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200章 退一步与抢一拍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听到蒙厚石说电视新闻,侯卫东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在这样老资格的秘书长面前,一切虚假的东西都坚持不了几分钟,便也实话实说:“我参加会了,就是少个镜头,我懂得新闻报道纪律,宣传部也是按规定办,没什么。”

蒙厚石没有再说电视新闻,却笑呵呵地谈起了做秘书长的体会:“卫东啊,秘书长这位子,不干的不知道,一旦干了,就知道这是一个苦差事。对下,是领导;对上,却只能是个管理杂事的头。当然,这主要是政府秘书长的特点,党委那边,因为可以进常委,情况要好一些。”

“蒙叔,您说的太对了,我做过几年秘书,原以为做这秘书长没什么了不起,但是从这段时间来看,需要适应的事不少。”

侯卫东说的是实话。作为秘书,把领导服务好,就成功了百分之九十,但是,作为秘书长,远远不止服务领导这么简单。

蒙厚石多年幕僚,深谙秘书长滋味,但是今天晚上一看电视新闻,立即明白了背后的道道,这才给侯卫东打电话提醒。否则,以他的城府和老到,就是再欣赏,也绝不会主动给一个晚辈打电话贺官。

当初,朱建国还真的征求了他的意见,蒙厚石很坚决地表示了同意,同时也很客观地指出了侯卫东的毛病。也正是出于对蒙厚石的高度信任,朱建国才最终下了决心,不过,他给最信得过的老朋友也提了一个要求,一旦发现侯卫东做的不妥当,随时指出来。

这也是蒙厚石打电话的重要原因。侯卫东话里的微小酸意,蒙厚石自然听的清清楚楚,他对此并不反感,对于一个37岁的省委秘书长,如果一切都很老到,反而不正常,何况是一向耿直的侯卫东?

“卫东,做秘书长,能力上我没有任何怀疑,唯一担心的,是你的直爽和个性,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需要退一步,而有的时候,又需要抢一拍,退一步和抢一拍,对秘书长这个岗位,对你,尤其重要。”

“退一步、抢一拍?”

侯卫东急速地思考这六个字的含义,联想到蒙厚石打电话的目的,一时间,他对此感触颇深:“我现在不是常委,会议少发言,出门不抢风头,做事注意低调,似乎都是退一步的多,抢一拍的少。”

“万峰是老资格的市委书记,我与他一向没有什么过节,现在他是常委,假如我提前给他沟通一下报道的事,主动亮明自己的态度,情况会如何呢?这算不算抢一拍?很显然,这样主动沟通的后果肯定要比现在要好得多,如此看来,抢一拍也未必是坏事。”

他又想到:“俗话常说以退为进,退是为了创造条件进,进是为了保证安全退。自己注意到了会议不发言,这只是表面现象,可是心里并没有真退;我必须要做到面对所有常委,从思想上真正退一步,只有这样,才能创造条件,更好的进。”

他迅速想到了眼前的大事:“接下来,赛事筹备马上展开,省委有郑少良,岭西市委有老领导,从工作层面上说,自己在中间,显然需要抢一拍;看来,这退一步抢一拍,大有玄机啊。”

想到赛事,侯卫东突然意识到了万峰如此举动的动机所在:“万峰过去一直负责筹备赛事,这次领导小组规格提升,万峰似乎没有了位置,再加上朱建国对前段筹备不满意,将火气发到新闻报道上,也情有可原。”

想通了这中间的关节,侯卫东发自内心地道:“蒙叔,谢谢你,电视报道的问题,本可以避免,该抢一拍的时候我退步了,请放心,以后绝不会再出现此类事情。”

蒙厚石这才放下心来,呵呵笑道:“拿的起放的下,孺子可教也。卫东,老朽可以安心睡觉了。”

