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213章 政研室主任有了人选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侯卫东长期在官场,参加的应酬不计其数,张小佳也是明白事理的女人,过去从来不问和谁、在哪里吃饭,不说这些,侯卫东也已经养成了习惯。

此时,听小佳有些过份的质问,侯卫东的脸色微微一变,想到小佳今天刚回来,还是忍住火,冷静地道:“是曙光部长约了有事,另外,还有茂云杨柳秘书长过来。”

张小佳刚刚在北京见过了杨柳,又收了大数额的银行卡,瞬间将两件事联系在一起,道:“怪不得杨柳到北京送卡,原来是有求于你,为了她,你连老婆也不管了?”

侯卫东没想到自己一句无心的话,却惹得小佳生了气,从他内心讲,最烦的就是为了办事而收钱,何况杨柳绝不是此意,看到小佳不依不饶,也有些生气地道:“哪里是你想的那样,这是两回事,你要不放心,晚上一起参加吧。”

小佳不清楚侯卫东运作杨柳的前后经过,她只是简单地认为杨柳是送钱跑官,看到侯卫东的态度,也赌气道:“参加就参加,我倒要看看,你和杨柳到底是怎么回事。”

温馨的场面被突如其来的小争吵打破,二人都有些始料不及。

侯卫东还想解释几句,抬眼间,已经到了上班的时间,下午还有一堆的事情,他只好站起来,一边换衣服拿包,一边说了句软话:“小佳,确实是我没考虑到这几天你要回来,可是你也知道,有些事情我现在左右不了,希望你能理解,我先上班去了。”

小佳坐在餐桌旁,看着侯卫东出门,没有吭声,随着关门声,几滴眼泪落下来。

到了办公室,侯卫东第一件事,便是拿着中织部的文件到了郑少良办公室。

郑少良态度倒也正常,招呼侯卫东坐下,将文件翻了一遍,又认真地看了朱建国签批的意见,提笔在自己的名字上划了圈。

侯卫东正要拿着文件离开,郑少良突然问了一句:“明天上午的常委会准备得怎么样了,议题印好了没有?”

岭西省委常委会有个不成文的约定,一般在办公厅给各常委下通知时,都会大体告知主要的议题,重点研究什么事,但是涉及到干部问题时,往往并不直说,常委们也都理解。

一般来说,如果是专题研究干部,这比较好办。不用工作人员说明,常委们也心知肚明;如果其中一个议题和干部有关,那么办公厅在起草通知时,就有些讲究了。

有的时候,会省略不提,有的时候,会简单带上一句研究干部问题。至于研究哪个部门、涉及多少干部,那只能等会议开始后才能揭晓。

这次常委会,由于涉及四个议题,本来按惯例通知上并没有提到干部议题,可是朱建国加了第四条,这是涉及到一个地市班子调整的大事,石小磊把关时,还是在通知的最后加了一句“研究干部”。

近一个时期,学习贯彻17大精神告一段落,省委书记又到包括茂云在内的几个地市调研,众常委已经有了预感,可能近期会动干部,只是现在干部工作早已没有了书记办公会,组织部长直接对一把手负责,连郑少良也无法事先得知准确的消息。

但是,他毕竟是省委副书记,他的职责之一,便是协助省委书记主持省委日常工作,因为这个缘故,郑少良过问常委会的准备情况,也倒说的过去。

侯卫东很冷静地道:“郑书记,通知已经发完了,常委们都在家,议题正在印。”他的话既回答了郑少良的发问,又没有透露丝毫信息。

郑少良不经意地扫了侯卫东一眼,暗道:“你这个毛头小子,跟我来这一套,还嫩了点。”嘴上却道:“那就好。这次常委会议题较多,你现在还不是常委,但要按照常委秘书长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准备工作一定要充分。”

“打蛇打七寸,挠人挠痒处。”郑少良把这句话发挥到了极致。他的一番话,等于在教训侯卫东,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受蒙厚石“退一步抢一拍”的启发,侯卫东并不以为意,他继续平静地道:“好的,郑书记,我一会儿再检查一遍准备情况。”

郑少良嗯了一声,眼珠一转,又继续打压侯卫东:“赛事组织工作的方案搞出来了没有?时间不短了吧?”

