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202章 省委办公厅的新手下(下)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沈阳能够主动坦然的面对过去,侯卫东自然也不会在意这个,他很平静地握了沈阳的手,道:“沈主任是老相识,我刚来,请多帮助,多包涵。”

侯卫东的话,既含蓄又有味道,沈阳脸色微微一红,讪讪地道:“侯秘书长客气了。”

最后走到排名最末的办公厅副主任周林面前,侯卫东还是程序性地握了手,二人并没有过多的再说话。

与11位重要的副手都见过面,侯卫东坐到属于他的位置,石小磊则开始详细地介绍各位秘书长和厅主任的分工,又过了20多分钟,侯卫东终于开始给这些直接的部下一五一十地安排布置工作。

石小磊的功课还算细致。坐下以后,侯卫东发现,面前摆了一份各秘书长、厅主任分工安排表,还有一份《侯卫东同志在秘书长办公会上的讲话提纲》。

对于侯卫东来说,无论是担任益杨新管会主任,还是担任沙州副市长,包括茂云的市长、市委书记,除了必须要念稿子的场合,他很少对着讲话稿照本宣科,尽管如此,他还是感觉到了省级机关的严谨。

各秘书长汇报完工作,侯卫东只是很简短地讲了几层意思:

一、继续贯彻落实朱书记在全体人员见面会上的讲话精神,切实提高思想认识。

二、省委办公厅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为省委科学决策提供服务,要切实改进调查研究,出台的文件、材料必须确保数据准确、事例详实,正式发出的任何材料,哪怕是一个会议通知,一条信息通报,都必须准确无误。

三、切实加强自身建设,务必保持省委办公厅的高效运转,努力提高为省领导服务的水平。

除了安排工作,秘书长们还对机关建房的问题进行了简单沟通。这个事项是郑玉楼在任时,早就确定了的,这是涉及厅机关全体干部个人利益的事情,谁上任,也不会轻易否定。

由于国家已经严禁福利分房,省委办公厅只能采取迂回的方式,通过一家房地产商挂名开发,同时在土地以及配套费上做些文章。只是这些工作都是属地管理,由岭西市政府负责,前些日子也是在减免尺度上统一不了意见,所以进展有些缓慢。

这项工作由办公厅副主任沈阳负责牵头,尽管他在会上希望厅领导加大力度,侯卫东并不太热心,刚到省委,就给老领导祝焱出这么大一个难题,总是不太合适。

最后,他专门对各副秘书长和厅主任提了要求,核心意思,是保持分工、职能、运转机制“三个不变”,日常工作一律由石主任顶起来,说到此处时,他也适当地露了一下侯氏峥嵘:“没有极其特殊事情,除石主任以外,请不要直接打我的电话,如果响一遍不接,不要再打第二遍!”

副秘书长们中,研究室主任史照贤的年龄最长。看着正在发言的侯卫东,他也是感慨不已:“人比人气死人哪,我在这个年龄,还是个刚刚提拔的副处长,天天提着暖瓶、拿着方便面在办公室爬格子、加班,转眼,我都到退休年龄了,才算落了个歪把子正厅。”

又想起前一段时间,整理茂云材料的不小心,心里不禁长叹了几声。

在省委办公厅,按照干部序列,严格来说,由于秘书长一般要挂省委常委,真正的正厅级岗位只有办公厅主任一个,副秘书长都是副厅。从这个角度说,同为秘书长,一正一副,差别很大。

但是,办公厅管理的正厅级机构却有不少,于是,体制内各级副秘书长便纷纷想办法,兼了这些内设机构的正职,也就成了史照贤所谓的歪把子正厅。

另外,办公厅副主任虽然和副秘书长同级别,含金量却有了很大的差别。从办公厅副主任位置上,想直接解决正厅,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只有找机会转到副秘书长岗位,正厅才有希望。

侯卫东不喜欢开长会,三下五除二,讲完话直接宣布散会,这让主持会议的石小磊有些不适应。

他在会前精心起草了主持词,本来,在主持词的最后,有一大段侯秘书长长期担任地市主要领导、水平高、能力强之类的话,随着侯卫东的一声散会,他也只能无奈地收了起来,跟着侯卫东出了会场。

因为猜测到朱建国的调研可能会涉及到干部调整,侯卫东并没有在办公会上公开提出来此事,散会以后,他把周林单独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周秘书,朱书记这几天要到沙州、茂云和岭西市,你先拿个方案吧,另外,不要着急通知地市。”

