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204章 老部下不能忘记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吴英笑道:“卫东,跟我不用这么客气,老蒙多次说过,你人虽然年轻,但是前途远大,看来,老蒙没有看错你啊。”

下午的调研中,侯卫东不止一次揣摸过吴英来电话的意思,第一感觉是为了朱小勇,可是朱建国要动班子的消息,他也是今天才刚刚知道,按说不应该如此快就到了吴英那里,如果是直接推荐,那完全可以通过蒙豪放给朱建国打招呼。

想不出所以然,听到吴英并不说真实的用意,侯卫东也只能先顺着说:“吴阿姨,我是赶鸭子上架,早知道这秘书长事情这么多,我才不来。”

吴英也是多年副厅长,老公又是高官,在人情世故和心思缜密方面,比侯卫东更加收放自如,她随即跟了一句:“听卫东的意思,不是对秘书长有意见,是对没有进常委有意见吧?”

侯卫东无法回避,辩解道:“吴阿姨,您了解我的水平,依我的年龄,能到这个位置已经很知足了,不敢奢望其它啊。”

吴英一步步接近自己的意图,道:“不想当将军的不是好士兵,正因为了解你,我和老蒙才看好你,放心吧,你的常委跑不了。”

话说到此,侯卫东知道这就是投桃报李了,暗道:“关心我恐怕是第二位的,给一颗枣子,换来对朱小勇上位的支持,这才是最主要的。”

吴英又道:“卫东,做了秘书长,跟着建国书记进京的机会就多了,我这里的地址、电话你都知道,有空一定来家里坐坐,我和老蒙都很想你。”

说了感谢的话,放下电话,侯卫东坐在办公桌前暗自思量:“蒙豪放以前做过省委书记,有了空缺时,自然知道何时可以动人,我现在还不是常委,占不到一票,吴英此举,怕是堵我的嘴呢,很显然,她是拿准了,茂云无论谁来任书记,朱建国即便不向我征求意见,也一定会事先找我问问情况。”

想到这里,不禁对自己的前途也作了一番规划,只是规划来规划去,实在没有任何可以马上利用的关系。

正在天马行空,楚飞打来电话:“侯书记,我问了办公室,知道你才回去,晚上的人员都通知了,只有休宏书记出发在外,其他领导都参加。”

侯卫东问道:“是你通知的吗?”

“不是,我第一个先打给了杨柳秘书长,她问了我名单,是她通知的。”

侯卫东白天一时兴起,动了召见老部下的念头,过后冷静下来,感觉多少有些冲动,得知杨柳处事如此稳妥,彻底放下心来。

即将见到老部下的消息还是刺激了他的神经,对楚飞交待道:“你不要回办公室了,直接去酒店,标准高一点,另外,在楼上订几个房间,万一哪位走不了,直接住下。”

“好的,侯书记,我马上到酒店了。”

想着很快和一干手下见面,侯卫东愈发激动,他在办公室里转了几圈,又端起桌上的茶杯,咕咚咕咚喝了几口,这才稳下神来。

离下班还有点时间,侯卫东扫了一眼桌上的文件,似乎又增加了一摞,不禁感叹道:“文山会海,我算是都体验了。做市委书记时,开不完的会,做秘书长,批不完的文件。”

在省政府做副秘书长时,侯卫东养成了一种习惯,一般的公务都在上午十点左右处理完毕,剩下的时间,要么学习看书充实自己,要么处理各种各样的其它事务。

可是,他现在是省委秘书长,所有需要批转的重要公文,他是第一关,窝在他手里,就等于工作停止在他这里,这个责任可不是想担就能担的,这一点,侯卫东还没有习惯。

在各级机关,尤其是办公室,公文传递是非常重要的一项工作,同时也是一块很大的工作量。侯卫东虽然做过两任秘书,可是他并没有直接做过此事,所以,每天花在这上面的时间着实不少,这也让他很伤脑筋。

好在很多文件,只是一次走台子,他只需要在上面签上名字即可,如此处理一番,一摞小山似的文件也矮了不少。

等到把几份重要的文件,按照领导分工,一一地批上“请某某领导阅”,时间已经到了下班时间。

他伸了伸有些酸胀的双臂,再次感叹道:“没有秘书还真是别扭,在茂云,楚飞都是先把文件进行初步的分类,按照重要性,一摞一摞分开,现在办公厅则是一古脑堆过来,这个局面看来也要想办法改变。”

他拿起一份需要报给朱建国的文件,直接来到了朱建国办公室。

朱建国正在埋头看文件,看见侯卫东进来,把手中的红色铅笔往桌上一扔,道:“卫东,来,坐。调研方案怎么样了?”

