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207章 朱建国要动茂云班子(三)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开了门,门外却是自己的老部下,杜兵和他的爱人丁小辉。

自从前几天和茂云一帮老朋友见了面,杜兵回家后又和老婆反复合计,二人达成了一致意见,事不宜迟,决定今天就来拜访侯卫东。

侯卫东见过几次丁小辉。当年他在岭西的房子刚刚装修好不久,二人曾经来过家里几次,每次都是丁小辉不管家里干净不干净,一律重新打扫一遍。

侯卫东印象中,丁小辉极其崇拜张小佳,化妆品品牌、衣服款式,只要她看到了听到了,第二天就去买来跟风效仿。

如今的丁小辉果然与往日大有不同,先不说一身雍容的秋套装,就是臂上的包包,估计价格也不菲,似乎张小佳也有一款。

二人进了屋,杜兵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和侯卫东说话,丁小辉像发现新大陆似的,道:“侯书记,嫂子没在家吗?”

侯卫东找个理由:“她在铁州,没回来。”

丁小辉人长得小巧玲珑,却很机灵能干,看到屋内一团糟的样子,并没有点出来,而是脱下套装,挽了袖子,闷头打扫起来。

侯卫东实在没有精力顾及这些,也知道丁小辉的习惯,便不阻拦,歉意地笑笑,安心在客厅和杜兵聊天。

一个多小时的功夫,家里完全变了样,阳台上挂满了洗后的衣服,各个房间一尘不染,丁小辉也累得脸色通红,心里却暗叫:“今天来得可真是时候。”

送走了杜兵,看着焕然一新的房间,侯卫东再次把日常生活问题摆上了日程。

其实这一切的一切,根本都在自己的身份上。如果是常委,这些问题根本不是问题,办公厅会统一安排家政服务;如果有专职秘书,这也不成问题,有秘书在,自会处理这一切。

“这样下去可不行,依这丁小辉的脾气,知道这个局面以后,就有了经常过来的理由,领导前秘书的老婆帮领导打理日常生活,这话传出去那还得了?”

如此想着,便决定这次调研回来后,让楚飞先去找个钟点工。

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第二天早晨,侯卫东简单吃过早饭,换了一身可体的衣服,很快来到省委。

一辆半新不旧的中巴车已经在楼前的平台上停好,不时有几个工作人员走来走去,在做着出发前的各种准备。

在调研用车的问题上,侯卫东知道朱建国的脾气,不喜张扬。事先他安排石小磊,在车队选了一辆车,外面看起来一般,内部却是上档次的。这种在党委政府部门被称为“接待用车”的面包车,出门不打眼,不容易引起反感,不像一长溜小车,前面是车声,后面是骂声。

和朱建国汇报此事,朱建国果然非常满意。

随行的人员也极其精干。除了陈曙光、侯卫东和周林,就是省委办公厅办公室主任薛传义,省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廖然,以及朱建国的警卫秘书。一向跟随省委书记调研的政研室、电视台,均没有通知派人参加。

到了沙州,一切还算正常。和古中州、赵东等一干沙州领导见了面,朱建国大手一挥:“到南部新区。”

沙州主要领导中,侯卫东的老领导、老朋友不少,上车以前,他又和市委副书记粟明俊、常务副市长赵林、市委常委秘书长蒋湘渝分别握了手。

粟明俊自不必说,赵林这是当年侯卫东刚毕业时的益杨县委副书记,蒋湘渝是他到成津的搭挡县长,如今都上到副厅层面,这在市里,也算顶尖的人物了。

另外一个让侯卫东每次到沙州都有些尴尬的人物副市长段英,则无缘进入被省委书记接见的范围。

进了办公楼,到了所谓的荣誉室,侯卫东看了看室内的布置,暗自乐了:“看来赵东老兄没下真功夫啊,墙上的荣誉标牌多是我在这里时挣下的,效果图尽管还算精美,一看就是连夜加工的。这样的水平和茂云竞争项目,不输才怪。”

听了古中州的汇报,朱建国倒是情绪不错。毕竟面对的是省委常委,他也不好直接表现出什么,关键是,这次下来,他的心思也没过多在考察项目准备上。

回到沙州市委,朱建国开始分别和古中州和赵东谈话,陈曙光则与班子其他成员谈话,侯卫东和周林在房间外面牵头协调。

朱建国和古中州谈了接近一个小时,当时的情况不得而知。据事后得到的消息说,古中州重点还是谈了对项目的渴望,对于班子的运行情况,谈得不多。

赵东的谈话却持续了接近两个小时。侯卫东印象中,他自从有资格和省委书记接触,从来没有单独谈话超过一个小时,尽管不清楚谈话的内容,但是,侯卫东还是敏锐地察觉到,朱建国对于是否起用赵东,依然保持了非常的慎重。

