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206章 朱建国要动茂云班子(二)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接起红色话机时,政府秘书长胥明堂正在朱小勇办公室汇报工作。

朱小勇一脸惊喜,道:“是侯书记,侯秘书长,有何指示?”

侯卫东笑道:“小勇兄,你还跟我客气上了,我能有什么指示?来了省委一段时间了,你也不来看看我。”

朱小勇很清楚,正常办公时间,侯卫东突然来电话,一定是有事情。他冲胥明堂使了个眼色,胥明堂知趣地站起身来,并随手关上了房门。

“秘书长,你这话就是指示了,我已经安排好了,本周就过去给秘书长汇报工作。”

侯卫东暗道:“你朱小勇正在享受准一把手的快感,哪里会想到给我汇报。”不过,力推朱小勇上位,侯卫东考虑更多的不是个人因素,而是茂云今后的发展大局,无论从哪个角度上说,朱小勇顶几年,比任何一个外来户要好得多。

“呵呵,小勇兄,别给我汇报了,我明天下午就到。”

朱小勇确实不知道朱建国要下来,道:“欢迎欢迎,我亲自到地界去迎接。”

见玩笑也开得差不多了,侯卫东恢复了正形:“朱书记明天开始到部分地市调研,上午先去沙州,按计划下午到茂云,住一晚,你做好准备吧。”

听说朱建国要来,朱小勇这才真正大吃一惊,道:“这么急?怎么事先一点儿消息也没有?”

侯卫东呵呵一笑,道:“下午后半段办公厅才出正式通知,我现在打电话,已经违反纪律了。”

依朱小勇的聪明,他瞬间明白了侯卫东这个电话的意思。省委书记这个时候下来,鬼都知道要做什么。只是,他听到调研的第一站是沙州而不是茂云,又不禁生出些担心。

关于自己的安排,这段时间,朱小勇其实做足了功课。先不说通过岳父、岳母的关系,单就他自己,也跑了不少趟北京,甚至他还单独拜见了宁玥。

除了这些,他在茂云也有意识地提前做工作。

先是稳定局势,保证发展不受影响。先后多次召开县区主要领导会议,反复强调:“当前茂云局面来之不易,前景一片大好,各县区务必对此有清醒的认识,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确保不出问题。”

私下里,他也反复分析有可能参与竞争的人选范围。目前看,不外乎几个方面的人,一是茂云自身,主要是副书记杜正东;二是其他地市,目前看,呼声最高的就是沙州市长赵东;三是省直机关往下派,只是人选尚不明确。

杜正东很快就到年龄了,况且没有在市长任上干过,一步上位书记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是应该不大,当然,也不否认会有奇迹出现,他朱小勇本人就是组织部长一步上位市长。

赵东的情况,他分析过多次,虽然有些竞争力,但是应该不是大问题。

朱小勇过去和陈曙光交好,深知做过省委书记秘书这类干部的脾气秉性。这些人共同的特点是起点太高,心性心气也太高,换句话说,就是轻易不低头。

他当然清楚,以赵东的资历,早就可以下来做市长,可是几次机会赵东都不为所动,偏偏等着下来做沙州的市长,这就是赵东的固执脾气在作怪。

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按照这个思维,赵东是非沙州的书记不做。因为,如果他仅仅是想解决市委书记,哪怕是早一年下来,比如去茂东等地,早就解决了市委书记,何必等到现在到沙州来?

当然,时过境迁,人是会变的,赵东的心境如果改变了,以他的资历和人脉,那么,这茂云的书记也是有得一争。

至于从省直机关派下来,朱小勇一直没有听到准确的动静。省直有100多个单位,虽然副厅干部不太可能直接下来做书记,可是,正厅一把手也有100多位,当然,有一部分是超龄的,即使这样,符合条件的也有不下50位,谁知道哪位大爷对茂云感兴趣?

当然,这些是理论上的可能,实际上,省直真正有些竞争力的,也就是几个综合部门以及几个常委部门的常务副职。

包括这部分人选在内,朱小勇仍然认为自己具有最大的优势。当然,自己也有劣势,年纪轻资历浅。但是,台阶少不等于没有台阶,没在基层待过不代表缺少经验,当年侯卫东34岁任了市长,不到半年接了书记,这是最有说服力的挡箭牌。

不过,他也清楚,优势不等于胜势,占先不等于领先,能否笑到最后,还有很多因素在影响,还有许多工作要做,而今天侯卫东提前告知省委书记调研的消息,无疑给自己又增加了一份胜利的砝码。

两军对垒,战机稍纵即逝,讲究兵贵神速。朱建国先到沙州,后到茂云,本身茂云就多了半天准备时间,现在,侯卫东一个电话,无形之中,茂云又多了半天。

朱小勇暗暗握紧拳头:“上天有眼,时间足够了!”