侯卫东暗道:“赛事组织千头万绪,方案的问题刚刚布置给岭西市,这不是起草会议通知,哪里会如此快?”但是脸上依然保持平静,道:“赛事组织方案,岭西市正在连夜起草,这几天应该可以报过来。”

郑少良没有想到侯卫东如此不卑不亢,一时无语,只能点点头,心里却在想着如何让这个毛头小子先吃点小苦头。

再回到办公室,为了慎重,侯卫东果真将议题涉及的相关材料又翻了一遍,确信没有漏洞,略微放下心,想着给小佳打个电话再解释解释,又担心小佳睡不醒,没想到小佳的电话打了过来。

小佳倒是比较平静:“卫东,我先回铁州了,下午已经看了爸爸妈妈,现在已经在路上了,你晚上少喝酒。”

小佳如此做法,侯卫东有些如释重负,道:“那也好,你路上慢点,到了以后给我电话。另外,这么多天没上班了,不要着急回来,不然杨书记那里也不好交待。”

小佳答应着,挂了电话。合上电话的瞬间,脸色还是阴了下来,她将头靠在后背,慢慢睡了过去。

还算顺利地解决了小佳的问题,侯卫东静下心来,想着朱建国交办的任务,便想在晚饭前,把几个有关的事项再梳理一遍。

首先是政研室主任人选。

其实有一个人很理想,他并不是没考虑过,这个人就是岭西日报副总编王辉。

之所以没有想太多,一来王辉本身是副厅,又是在报社这样的事业单位,一步到省委副秘书长、政研室主任,跨度太大;二是王辉的年龄已经五十七八,有点儿大。

可是想着朱建国“放开视野,跳出省委选人”的要求,总觉得这话有些深意。省委以外,文字好的,又符合任职条件的,只有宣传部、政府研究室等几个部门,无论是哪个部门,似乎到省委来都不太合适。

在干部的流动上,虽然大政策是五湖四海,但具体到部门,还是有不少门槛。

比如,省委宣传部的干部,一般是安排到文化、广电、出版等,因为这些部门都是宣传部长分管。再比如,统战部的干部,一般只能到工商联和民主党派解决;还有政法委的干部,也是在公检法司安等政法口单位之间转悠。

但是,有三个部门特殊一些。

首先是纪委,可以向任何一个机关派驻纪委书记或纪检组长,但是,这些干部升一把手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最牛的,当然是省委办公厅和组织部了。

两个部门不仅可以向任何省直单位派干部,还可以向地市安排;资历浅的可以安排副职,资历深一些的,至少是单位的常务副职或地市副书记。这其中,资历足够、根基又深的,自然就是厅局长和地市书记市长了。

这就如家庭联产承包制一样,每个常委、每个系统都守着自己那块自留地,没有特殊情况,绝不容外来侵犯。

只有报社,虽然也是宣传部的下属单位,但是毕竟隔了一层,牵涉常委们之间的利益较少,况且是出而不是进,应该是比较容易协调。

想到常委,他忽然一动:“王辉的安排何必顾虑太多?我自己不是活生生的例子吗?让王辉先任政研室主任,不挂副秘书长就是了。”

如此一来,不仅完成了朱建国下达的选人任务,还能空出一个副秘书长岗位。调如果运作得当,说不定还能上来一个副主任,再顺利的话,还能再解决一个处级干部,这个小磨一推,既解决了王辉,又连带着动一串干部,可谓皆大欢喜。

想来想去,觉得这个安排应该可行,侯卫东心情大好。

至于杨柳,晚上只要和陈曙光见了面,用不了几句话,陈曙光就会反应过来。

四点,杨柳打来电话:“侯书记,我到岭西了,晚上安排了一个私人会所,你看是否合适?”

