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220章 茂云到底谁来掌舵(四)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作者:是否jnhyt,感谢先生!

第三个发言的是省委常委、岭西市委书记祝焱。

他先是做了铺垫:“朱书记,乔省长,我谈谈看法。茂云是我工作过的地方,感情很深。应该看到,正如刚才朱书记指出的,这几年茂云有些变化和发展,但是茂云归根到底还是落后地区。茂云的特点是资源丰富,但是茂云最大的问题是干部思想僵化,观念陈旧,这是制约茂云跨越发展的关键。”

“管厅长工作经验确实很丰富,但他长期在水利部门,茂云水资源却极度匮乏;路遥同志年轻成熟,富有朝气,从岗位匹配度上,我认为路遥更合适。”

祝焱发出了树立朱建国权威的第一枪。

1:2,朱建国扳回一局。

接下来的沙州市委书记古中州、省委宣传部长万峰。二人一左一右,分别支持了管海洋和路遥。

2:3,悬念继续保留。

再往下,戏剧化的一幕就出现了。从陈曙光开始,副省长李玲、省军区政委老胡、政法委书记济道林,就连纪委书记刘兵都无一例外支持了路遥。

最后是乔志民和朱建国,发言全部结束,结果定格在8:4,朱建国的手惬意地放到了头上。

侯卫东合上记录本,眼前仿佛看到了朱建国心里的微笑,虽然不是真刀真枪的正面交锋,但是在这一场称不上博弈的对决中,省委书记还是稳稳地占了上风。

再次回味刚才祝焱的电话,侯卫东几乎可以肯定,路遥这匹不算黑马的黑马,绝对是是走了老领导的路子,并且通过老领导,取得了朱建国的支持。

不显山不露水,启用了自己的人,借助的却是省委书记的权威,这种将弄权之术发挥到极致的功夫,放眼岭西大佬,也只有祝焱才有这份修炼。

所谓天意不可违,大势不可逆。这一场角逐,其实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最终的胜负。

朱建国的自信,来自于他的“势”,这个“势”的支撑点是省委书记。而这个“势”,就是弥漫在整个岭西的一股正能量,是任何人也无法抗拒和颠覆的。

能够第一时间了解常委会的全部经过,竟然是这个不声不响的常委秘书。又想到杜思琦的举动,侯卫东忽然意识到:“会议记录的签字,本来没有明确的时间规定,杜思琦明明知道他没有参会,却在第一时间将记录送过来,又如此巧合的接了个电话,给自己留出了足够的时间,是有意还是无意?”

不管杜思琦有意还是无意,至少,他已经全面了解了常委会的经过,这为他下午面对朱建国奠定了基础。

如今,官场上最大的特点是到处都是秘密,其实什么也不保密。

尤其是人事方面的信息,不管如何强调,总之常委会刚开完,外面立即就知道,过后谁都摇头。就像常委会议题,强调的那样严格,信息仍旧长了翅膀一样传出去,侯卫东对此也没有办法。

很显然,这个年纪轻轻的杜思琦,也明白这个道理。第一时间把记录送过来,这看似合情合理合法合规的做法,却不是所有人都能把握住,有的人即使到了相当的级别,仍然做事没有谱,甚至有的人退了休,都不明白这一点。

如此精彩的常委会对决,绝对是岭西官场最有滋味的一道大餐。果然,一中午,侯卫东的电话再也没有中断。

朱小勇打来电话表示感谢,这是意料之中的,无论他参加会议与否,前期的铺垫,朱小勇不会没数,语气中透着足够的尊重:“侯秘书长,感谢的话不多说,何时有空,我要专题向你请教啊。”

对于朱小勇的上位,侯卫东由衷的高兴:“小勇兄,小勇书记,祝贺啊。请教可不敢,我现在的任务就是服务,随时欢迎小勇兄过来。”

朱小勇从国企中层,仅仅经历了组织部长、市长两个岗位,一步跃到市委书记,等于打通了通往省部级的关口,心情激动是必然的。

“秘书长,何时给你祝贺,我和茂云一帮你的老部下都翘首以盼哪。”朱小勇说着,声音有些低沉:“岳母让我给你带好,欢迎你去北京做客。”

侯卫东笑道:“不敢不敢,什么你的我的,都是为茂云发展出了力的同志,茂云有你来掌舵,我相信所有干部都欢欣鼓舞。吴阿姨那里,我肯定会专程去看她,谢谢啦!”

老伙计茂东市委书记洪昂也打来电话:“卫东老弟,晚上我正好有事回沙州,东子的事情怎么回事?”