吃过午饭,朱建国照例要休息。午饭时,侯卫东极其注意朱建国的神态,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之处。不仅如此,朱建国反而兴致颇高,尽管他本人没有喝酒,却劝着老古、赵东、粟明俊和陈曙光、侯卫东火拼了几杯。

再加上老领导赵林、老同事蒋湘渝的苦劝,侯卫东也喝了四五成。

席间,侯卫东注意到,陈曙光对赵东极其客气。二人一先一后,都是省委书记秘书出身,惺惺相惜也好,暗自较劲也好,两人之间有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见二人亲热敬酒,侯卫东脑海中突然冒出“隔代亲”三个字,这本来是一个家庭中祖孙之间常说的话,这时候却奇怪地涌了出来。

陈曙光是上上任省委书记蒙豪放的秘书,赵东则是上任省委书记钱国亮的秘书,如果从一个家庭的角度来看,朱建国和陈曙光就是“隔代亲”。

祖孙之间之所以隔代亲,往往是因为和儿女有代沟;官员之间如果说有隔代亲,则是因为和中间一茬有太多利益上的关系。

从下往上看,一个年轻领导刚上来,往往和上一任之间面和心不合,矛盾重重,对以前的老领导却是真心尊重。核心还是一个问题,相邻的两茬,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利益纠纷,甚至还有无法公开的秘密。

距离产生美,相恋的人如此,官场又何尝不是如此?

下午三点,朱建国一行准时从沙州出发,在导引车带领下,先走沙成路,穿过成津县城,直奔茂云东湘县。

这条行车路线,是侯卫东和朱小勇通过电话以后,经过朱建国同意修改的。

最初的时候,茂云的意向也是将尾矿项目落在南部新区。侯卫东离开茂云之后,有两个因素促使朱小勇调整了落地方案。一是楚休宏、晏春平反复找朱小勇游说,力陈项目落户东湘的优势;二是朱小勇自己的智囊团在横向了解了沙州的意向以后,向他积极建议的结果。

大项目落户在市区,自然有它的方便之处。无论是交通,还是外商的生活,这些都是县里无法比拟的。但是,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就尾矿项目而言,特别是一期工程,按照计划中的生产能力,首批生产的设备,连东湘和西陆也不够用,客观上也节省了成本。

关键还有第三条,即使二期建起来,需求大户首先是同样盛产矿石的沙州,以目前东湘到成津的交通便利,更是具有十分广阔的发展前景。

在这一点上,万幸朱小勇没有固执。

到达东湘地界,茂云主要领导和东湘一班人已经等候,双方见了面,朱建国首先风趣地道:“看来我和东湘有感情啊,上次来,也是到了东湘,怎么,你们把西陆藏起来了?”西陆是全省非常有名的矿产地,这是在朱建国那里也挂了号的。

朱小勇老老实实地回答:“项目落地在东湘而不是城区,我们经过了广泛论证,西陆虽然也是矿产集中区,但是辐射效果不好,不利于这个项目的长远发展。”

朱建国点点头:“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这是我们的优良传统,可是,我们有些干部,一味想当然,从经验主义、官僚主义的角度思考问题,要不得啊。”

这些话字眼很平常,但是从省委书记嘴里说出来,那就不一般了,众人都在思考朱建国背后的用意。

茂云的准备工作和沙州比起来,就是天上地下了。

本身,从双方领导上就有了差别。古中州虽然很重视这个项目,具体准备工作却交给了心不在焉的赵东;朱小勇知道在领导层面上竞争不过古中州,却一心一意做起了全方位的准备工作,包括,侯卫东离开茂云不久,朱小勇迅速主持召开常委会,对项目筹备小组的领导机构进行了调整,他自己亲自担任组长。

更何况,古中州不过是把尾矿项目看成回省城的砝码之一;朱小勇是把它作为能否上位市委书记的关键。

晏春平已经按照一期规模,将建设用地圈了起来,不仅如此,东湘还在围墙的醒目位置,搭建了一处临时建筑,作为项目筹备组办公地点。

与沙州的纸上谈兵相比,茂云基本上可是算是实弹演习了。

朱建国自然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只是外商的意见还没有过来,省委又没有正式研究,他不好随便表态,即便如此,他还是风趣地开了个玩笑,道:“小勇,项目最终落户哪里,现在还没有定,你们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超前啊?”