第二天早晨,司机小姜过来接侯卫东。

今年岭西复员士官进事业单位,实行了考试的办法,像计划经济时代福利分房一样,按成绩高低依次选择单位。尽管并不解决干部身份,毕竟给一些优秀又没有关系的士官,提供了一次脱颖而出的机会。

小姜原是岭西军区政治部小车班司机,因为表现不错,入了党,提了三级士官,后来进了政治部机关做工勤,跟着政治部一帮笔杆子,打打杂,跑跑腿,帮忙复印,人手紧了也打打字,几年下来,竟也小有所成,复员考试居然考了第一名,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报考省委办公厅机关服务中心。

接下来就一切顺理成章了,当石小磊把推荐名单报上来,又逐一介绍情况后,侯卫东毫不犹豫地定了这个30多岁、条件不错、刚刚考进来的姜波。

侯卫东对司机比较讲究,在沙州和茂云是有名的。他从担任益杨新管会主任以来,先后也用了不少司机,可是真论起来,只有王兵和韩明两人,算是他的专职司机,一个是他在县里工作期间,另一个是在市里期间,现在到了省里,实际上,他想选一个能用得住的司机。

走出青林苑宿舍的单元门,崭新的别克已经停好,车门开着,小姜很麻利地接过侯卫东的包,又做着标准的遮挡车门上沿的动作。

侯卫东笑道:“这是在我家门口,以后不用这样。”

小姜嘴里答应着,还是请侯卫东上了车,关好车门,速度飞快地从车后跑到驾驶室,车子就如在行驶在东北的厚冰上一样,极其平稳地出了青林苑。

行驶在大街上,侯卫东心情很舒畅。路过岭西大学,突然想起郭兰的服装店,冲口道:“小楚,前面拐一下。”

小姜很机灵,听到侯卫东叫“小楚”,知道老板是习惯了秘书楚飞常在身边,也不以为意,很沉稳地道:“首长,我是小姜。请问要去哪里?”他还是部队习惯,不称呼职务,直接叫首长。

侯卫东反应过来,忙道:“算了,直接去省委吧。”嘴上如此说着,心里却暗道:“原来一直计划把郭兰母子接过来,虽然她不同意,但现在工作逐步正常了,必须再争取一下。”

到了办公室,他照例先去朱建国房间。

他每天上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到朱建国办公室看看,了解书记一天的工作安排,根据书记的安排,再确定自己一天的具体行程。

在省委大楼,除了办公室里的秘书们,其他的工作人员几乎不串门,常委们甚至办公厅的秘书长和主任们之间也很少串门,没事你呆在办公室里,一串门,没事都成有事了。所以,不是万不得已,一般不会互相走动的。

只有侯卫东例外,他是秘书长,要及时地了解各位领导的需要,及时地为各位领导服务,走动多些没有人提出什么看法。

只要没有外出的活动,朱建国一向来办公室比较早。这些年,朱建国先后担任了省委组织部长、省委副书记、省长,升迁的轨迹规规矩矩,既没有大起大落,也没有特别突出的业绩,当然,也没有什么明显的毛病。比如早晨上班这件事,从到了省委那一天开始,至少早来半个小时,这已经成为多年的习惯。

来到朱建国办公室外间,周林也在,看到侯卫东过来,周林忙站起来,道:“秘书长过来了?”他虽然是办公厅副主任,也有自己单独的办公室,却仍然以这里办公为主,这一点,倒也难得。

侯卫东点点头,问道:“朱书记在不在?”

“在,您请进吧。”

在这方面,朱建国的规矩和原省委书记钱国亮不太一样。钱国亮时期,除了当时任省长的朱建国过来,其他领导,包括省委副书记、各常委、甚至老秘书长郑玉楼在内,都要由秘书先通报一声。

朱建国深知求见省委书记之难,他担任省委书记以后,专门作了交待,省委几个主要领导过来,只要他在办公室,一律不用秘书再通报。

听到侯卫东的声音,朱建国抬起头,很轻松地道:“卫东过来了?进来坐吧。”

侯卫东并没有直接坐下,而是向前又走了一步,贴着朱建国的办公桌,请示道:“朱书记,除了既定的日程,今天有没有其它安排?”