侯卫东问了会所位置和菜品,暗赞杨柳办事稳妥。给陈曙光打了电话,果然直夸地点选得好。

侯卫东借机推出杨柳:“曙光兄,这种地方我可不知道,平时陪着朱书记,不是岭西宾馆,就是金星酒店,菜谱我都背下来了。”

陈曙光倒也挺有兴趣:“哦?这是谁这么用心,不会是女士吧?”

侯卫东知道陈曙光对男女之事很潇洒,笑道:“不愧组织部长,老兄果然厉害,是茂云市秘书长杨柳安排的,听说我要请组织部长吃饭,基层同志坚决要求参加,曙光兄不会拒绝吧?”

前几天调研时侯卫东的铺垫起了作用,陈曙光果然对杨柳印象挺深:“是杨秘书长啊,我就说那天在茂云朱书记对菜品很满意,杨柳是个人才。好,欢迎她参加。”

其实,侯卫东与朱建国本来就吃过几次饭,这段时间,更是对朱建国的口味搞得门儿清,朱建国确定到茂云调研以后,侯卫东早将一应注意事项提醒了杨柳。

虽然知道朱建国晚上没有活动,下班前,侯卫东还是来到了朱建国办公室。

没有想到的是,省委副书记郑少良也在。侯卫东打了招呼,正要离开,郑少良却站了起来,道:“朱书记,没有什么事情,那我先回去了。”

朱建国点点头,侯卫东也很尊重地冲郑少良一笑,二人擦身而过的瞬间,郑少良眼中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笑。

和朱建国汇报了常委会的准备情况,朱建国沉吟着道:“卫东,明天常委会因为涉及茂云班子,你刚从茂云上来,这次先不参加吧。”

“好的,朱书记。”尽管愉快地答应着出了门,侯卫东心里还是有些别扭。依他的想法,明天会上四个议题,前三个都是工作层面,尤其是还涉及到对岭西赛事的投入,这和他有很大关系,按理说,也完全可以让他参加前三个议题,讨论茂云班子时,再回避也未尝不可,现在直接不让他参加,有些不合常理。

可是自己毕竟不是常委,朱建国如此安排,也没有什么不妥,只是有些不太符合朱建国的个性。侯卫东忽然想起刚才郑少良那无意中的一瞥,暗道:“难道是这个家伙给朱建国说了什么,朱建国碍于压力,不得不搞些折中和平衡?”

回到自己办公室,又坐了几分钟,心里平静了下来,暗道:“何必在乎这些虚头八脑的形式主义,老子兢兢业业做好工作,我就不信上不了这个常委!”安慰了自己一番,他快速地收拾了提包,将两个手机都带在身上,出了省委大楼。

此时,双卡手机已经开始流行,侯卫东并没有将两个卡装在一个手机上的想法,尽管那样更方便,可是安全性也大大降低了。只是这段时间楚飞不能行秘书职责,他只能每天装着两个手机,有时不是很方便。

其实,任省委秘书长不久,他抽空分别和李晶、郭兰都通了电话。

和李晶通话时,李晶轻松的口气让侯卫东甚至有些吃惊:“我从网上已经看到了你担任省委秘书长的消息,很好啊,这个位置对你来说小菜一碟,过段时间,我会抽时间回去看你。”

这也符合李晶的性格,做事天马行空,思维相对简单,喜欢就事论事,只要是对侯卫东有利的事,一律高兴和欢迎。

和郭兰通电话时,情况有所不同。

郭兰先是险些在电话里蹦起来:“好啊,卫东,祝贺你!”

可是没说几句话,郭兰很快就冷静下来,她甚至忧心忡忡:“卫东,你做惯了一把手,性格一向内圆外方,如今突然到了服务岗位,你可要适应好啊。”

侯卫东不以为意:“没有什么,我长期做秘书出身,服务意识还是有的。”

郭兰却极认真:“那可不一样,做秘书核心就是服务,只要服务到位,其它一切都是小事,但是现在你这秘书还带着一个长,怕不是那么简单哩。”

侯卫东有心逗郭兰:“依我们兰兰高见,我这带长的秘书该怎么办?”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