那么,她到底是谁的人呢?”

这些年,各级党委政府都成立了接待办,有的是负责所有领导的接待活动,有的则是党委、政府分开。

岭西省的接待办主任挂了省委副秘书长,职能却是负责所有省级领导的接待安排,说是全部领导,其实主要是省委书记、省长、副书记三个人的公务接待。

岭西省的接待地点只有一个,就是岭西宾馆,规模虽不算小,但是档次却很一般。

侯卫东还在乡镇工作时,初次到省城,偶然入住到了金星大酒店,以为那里是最高档的场所,从此对金星大酒店反而有了感情。不过,如果论服务质量和接待水平,由岭西市管理的金星大酒店,反而比岭西宾馆高了不少。

接待办人数不多,除了安排主要领导活动,其余的任务就是牵头管理岭西宾馆了。

作为省委秘书长,职责所在,接待办自然是重要的下属部门,殷素素如此说,倒也没有什么过份之处。不过,第一次见面,再加上存了刚才的疑虑,侯卫东多少还是拿出了一些省委秘书长的派头,道:“接待办位置重要,工作不容闪失,殷秘书长还要多辛苦。”

殷素素笑嫣如花:“请秘书长放心,接待办全体同志一定全力以赴!”

与六位副秘书长都打过照面,侯卫东第一感觉,就是这些正厅、副厅干部,和地市班子成员相比有很大的不同。地市班子中,别说不挂常委的副职们,就是常委们,甚至包括副书记和市长,见了市委书记都是毕恭毕敬的姿态。

眼前这些副秘书长们,最明显的不同在于,他们长期在省委机关工作,在一把手面前表现得更从容,换句话说,也可以理解成没有什么敬畏感。

对于一个市委书记来讲,和办公厅的副主任不一定很熟悉,但是和市委的副秘书长多少有些来往,对于侯卫东来说,尽管没有在这方面刻意下功夫,但是通过工作关系,和这些副秘书长都打过照面,只是此刻,双方再见面,各人的心思与以往不同了。

不说别的,单说退休不久的老资格江副秘书长,就是朱建国一手提拔的嫡系,当年刘兵听说了杨森林与朱建国的关系,几次提出要把杨森林放到沙州政府副秘书长岗位,都遭到周昌全的拒绝,后来还是江副秘书长直接找了周昌全,这才顺利解决。

其他几位副秘书长,包括石小磊在内,每个人身上都多多少少包含着一些故事,而这些故事,如果秘书长不能了解个七七八八,恐怕驾驭他们就成了一句空话。

接下来的五位办公厅副主任,侯卫东倒是认识不少,除了周林,石小磊继续介绍:“这位是办公厅贾源副主任,这位是办公厅赵旭东副主任,这位是”

没等石小磊介绍,侯卫东主动道:“不用介绍,这位是我的老同学。”

排在第三位的省委办公厅副主任李涛赶紧伸出双手,热情地道:“欢迎侯秘书长啊,我们当年研究生班时,再喜大哥、郭兰小妹就常说,你不是凡人,果然如此啊。”

这话说得多少就有些冲。

当年在省委党校研究生班,陈再喜、侯卫东、郭兰、李俊、李涛、景伟,还有省运输公司的老总杨先明,都分在第一支部,陈再喜是支部书记,几个人经常聚聚乐乐,当时的情形记忆犹新。

侯卫东之所以还能记得李涛,一方面是通过前几天周林的介绍有了印象,另一方面,他对这个当年的信息处长能够提拔到办公厅副主任位置,多少有些吃惊。

信息处担负着收集全省各地党政信息,编印《每日信息》的职能,按说应该是个比较重要的处室,实则不然。在办公厅处一级的干部范围内,真正可以和主要领导接触上的,除了办公室主任、人事处长以外,最重的就是综合处长。

其他的处长们,每人头顶上有一个分管副主任,副主任头顶上还有一个副秘书长,想接触主要领导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就是接触秘书长,也要有合适的时机才行。

而办公室主任、人事处长就不同了,秘书长需要办理的一些私密事项,往往会越过副秘书长和办公厅副主任,直接交给他们来办理。综合处长的特殊性在于,这是真正起草大材料的岗位,别说秘书长,就是省委书记研究材料,也经常把综合处长叫上,直接参加。

知道李涛当年是研究生班同学,偏偏这李涛一口气报了几个同学的名字,郭兰也赫然其中,侯卫东虽然不会计较李涛说话的口气,心里也是微微一怔,暗道:“不知道这家伙现在和郭兰有没有联系,这一点要注意。”

等侯卫东转过身来,省委办公厅副主任沈阳早已伸出双手在等候了。握了手,沈阳满脸堆笑,道:“侯秘书长,欢迎啊,当年一别,转眼七八年了,秘书长风采依旧啊。”

这位沈阳副主任,侯卫东记忆尤其深刻。

当年省委书记蒙豪放到沙州市委调研,在副省长周昌全的操作下,侯卫东作为两个县委书记其中之一出席,当时正好是沈阳以省委办公厅处长的身份陪同,并负责把门,由于侯卫东没带工作证,沈阳拉大旗做虎皮,故意把侯卫东挡在门外,还是黄子堤过来解了围.而这沈阳,当时就对如此年轻的县委书记很是不屑一顾,这些年,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才上了个台阶,当他听说侯卫东过来任秘书长时,第一时间竟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