下午接近下班时间,沙州市委办公室接到了省委办公厅的传真电报和电话通知,委办主任拿到通知以后,头有些大。

古中州是省委常委兼市委书记,他一味想早日回到岭西工作,平时就是在省里待得多,在沙州待得少,把市委的日常工作都交给了副书记粟明俊,今天他恰好又不在沙州。

圈内人都知道,古中州家里有一只“母老虎”。

他儿女双全,都是国外留学回来,目前在北京工作,他的老婆几年前就在北京买了房子,最大愿望是在北京生活。

他老婆脾气暴躁,人又极势利,对他管教特别严。在沙州,晚上开会、应酬结束,只要不是太晚,古中州都会老老实实回岭西休息,每次动员老婆暂时搬到沙州,都会遭来一顿斥责,久而久之,古中州也习以为常了。

虽然已经是省委常委,毕竟兼着地市书记,一步到北京跨度太大,所以,两口子梦寐以求的,就是抓紧回到岭西,安顿个半年几个月,找个理由到京任职,何况他自己的关系也承诺,只要回到岭西,就运作他到部委任个副职。

古中州的行踪,委办主任自然很清楚。但是此事重大,耽误不得,委办主任便将材料报给了副书记粟明俊。

粟明俊倒吸一口冷气,暗道:“老古怎么搞的?整天待在省委,明天朱书记下来调研,事先一点儿消息也没有,这如何是好?”说归说,粟明俊还是第一时间给古中州通了电话。

古中州听到这个消息,也有些吃惊:“妈的,老朱搞什么名堂,这个时候突然要去沙州?”

他这段所有的心思都在尾矿项目上,平时跑乔志民那里比较多,想当然认为朱建国是要看项目准备情况,便给粟明俊交待道:“老粟,你先给赵市长通报一声,另外,通知常委,晚上召开常委会,我马上回去。”

赵东接到粟明俊电话时,已经过了六点。他正在外面应酬,听说此事,立即推掉应酬,回了办公室,边走边琢磨:“老古也太闭塞了吧?身为常委,居然对书记的动向毫不知情,灯下黑,黑了你自己不说,连累着一帮弟兄们都看不到光明啊。”

他的心思和古中州不同,尾矿项目虽然重要,可是自己的前程更加要紧,朱建国来临,虽然日程表上有听取项目汇报这一项,但是他第一个想到的是会不会和自己有关。

正如朱小勇估计得一样,一开始,赵东的确没把茂云书记的位置看在眼里,按照他的估计,古中州离开沙州指日可待,做沙州书记和茂云书记差别不小,如果看不清形势,费尽千辛万苦去了茂云,转身却把沙州拱手让给别人,岂不窝囊?更何况,做沙州书记,这是他根深蒂固的愿望。

可是,等了一段时间,老古却像沙漠中的仙人掌一样,还是顽强地立在沙州,回省里的事根本没了动静,这让他很是郁闷。

中间,他也曾给老领导钱国亮汇报过自己的心思,钱国亮猛批了他一顿:“愚蠢!目光短浅!井底之蛙!如今岭西各市都发展很快,茂云在祝焱和侯卫东治理下,更是蒸蒸日上,去茂云有何不好?过去的事情耿耿于怀,哪里像个高级干部的样子?”

他这才醍醐灌顶,动了去茂云的念头。

世间的事情就是这样,此一时彼一时,谁也说不清。

尾矿项目刚出来时,他和古中州一起,上串下跳,动用一切手段,力求将项目留在沙州;有了去茂云的念头,天平就开始倾斜了,哪里还会再把项目留在沙州?他嘴上坚决地服从市委决定,到处讲尾矿项目对沙州的重要性,背后却是没有采取太多实际行动。

书记、市长分了心,别说大事,就是小事也会出问题。

6:30,估计各市都接到了通知,侯卫东开始分别给三个市秘书长打电话,传达了朱建国的要求。

这个电话完全是走形式。

省委书记要来,各市肯定有多大能耐使多大能耐,不可能侯卫东一个电话,各地就降低接待规格。

晚上8点,沙州市委总算集合齐人马,召开了临时常委扩大会议,专题研究迎接明天省委书记的视察事宜。

古中州信誓旦旦:“同志们,虽然时间紧迫,但是沙州具备了项目落地的一切条件,也具有其他地市不具备的优势。市各级各部门要迅速行动起来,确保不出任何问题。汇报材料由委办牵头,政研室起草,不管几点,直接拿给我看。请赵市长牵头尾矿项目现场参观的一应准备事项,各常委按照分工,各司其责,分头做好准备,确保明天视察圆满成功。”