侯卫东苦笑:“洪昂兄,你代我问候一下,多敬杯酒吧,此事一言难尽,我一时也说不清楚。”

洪昂叹了口气,很是无奈。

想当初,三人中赵东起步最早,位置最关键,洪昂步伐最慢。紧要关头,还是赵东出手,洪昂才驶入快车道。如今,侯卫东已经到了省委常委门口,洪昂也做了一年多书记,反而是赵东为了书记苦苦挣扎。

佛家讲究有因有果,因果关联。对于赵东而言,终究是吃够了意气用事的苦头。不是非要到沙州解决市长,哪里会有今天的被动?如今,别说沙州书记,就是降格以求茂云书记,居然也一败涂地,一腔抱负,大半生的追求,换来如此狼狈下场,实在让赵东无法接受。

中午,还有一个重要的电话打进来,是中织部副部长宁玥。

“卫东秘书长,岭西省委组织部扩大干部提名民主的做法,我们老大很是欣赏,过几天,我会专程来调研。”

侯卫东自然表示欢迎,可是没说几句,宁玥便借故挂了电话,这让他心里有些嘀咕:“宁玥搞什么名堂?这事又不是特急,何必大中午打过来。”

几个电话搞得侯卫东有些晕头转向,过了一会,突然反应过来:“扩大民主的做法,事先给中织部上报过,可是没有事实来证明。常委会刚刚结束不久,宁玥打来电话,那就证明有人给她汇报了,这个办法在常委会上效果不错。”

“放眼岭西,有资格给宁玥汇报工作的,不外乎书记、省长、副书记或组织部长,单就今天的内容,只能是陈曙光或朱建国,又能够惊动中织部老大发指示,朱建国亲自汇报的可能性更大。”

总算空了点时间,在办公室将就着休息了半个小时。起来洗刷的功夫,侯卫东又想起来一个问题:“茂云班子算是顺风顺水解决了,赵东怎么办?不可能始终这样吧?如果就这样告一段落,似乎不是朱建国的风格。”

脑子里又浮现出朱建国手抚头顶的模样,暗道:“以他的道道,老古的问题肯定要解决,只要老古动,赵东的问题就不是大问题,即使不在沙州解决,也一定会妥善安排,现在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了。”

由于老古是中管干部,他的岗位要牵涉到中织部甚至更上层,依侯卫东的估计,短期内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动静。

来到朱建国办公室,朱建国看上去心情很好。

“来,卫东,坐坐坐。上午常委会的情况知道了吧?”

会议已经结束了两个多小时,即使没有杜思琦送来的记录,作为省委秘书长,也应该主动了解情况,此时,侯卫东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朱书记,我知道了。”

“嗯,结果你怎么看?”

侯卫东完整地看了常委会记录,对朱建国的心思摸得清清楚楚,道:“我认为省委决策很正确。茂云虽然经历了几年的发展,但是底子薄、总量小的局面仍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严格来说,茂云还是一块处女地,不需要维护,更需要开垦。”

朱建国点点头:“你这个市委书记头脑还算清醒。当年,老祝把茂云发展开了好头,你呢,很抓了干部队伍和经济增幅,现在,我希望茂云保持稳定的同时,把总量搞上来,尽快发展成第二个铁州或者沙州。”

平心而论,朱建国的心思的的确确大部分用在干事上,这一点,也是侯卫东非常尊重他的地方。尤其是刚才朱建国难得的一番话,也让侯卫东有些感染:“朱书记,我相信小勇和路遥两位同志,一定不会辜负省委的期望。”

朱建国笑了:“卫东,还是市委书记的作风啊,不过,你这股冲劲还是很难得。”他的脸色坚毅起来,又道:“现在,我们有些干部,就是喜欢躺在功劳薄上,不思进取,这种苗头要不得!”

这话侯卫东不好接,不过,他能明显感觉到,近一个时期,随着朱建国根基越来越稳,朱氏作风已经慢慢成型,随着常委会大获全胜,朱建国也许要对干部进行大规模调整了。

果然,朱建国又问道:“政研室主任人选考虑的怎么样?”

侯卫东思量着,道:“按照您的指示,我认为省报副总编王辉同志,特别符合岗位要求。王辉同志政治可靠,大局意识强,文字功底深厚,对基层有感情,就是年龄略偏大。”

“多大了?”

“马上57岁。”

朱建国哦了一声:“还可以。他是副厅吧?”