“朱书记,方案初稿已经出来了,有几个小地方改一下,明天早晨报给您。”

朱建国点点头:“卫东不错,老郑没有看错你,我也没有看错你。你来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厅里上上下下对你反映不错,另外,老郑来过几次电话,说你有空就到医院,大事都能及时给他说说,这很好。”

侯卫东跑医院时,并没有想到其它,他知道省委书记有自己的消息渠道,他在办公厅的一言一行,都会第一时间传递到朱建国这里,反正问心无愧,他从不担心什么,倒是郑玉楼如此,还真没有料到。

“朱书记,办公厅事情多,我其实看郑秘书长的次数并不多,实在不算什么。”

看望郑玉楼,在侯卫东看来,既不是锦上添花,也不是雪中送炭,只是尽了一个现任秘书长对前任的义务,实在没有值得炫耀的地方。

朱建国像是被触动到哪里,本来半躺在后背的身体,突然坐了起来,道:“卫东,你是市委书记出身,而且是比较优秀的市委书记。你说,一个市委书记,最优秀的品质应该是什么?”

侯卫东没想到朱建国突然说这个,由于事发突然,他来不及作什么考虑,犹豫了一下,只能从自身经历说:“如今各级一把手,最重的任务都是发展经济,保持稳定,如果说一个市委书记的优秀品质,我认为,应该是还能保持比较清醒的头脑,能够摸清基层实情,不被眼前一切迷惑。”

朱建国没想到侯卫东如此说,很感兴趣地鼓励道:“有点意思,你继续说。”

侯卫东还是顺着自己的成长轨迹,道:“我做县委书记时,出门就面对老百姓,下基层就是到村,那时候,县里情况一清二楚,主要精力就是抓发展。”

“做了市委书记,当然抓发展还是主要任务,但是出了门就很难直接面对百姓了,下基层见到也多是县委书记、县长,别说村里的干部,就是乡镇干部也很难见到,这种情况下,一个市委书记如果头脑不清醒,就很难做出正确的决策。”

朱建国点点头,道:“致理之要,惟在于安民;安民之道,在察其疾苦而已。这是明代张居正说过的话,卫东,你深谙此理啊。”

朱建国的话题围着市委书记转,侯卫东心里的预感得到了证实。他故意把话题往深里引,感叹道:“我在茂云,其实还有很多想做的事,现在看来,只能留给下任了。”

朱建国老到至极,看了侯卫东一眼,并没有再谈茂云,停了一会,又突然问道:“听说沙州赵东当年曾经因为一篇材料,惹得朱民生不高兴,是怎么回事?”这件事朱建国只是有所耳闻,详情并不十分清楚。

侯卫东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朱建国笑道:“这个赵东还有点意思啊,其实他当年有更妥善的方式处理这件事,处理好了,对他,对朱民生,将会是另一个结局。”

赵东的事情当年惹得风风雨雨,前前后后侯卫东还算清楚,他掂量了一下,暗道:“朱建国说还有更妥当的处理方式,是什么?当年是朱民生亲自到省里做工作,一脚把赵东踢到了减负办,赵东本人是左右不了的。”

他试着问了朱建国一句:“朱书记,恕我水平低浅,当时的局面,赵东怕是抗不过朱民生,他别无选择啊。”

朱建国却反问道:“如果当年减负办得不到省政府的重视呢?”

这些年,侯卫东也好,圈内干部也好,都被赵东到了减负办,立即被钱国亮重视,一切顺风顺水的局面,谁也没有想过事情的另一面。听了朱建国的反问,侯卫东倒吸一口冷气,暗道:“这事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如果减负办得不到钱国亮的重视,以赵东当时并不深厚的人脉,岂不是要在那里终老一生?”

尽管仍然不清楚朱建国所谓更好的处理方式是什么,侯卫东却由衷地佩服起来:“看来,自己还是嫩了些,即使换作我,恐怕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朱建国却胸有成竹,姜还是老的辣啊。”

他进而想到:“赵东因祸得福,靠着钱国亮风光了几年,钱国亮一走,这种单一性依靠的弊端就显现出来了,也许这就是赵东后来反而步伐放慢的原因,只是朱建国现在主动提及赵东,难道是要动他了吗?那朱小勇怎么办?”

以他的估计,在茂云市委书记人选的问题上,朱建国肯定有压力。明面上,赵东的资历要深些,可是朱小勇的背景要比赵东深厚得多,另外,关注这个职位的,也绝对不可能只有他们两人,按照宁玥的说法,是一批人都在动心思,那么,朱建国这次调研,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时间过了20多分钟,朱建国终于结束了谈话。

从省委出来,侯卫东对司机小姜道:“先回青林苑。”