赵东心里一阵苦笑:“项目根本就没进入实质性阶段,现场光秃秃一片,看个鸟啊。”可这是古中州一等一挂在嘴上的大事,他也不敢怠慢,更不敢把实情在会上说出来。

项目有了意向以后,沙州确定的初步落地地点是在南部新区,按照古中州的说法,南部新区毕竟靠近城区,落地方便,也便于项目的展开。

常委会结束以后,古中州亲自坐阵办公室,指挥政研室一帮人准备汇报材料,赵东却带着南部新区主任朱仁义,直接去了现场。

沙州的南部新区和茂云一样,主任也高配了副厅级,朱仁义多年的媳妇熬成婆,也就摇身一变成了厅级干部。他本来是原市委书记朱民生的人,朱民生虽然离开了沙州,但是总算还在省政府,加上侯卫东兼任南部新区主任期间,打下了一个好的基础,所以古中州也没有动他。

南部新区的几个老资格副主任中,萨超已经退休,赵得财、梁亚军、赵娅还在,纪检组长赵文凯转任了副主任,规划科长易中成提拔担任了排名最末的副主任,也算解决了副处级。

南部新区一片黑暗,只有办公楼的寥寥几间屋里有灯光。

几名副主任早已得到通知,已经在会议室里等候了接近一个小时。看到市长赵东亲自过来,副主任们吓了一跳。

朱仁义也倒干脆利索,三言两语,把主要任务交待了一遍,随后道:“请赵市长做指示。”

赵东严肃地道:“同志们,事情紧急,可能今晚要加个班了。”

副主任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不知道这没有什么头绪的事,就是加班,该从哪里下手。

赵东清楚实际的情况,直接安排道:“一是抓紧起草一份关于前期准备工作的汇报材料,不要长,关键要把市委、市政府的相关要求列上,把南部新区的几项优势列上。”

“二是连夜制作一幅项目占地效果图,要大要漂亮。”

“三是把近年来南部新区的优惠政策宣传册准备好,把已经落地项目和开工企业的简介准备好,统一集中到荣誉室,供领导察看。”

安排完毕,他顺口问了一句:“谁负责规划?”

副主任易中成站了起来,道:“赵市长,是我分管。”

赵东安排任务的同时,易中成心里也在快速思考:“规划是大事,事先没有研究,也不确定面积,突然要制作效果图,这不是临时抱佛脚吗?如此大型的项目,这样乱来一气,岂不是胡闹?”

说归说,市长直接吩咐了,这效果图是必须要做的。他问:“赵市长,项目落实面积按照多大确定?”

赵东没有说话,朱仁义在一旁道:“项目介绍你们都看过了,此事党委也研究过,就按照项目要求,先做一期工程效果图。”

朱仁义不清楚赵东的真实想法,以为是市长高度重视才亲临南部新区,在赵东面前,哪里敢把实情和盘托出来。

易中成点点头,嘴里说着“明白了”,心里却道:“沙州的南部新区迟迟发展不起来,就是你们这一帮笨蛋在这里胡乱指挥。”

他向来以视野开阔、思路超前自负,如果不是侯卫东刻意打压,确实有些水平。想到侯卫东,他又暗道:“虽说当年侯卫东不重用我,但是如果论领导水平,眼前这帮人比侯卫东差得实在是太远了。”

会议结束,众人分头去准备,赵东并没有马上离开。他很清楚,今天这个晚上,从古中州开始,恐怕一批人会熬到深夜,甚至会有不少人彻夜折腾,作为市长,他不在一线,一旦让古中州知道,怕是会把责任都推到他头上。

他拉着朱仁义,道:“朱主任,走,咱们去现场看看。”

赵东这边,还属于行动迅速的;其他方面,市委领导再召集部门头头布置,最后落实到具体工作人员,一个多小时又过去了。

一直到了晚上十点,沙州城内才逐渐热闹起来,正在准备撤摊的小商小贩突然发现,几乎所有大楼外墙的霓虹灯一下全亮了,大街上出现了一部一部的洒水车,一队队穿着制服的卫生、城管人员像是从地缝里冒起来似的,一下子充满了大街小巷。

有的小贩戏称,领导看来真的转变作风了,深夜下来视察;有的则开起玩笑,赶快把摊子送回家,再把孩子叫醒出来玩,好多年没见沙州夜晚如此漂亮了。

而此时的茂云,从下午开始,就已经是全民皆兵了。到了晚上,整个城区已经焕然一新,迎接省委书记来临的汪洋大海早已波涛汹涌。

当天晚上九点多,侯卫东陪朱建国应酬完,回到青林苑,脱下身上有些变味的衣服,顺手打开音响,随口哼着《四兄弟》的歌声,将脏衣服刚刚扔进洗衣机,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青林苑这个家,知道的人不多,这个点儿,谁会过来?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