“是的。不过王总编副厅已经4年多了,担任政研室主任没有问题,至于是否加挂副秘书长,您的意思?”

朱建国沉吟了一下,道:“你把这个情况给曙光沟通一下,就说我的意见,让他和万部长去沟通。”说到这里,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道:“茂云杨柳是秘书长吧,怎么样?”

侯卫东一愣,脑子里快速思考:“杨柳的调整并没有汇报过,朱建国怎么突然问起杨柳?”

他回答时尽量选择合适的措辞:“杨柳秘书长综合素质高,组织协调能力很强,方方面面评价不错。”

朱建国又追了一句:“李俊呢?她什么情况?”

侯卫东没想到朱建国冷不丁问起李俊,还是尽量客观地回答道:“李俊主持茂云政法工作,表现中规中矩,温天强案发以后,茂云政法的主要任务是正风肃纪,治理整顿,总的看,基本达到了目的。”

朱建国没有什么表示,看了看时间,又道:“一会儿你再核实一下,下午见一下水利部蔺部长,晚上吃个饭。”

从朱建国办公室出来,侯卫东一通忙活。先给水利厅长管海洋通了电话,询问了准备情况。

管海洋经历了上午常委会的失利,已经听不出有什么异样,反而很热情:“侯秘书长,请放心,厅里这边一切都安排好,晚上就在厅招待所如何?”

当年,侯卫东还在成津主持县委工作时,通过朱小勇和吴英争取到了竹水河水电站项目,为此,市委书记周昌全和市长刘兵亲自出面,宴请了水利厅长管海洋。

也就是那一次,侯卫东和管海洋面对面打了交道。不到十年,厅长还是厅长,那个小县委副书记却成了与自己平级的省委秘书长,联想到自己连人家干剩下的市长都没能拿下,这种滋味,如何能让管海洋的心里没有想法?

可是,想法终归是想法,自己这一次通过可靠渠道,终于和省长乔志民挂了钩,尽管竞争茂云市长没有成功,但是毕竟有了底气。

应该说,蒙豪放主政时,他和蒙家关系不错。一方面,他是水利专业出身,政绩确实不俗;另一方面自然是吴英的缘故。

管海洋的仕途其实大有来头。

他本来是水利厅下属科研单位一个普通处级干部,一心专注业务,可谓两耳不闻窗外事。

后来,在全国上下高度重视知识分子的大环境下,一跃成了副厅长,那年刚刚过了35岁,三年后又从排名最后的副厅长,顺利接任厅长。

那时,他和同样学历高、年纪轻的省公安厅长陈雨录,铁州市纪委书记穆明,被岭西官场并称“未来三星”。

陈雨录更是捷足先登,率先任了副省长。只可惜,脱颖而出的陈雨录却最先出事,仕途戛然而止。

当时,分管干部的省委副书记,正是后来调任外省的汪大佬。

只不过,随着汪书记的调离,这一批人马终因资历太浅、根基不深,大都在原位停止不前,管海洋在正厅位置一干接近十年,穆明在市委常委任上折腾了两届。

随着吴英到水利厅,管海洋的仕途一度一片光明。

那个时期的管海洋,一心一意直接进省里党政班子,甚至有一年换届,外面盛传他是副省长候选人,结果却另有他人。

即便这样,他也固执地认为解决副省只是早晚的事情,直到一夜之间,蒙豪放也离开了岭西,他才真正意识到了危险性。

特别是周昌全、祝焱等一批过去对他毕恭毕敬的市委书记、县委书记都顺顺当当进了常委,他才如梦初醒,看来,不到地市走一趟,这个台阶永远迈不过去。

侯卫东对这些并不知情,他甚至对管海洋当年的出手,还保留着几分感谢,听了管海洋的话,认真地道:“管厅长,你是老领导,这些准备工作自然万无一失,晚上朱书记已经有安排,就不给水利厅添麻烦了,改日我专程请老哥吃饭。”

管海洋只得答应,心里却暗道:“你朱建国上午否了我,谅你也不好意思晚上让水利厅请客。”

侯卫东又给副秘书长兼接待办主任殷素素联系:“晚上在中餐厅安排饭,朱书记过去,水利部的客人。”

作为秘书长,他只需要交代这些,没有特别交代,接待办自然就按照正常标准,将一应后续事情安排好。

殷素素嘴上答应着,却并不急于挂电话,而是热情地问道:“秘书长,你晚上来不来?”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共一条评论

  1. 学文说道:

    此文写的真好把官场上的很多人和事写的淋漓尽致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