过去,有楚飞、有韩明,侯卫东的专车后备箱里永远拉着几件香烟和白酒,如今,小姜刚跟了几天,车后空空如也。

回到青林苑,侯卫东自己进了储藏室,打量了一下,起身抱了一箱五粮液,出了单元门交给了小姜。

台海大酒店里,茂云一帮人已经等了一段时间。一干官员心里都是明镜似的,都是侯卫东的铁杆,老板如今是省委秘书长,早来晚来,谁也不会说什么。

6:30,在杜兵和楚飞的陪同下,侯卫东终于一步踏入房间,杨柳带头,众人不约而同地站起来,在一阵“侯书记好”的问候声中,掌声响起一片。

侯卫东说不出的轻松,与众人一一握手后,理所当然地坐到了正中的位置,没有任何推让,像是安排好了一样,茂云众人也坐到了属于各自的位置。

杨柳、任林渡分列侯卫东左右,抛开三人同是公招生的身份,杨柳和任林渡毕竟也是茂云的市级领导,这些都是体制中人,稍息立正还是懂的。

杜兵坐到了侯卫东的对面,作为副陪;其他众人,以谷云峰为首,依次在两侧坐下。

这些人中,除了韩明是科级干部,其余都是副县级以上,尤其是谷云峰,已经经历了县长、县委书记岗位,具备了随时上台阶的资格。

其实,这段时间以来,侯卫东已经陆续接到了这帮手下分别打来的电话,从内心来讲,他并不十分担心他们在茂云的处境。

一则这批干部自身都没有什么大问题,二则如今茂云大局未定,以朱小勇暂时主持工作的身份,保稳定是第一位,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轻易对干部下手,三则,无论谁来主政茂云,自己毕竟还在省委秘书长位置上,谅也不会对他的嫡系大动手术。

侯卫东一坐下,便确定了今天聚会的主调:“今天是我想大家了,以个人名义请大家吃顿便饭,在座的都是我的朋友,没有上下级。既然我请客,那就我说了算,服务员,只保留我这里一个良种杯子,其余的用普通酒杯。”

良种杯子一杯一两多,普通杯子大概三杯一两,众人虽知老板酒量大,也不会轻易同意,罗金浩、晏春平、韩明等几个酒量不错的,依然保留了良种杯子。

侯卫东眼睛一瞪:“前三杯酒,大家都用普通杯子,单独敬酒时,我就不管了。”

晏春平和韩明吓得伸了伸舌头。

侯卫东端起酒杯,站起来道:“第一杯酒,感谢同志们这些年辛苦的付出,不少同志都是夫妻分居两地,大家受累了。这一杯我干掉,你们随意。”说是随意,众人都是一饮而尽,别说是在共同的依靠面前,就是其他的领导如此说,随意也得随意喝干。

“第二杯,感谢同志们这些年对我个人方方面面的帮助,没有你们,我侯卫东将一事无成。”

“第三杯,还是感谢。我的脾气大家知道,可是这么多年来,伙计们没有一个嫌我脾气不好,我很感动。这里我也着重承诺,我侯卫东心里永远有大家,这一点请各位放心。”

如果说前面两层意思,侯卫东是表示了客气的话,那么,这第三层意思,才是今天在座各位最希望听到的。“永远有大家”,就凭这一句话,今天几百公里的路程就值了。

三下五除二,接近半斤高度五粮液下肚,侯卫东浑身却说不上来的舒服。

杨柳坐在侯卫东身旁,是唯一例外喝红酒的人,看着侯卫东一副不醉不罢休的势头,很是担忧。特别是接下来,在座众人要逐一回敬侯卫东,如此喝下去,就是钢铁之躯也会倒下的。

她也是秘书长,深知这个岗位的特殊性,原则上,只要书记不出发,任何一天晚上都是不允许喝醉的,否则,难看的只能是自己。

回敬侯卫东,按顺序杨柳是第一个。

她给侯卫东换了一个普通杯,给自己倒了满满一大杯红酒,笑吟吟地站了起来:“同志们,刚才侯书记敬我们时用了大杯,我建议,咱们敬酒时反过来如何?从我先开始。”

说完,她一口气将红酒干掉。侯卫东本想坚持用良种杯子,看到杨柳如此用心,反而不好拂她的面子,只好喝了一小杯。

见侯卫东没再固执,杨柳挺高兴。

这段时间,她的工作环境并没有特别的改变。朱小勇主持工作,除了召开常委会时,平时办公仍然在政府那边。市委这里,日常工作由副书记杜正东负责,唯一和过去不同的是,遇到重要事情,需要杨柳多往政府那边跑几趟而已。

对于自己的走向,她也没有过多考虑。已经是副厅级干部了,工作岗位的调整不是一句话的事,也不是哪一个人说调就能调的,做好应该做的,尽好秘书长职责,这就足够了。

反倒是市委副书记杜正东有了些微妙的变化。他多次对杨柳交待:“这段时间是特殊时期,出了问题责任重大,有事你一定要多和我沟通。”

这也可以理解,可是接下来杜正东的做法,却让杨柳很不适应。每天上了班,不管有事没事,只要杨柳不给杜正东汇报,杜正东就会主动把电话打过来,一副过问一切事务的样子。

很显然,作为市委唯一的专职副书记,面对茂云局面,杜正东也有了想法。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