朱建国对侯卫东这段时间的表现挺满意,略一沉吟,道:“也没有特别的安排。全省动员会议以后,各地市要掀起贯彻17大精神的热潮,我准备到几个地市走一走,你准备一下。”

虽说现在中央越来越提倡领导干部下基层,但是省委书记和省级其他领导不同,其他领导到地市,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去,甚至一年之中去个十次八次也不为过,但是老大下去,就不那么简单了。

作为一个封疆大吏,一言一行都会受到方方面面的关注。老大出动,要么是地市有了重大政绩,要么是中央来人需要陪同,要么是需要动人了。所以,省委书记下地市,一年最多也就那么几次,甚至有的地市也就是一次半次。

侯卫东很敏锐,暗道:“目前各地市没有什么特别的经验,也没有什么特急的事项,那么朱建国这时候要下去,十有八九是和干部有关。”

这也是很明显的事情,自己从茂云走后,茂云的班子一直由朱小勇临时主持着,现在动不了省级干部,但是厅级干部却是省委说了算。如果朱建国想动茂云班子,那么他绝不会只去一个地方。

想到这里,侯卫东试探着问道:“朱书记,您准备跑哪几个地市?”

朱建国倒也没有打官腔,笑咪咪地道:“先到沙州,再回你的老窝茂云看看,最后到岭西老祝那里看看。”

侯卫东没有犹豫,很干脆地道:“好的,书记,我马上准备,哪天动身?”

朱建国随意地道:“两三天吧。”等侯卫东走到门口,他又道:“对了,你去问问曙光,近期有什么安排,让他一起参加。”

组织部长一起参加调研,这和侯卫东估计得基本一致,茂云班子看来真的要动了。

从内心里讲,侯卫东对茂云感情很深,他不希望茂云的局面因为干部问题而带来大的变动,从这个角度上讲,他还是希望小勇能上位,可是朱建国提到沙州,这就有两层含义了,要么是看上了赵东,要么只是放一个烟幕弹。至于岭西市,估计还是赛事筹备问题,和人无关。

侯卫东今天的日程安排,原本是要召开秘书长和厅主任办公会,从朱建国办公室出来,他特意问了周林一句:“一会儿的办公会你能参加吗?”

周林道:“秘书长,我参加,已经给朱书记汇报过了。”

侯卫东点点头,来到走廊,顺手看了看时间,还来得及,便转身来到了郑少良办公室。

郑少良也已经上班。

看到侯卫东敲门进来,郑少良微微一怔,但是很快脸上有了微笑,热情地道:“卫东,你怎么过来了,有事吗?”

昨天晚上,侯卫东一直在回味蒙厚石“退一步抢一拍”的说法,虽然不是什么高深的理论,却是越琢磨越有味道。所以,今天,他毫不犹豫地直接来见郑少良。

二人寒暄一阵,侯卫东将话题转到工作上,客客气气地道:“郑书记,岭西赛事整个筹备工作,您是牵头领导,省委安排我来协调,主要就是给您服务,这件事情您有什么指示?”

郑少良没想到侯卫东如此说,暗道:“都说这小子冲劲十足,看来也不是一点儿规矩也不懂,如果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倒是个可用之才。”

心里想着,嘴上却道:“卫东,省委虽然安排我做这个副组长,你也知道,我的工作千头万绪,恐怕筹备的日常工作得以你为主啊。”

侯卫东当然明白这话的意思,忙道:“郑书记,省委是安排您挂帅,这一点很明确,具体工作我会主动靠上,有大事我会及时向您汇报。近期工作如何展开,请郑书记指示。”

尽管面前这个年轻人是心目中的大患,看到侯卫东如此态度,郑少良还是很有些受用,这种情况下,不发表点指示也不行了。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