朱小勇很认真地回答道:“朱书记,我们认为,尾矿项目关系到全省矿企质量提升,丝毫马虎不得,必须要一切从实战出发,这是市委市政府和全市人民的共识,也是侯秘书长在任时一贯的作风。”

大敌当前,朱小勇拿出了所有的聪明才智,就连站在一旁的侯卫东也频频点头。

东湘的考察过程中,朱建国虽然没有明确地表示什么意见,但是侯卫东从一些细节上还是感受到,朱建国对茂云的准备工作非常满意。

回到茂云已经是晚餐时间。

在东湘,侯卫东一直没有见到杨柳,他倒没有担心,事先朱小勇已经和他沟通了晚饭参加人员的范围,茂云方面只有四位,除了朱小勇,还有杜正东、杨柳和组织部长张宏。

很显然,杨柳下午要坐镇茂云,安排晚餐以及餐后谈话一应事宜。

尽管朱建国此行名义是视察尾矿项目准备工作,侯卫东知道他的核心还是考察赵东和朱小勇,目的是调整茂云班子。

杨柳作为班子重要成员之一,虽然还没有资格直接接受省委书记的约谈,但是既然有了运作杨柳到省委组织部的念头,就要想办法让朱建国对此事有个概念,最起码对杨柳本人要有一个比较深刻的印象。

省委组织部空了位置,杨柳也具备了一切条件,但是仅有这些,离成功还很遥远。

省委组织部毕竟不是省直一个普通厅局,先不说副部长的位置有多少人盯着,在省委书记心里,怕是比一般厅局的一把手还要重要,空缺的位置陈曙光已经汇报过多次,朱建国说不定已经有了人选也很有可能。

这件事情,朱建国不点头,恐怕一切都要成为泡影。

当然,除了老大点头,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的位置,在运作上还有一些与其它部门不同的规定程序,比如,省委组织部班子成员变动,必须要事先报中织部审批等等。

在这方面,侯卫东倒并不过于担心。有宁玥在,这些都是小事一桩。

到了招待所,侯卫东一眼看到了杨柳忙碌的身影。此时不是说话的场合和时间,二人只是微微点头,侯卫东先安排朱建国稍稍事休息。

杜正东和张宏下午就在东湘陪同,已经与朱建国见过面。进了餐厅,朱小勇便将杨柳介绍给朱建国。朱建国和一般地市副职认识不多,对杨柳倒有印象:“你是宁部长的秘书吧?原来在岭西市?”

杨柳春风满面,略有些调皮地道:“谢谢朱书记,我原来跟过宁部长,不过现在我可是地地道道的茂云人。”

朱建国有些不解,侯卫东适时插了一句:“杨秘书长当时完全可以留在省城,但是她坚决要求到基层工作,而且到了茂云就把家搬过来了。”

运作杨柳由岭西市委副秘书长到茂云进班子,这是提拔了半格的。尽管当时朱建国还是省长,但是对宁玥背后的功课,也是略知一二。听侯卫东如此说,朱建国微微一笑,并没有道破宁、侯、杨之间的关系。

朱小勇虽然不清楚侯卫东肚里的心思,却也知道在省委书记面前维护班子团结的重要性,也笑着道:“杨秘书长是班子中最辛苦的,素质全面,兢兢业业,成绩斐然,没得说。”

朱建国就有了些兴致,感慨道:“我们的干部政策讲究五湖四海,广大党员干部也确实辛苦了,也正是这样,我们的事业才会兴旺发达。”

晚餐,朱建国兴致不减中午,破例喝了一杯红酒。

在一股无形力量的支配下,朱小勇超水平发挥,酒量大增。除了给朱建国敬酒,还借机和陈曙光、侯卫东连续喝了几杯,竟然没有倒下。

三人都是心知肚明,碰杯的一刹那,仿佛回到了当年蒙豪放时代。

杜正东也比较活跃,借着给朱建国敬酒的机会,还和省委书记窃窃私语了一番,然后很慷慨地干了一大杯。

不过,在侯卫东看来,杜正东与赵东和朱小勇还不在一个层面上,一来他了解杜正东的水平,二来在竞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从副书记上位书记,翻版他在成津的轨迹,几乎没有可能。

倒是侯卫东趁着中间局面稍乱时,冲杨柳使个眼色,让杨柳反复给陈曙光敬了几杯酒。想上位副部长,这一把手部长的印象也很重要。

至少,杨柳的名字陈曙光并不陌生,抛开组织部长的身份和职责不说,单就杨柳曾经随着宁玥和张小佳多次和方红线一起打麻将,陈曙光就绝对不可能对杨柳没有概念。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共一条评论

  1. supor说道: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