很显然,周林已经知道此事,听到侯卫东安排,几乎没有任何多余的问话,转身回去准备。

下午,侯卫东陪同朱建国外出开了个会,再回到办公室,已经接近四点。

他挂着上午交待给人事处长高玉良的事,本想打个电话催一催,可是考虑到第一次直接给处长布置任务,以他的身份,如果催得急,就意味着下面工作效率低了,这处长可能一段时间都会忐忑不安。

一直等到快下班,还是没有动静,由于晚上还要陪朱建国活动,侯卫东便摇摇头,出了办公室。

第二天上班以后,过了半个小时,高玉良那边依然没有动静,侯卫东有些烦闷。按照他的习惯,上班后一个小时之内,杂七杂八的事都应该解决掉,挤出时间处理大事。

又批了几份文件,还是不见高玉良的踪影。侯卫东实在沉不住,便抓起了电话,正在拨号,办公厅副主任贾源走了进来。

“秘书长,不好意思,玉良给我说了你要的材料,由于我们手头的材料不全,厅级干部档案又都在省委组织部保管,他专门去了一趟,找了几个熟人,这才搞出来,耽误您用了吧?”

侯卫东钝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贾源现在分管厅里的人事,显然,人事处长高玉良是给分管主任作了汇报。

侯卫东没有什么特别表示,很平静地说了句:“好,放下吧。”

等贾源离开,他心里有些窝火,暗道:“我给高玉良交待时,说的很清楚,直接报给我,怎么还是给贾源汇报了?这也算了,搞个简历都如此费劲,如果要更加重要的材料,还不误大事?”

又想到刚才贾源的话,慢慢意识到:“看来,这公对公去组织部要点材料,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想当初,我让杜兵搞什么材料,都是手到擒来,看来这省委组织部真的需要有个人在那里才好。”

如此想着,他顺手拿起高玉良整理的材料,不愧是简历,果然“简单”,每人就是一张表格,只能看出个大概。

大凡有所成就的干部,每人的成长经历中,都有一个跳跃点,侯卫东很注重研究一名干部的跳跃点在哪里,这就是发生质变的节点,而围绕这个质变,背后一定有故事发生。

只是,有的干部跳跃点在早期,有的在后期,有的人,跳跃点不止一个。

排在第一张的自然是石小磊。

侯卫东对石小磊的兴趣,主要是从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一步到省委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这一步,实在是太大了。

尽管也是从副厅到正厅,可是中间跨着省政府副秘书长、省委副秘书长、甚至是先解决正厅级,才有可能接上省委办公厅主任,即便如此,还没有考虑从省政府到省委这个跨度。

他仔细研究了一下石小磊的任职时间,2001年初任省政府办公厅纪检组长、副厅级,2004年改任办公厅副主任,仍然是副厅级,2006年上半年,则一步任了现职。

2001年,侯卫东还在沙州农机水电站苦苦挣扎,石小磊已经到了副厅,之后副厅五年到正厅,提拔速度不算慢,也不能说很快。

不看之前的任职经历,石小磊的跳跃点在于从纪检组长转成办公厅副主任,那么,这个看似平常的平级转任,是什么促成的呢?

省政府的副秘书长、办公厅副主任和省委的职责有所不同。省委各位副秘书长和厅主任,并不直接跟某位省委领导,而是共同维持省委的正常运转。政府那边的配备一般则是根据副市长的职数来配备,每名副市长分别配备一位副秘书长和办公厅副主任,有几名副市长就配备多少副秘书长和办公厅副主任。

侯卫东一度认为,石小磊的发展也是得益于郑玉楼的助推,因为郑玉楼就是从省政府到了省委,两人路子几乎一样。可是看了任职时间,他很快否定了这个念头。

他认真回想了一下,石小磊改任副主任时,服务的副省长应该是秦路,而此时的秦路刚刚借助周昌全的提前退休而上位常务副省长,石小磊到省委这边任职,也正好在秦路离开岭西之前,如此看来,十有八九这个真正的幕后推手是秦路。

想来,自己和秦路也算老相识,尤其是老婆张小佳和秦路二妹情同姐妹,却从来没有听说过石小磊与秦家交往过密,包括周省长那里也从未听过只言片语,可见这石小磊和秦家关系的私密度很高了。

只是,秦路如何打动了时任省委书记的钱国亮,这就不得而知了。

排在第二位的史照贤,相对就比较简单了。他一直在政研室工作,从科级到处级,从政研室副主任到主任,再挂了副秘书长,侯卫东看看时间,再有几个月就退休了。

接下来,信访局长董跃进是援藏回来提拔的干部,机要局长林克玉是办公厅的老人,档案局长罗列长期从事档案工作,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倒是殷素素的简历让侯卫东很费了一番琢磨。

他先看了年龄,这一看却有些吃惊,1968年出生,果然是39岁,联想到石小磊的介绍和董跃进的玩笑,是董跃进记错了,还是殷素素改了年龄?记错了也就罢了,如果是改了年龄,那这个殷素素还真不是吃素的。

再看殷素素的工作经历,几乎是所有成员中最简单的,只有寥寥三行:1998年前北京某宾馆经理,2000年北京某接待处处长,2004年岭西省委副秘书长、接待办主任。

任处长三年多,来岭西的路上,空中提拔,上一格解决副厅,这殷素素果真有些门道。

他脑子里瞬间闪了一道光,从北京来?乔省长?

又想了一下,侯卫东觉得不对。这个殷素素2004年到岭西,印象中,乔志民是2005年才到岭西,如果二人有什么关系,乔志民不至于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吧?毕竟,省级干部的调整,受制约的因素太多,别说乔志民,就是乔老,应该也不至于提前一年知道一个省级干部的去向。

想不出个所以然,侯卫东便翻过了殷素素的简历表,不过,对这个不明底细的女人,他自此却存了一份小心和警惕。

正如殷素素在办公会之前说的那样,接待办并没有明确哪一位副秘书长或厅主任分管,也没有指明由秘书长管,而实际上,接待办只能由秘书长亲自分管。

对于朱建国的宴请活动,这段时间侯卫东还没有真正插手,要么由石小磊安排,要么由秘书周林直接给宾馆打电话。他原计划,抽个时间要专门理顺一下,看来,这个事情也要摆上日程了,有这么一个接待办主任在这里,秘书长再一本糊涂账,那就离出问题不远了。

相对于几个副秘书长来说,几位办公厅副主任的情况就要简单些了。

贾源、赵旭东、李涛、沈阳,都是省委办公厅的处长出身,属于货真价实的“土特产”。

办公厅这地方,除了一把手秘书一般要占个副主任位置,其他部门的人想挤进来,恐怕难度比较大。

只是,五位副主任中,除了周林位置超然,其他人并不好过。头上有一溜秘书长,下面有一批掌握实权的处长,不咸不淡、不疼不痒地夹在中间,什么滋味,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看完简历,侯卫东有些意犹未尽。他将表格来回翻了两遍,确确实实没有其它更多有用的信息,心里再次感叹:“材料也太简单了些,如果是杜兵或晏春平,至少还要附上家庭主要成员,甚至主要社会关系。”

想在省委组织部有个亲信的念头,再次强烈地冒了出来。

侯卫东在办公室里来回转悠了几圈,一直没有好办法,可是越没有头绪,这个年头越强烈,到后来,仿佛当年“说什么也要修路,三年一定调回沙州”的犟劲又涌了上来。

其实,路子就摆在那里,解决的办法不外乎两个:

一是在省委组织部结识一个朋友,成为自己的心腹。他想了半天,把认识的人来回转了几圈,除了祝焱以及随同祝焱到岭西市工作的丁原,再加上陈曙光和现任的常务副部长芶荣,竟然没有其他熟悉的人。

二是想办法派进去一个人,这也是比较简单的办法,只是优秀的心腹不少,但是派进去的这个人却需要一定的条件,既要担任一定的职务,至少是个副处长,现在的岗位还得适当和组织工作沾点边,这就不好找了。

到底谁合适呢?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共 5 条评论

  1. 晓涵说道:

    好困啊。

  2. 真野惠里菜说道:

    很好,辛苦博主发这么有意义的文

  3. 优璇说道:

    我喜欢啊,请继续 支持你

  4. 匿名说道:

    写的真的好不错

  5. 匿名说道:

    高玉良,能不能别打岔

  6. 匿名说道:

    我晚了一年看这位先生的续作,是幸运也是不幸,好不容易把原作者留下的烂尾填起来了,又因为桥局的回归要结束了。桥局的结尾又过于仓促,实在不爽啊。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