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222章 有女如此,夫复何求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作者:是否jnhyt

祝焱之所以无所顾忌在众人面前提起干部问题,自有他的道理。

岭西市的干部体制和其它地市不同,班子成员自不必说,本身都是正厅级,就是市直所有部门的一把手,也都是正儿八经的副厅级,况且,这些副厅级干部的调整,省委已经授权,岭西市委自己说了就算,所以,多年来,岭西市的干部,尤其是一般的副厅级干部,和省直反而交流很少,从这个角度上说,祝焱其实很超脱。

侯卫东也不隐瞒:“现在看,好像有这个意思。”

祝焱似乎并不以为然,他看着在坐众人,呵呵笑道:“卫东刚到省委不久,你们要全力支持他的工作,不许背后添乱!”他又看着侯卫东道:“卫东,岭西虽然也是一个市,但是毕竟干部好安排些,如果有不好处理的问题,可以直接给我提出来。”

如果说祝焱询问调整干部很好理解的话,这一番话说出来,侯卫东多少有些吃惊,甚至于心里不是很舒服了。

在侯卫东眼里,老领导任何时候都是做事滴水不漏,长袖善舞,就如这次神不知鬼不觉操作路遥,那才是老领导的风格,今天说话何以如此直接?

联想到近期和祝焱接触的情形,以及白天来电话的口气,他忽然觉得老领导有些变了。

“一口一个岭西而不是岭西市,也倒罢了,历任省会书记,包括熊大伟在内,都是如此。上午刚刚通过了路遥的认命,晚上就大摇大摆的一起吃饭,这也不是老领导一贯的风格;还有刚才的话,尽管是为我着想,可是,毕竟有些过于托大,如果一个省委秘书长想安排个把干部,还要求着省会,那这个秘书长不做也罢。”

又联想到有可能近期到岭西市驻扎一段时间,侯卫东不禁有些担忧:“别是老领导认为年龄快到了,又做了一把手,各方面有些放松吧?如果那样,我可要谨慎些才好。”

想到这里,侯卫东并没有直接顺着祝焱的话往下说,而是淡淡一笑,道:“朱书记以及蒋省长、丁书记,都是我的老领导老大哥,卫东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永远尽己所能,努力为各位领导服务好。”

众人都笑了起来,似乎很受用侯卫东的话。

侯卫东一块糖送出去,又不轻不重地来了一句:“丁书记,赛事组织方案不知进展如何,朱书记过问了几次。”

这就是以省委秘书长的身份说话了,没等丁原回答,祝焱道:“方案初稿已经出来了,我看过,明天我让他们先报给你,多提意见。”

侯卫东道:“有老领导把关,我坚决执行和落实好就是了。”

祝焱呵呵笑着,又道:“朱书记曾经表过态,要安排你到岭西待一阵子,什么时候能过来,他们可盼着哪。”

丁原插了句:“侯秘书长何时亲临指导,我们可是连办公室都给你准备好了。”

侯卫东趁机向丁原举了杯子,道:“丁书记言重了,赛事组织你是牵头领导,我争取尽快过来,接受丁书记的领导。”

一伙人都笑了,蒋玉楼和丁原都暗自佩服侯卫东说话的稳重:“小年轻小年轻,这侯卫东再不是当年的小年轻了,说话办事滴水不露不说,单就这份成熟,已经不输给我们这帮老家伙了。”

祝梅的老公任小路坐在那里,一付百无聊赖的样子,也难怪,这样的场合,他不能不参加,可是参加了,却连说话的机会也没有,实在也是无聊得很。

倒是祝梅,中间端了果汁,叫上任小路,给侯卫东敬了两杯。

晚饭以后,侯卫东照例去看了祝老爷子,临上车前,祝焱才悄悄对侯卫东道:“今天请你过来,一是替你消消上午的火气,我清楚这里面的道道,你不要在意,要往前看;二是有个小事给你商量一下。”

侯卫东认真地道:“祝书记请讲。”

“我考虑将祝梅也放下去,征求她的意见,她想去茂云。茂云各县区的情况现在变化比较大,你觉得哪个县区合适?”

祝焱今天晚上如此放的开,侯卫东虽有些不习惯,还是劝道:“老领导,梅梅的情况我知道,她毕竟小时候经历坎坷,下去我不反对,非要去县里吗?”

祝焱很坚决:“正因为她少有磨练,才必须到最艰苦的地方去。”

侯卫东又问:“祝梅同意吗?”

祝焱依然摆出了市委书记的强势:“她同意下去,但是到市里还是到县里,这个容不得她说了算,年轻人不经过最基层的磨练,绝对成不了什么气候。不仅如此,到了县里还要平级安排。”

侯卫东考虑了一下,道:“那就去东湘吧,西陆虽然有云峰在那里,条件也相对好一些,但是东湘的发展更有潜力,前景也更广阔,再说,有休宏和春平在,我也比较放心。”

祝焱点点头,表示同意。

侯卫东突然想起一件事,道:“谢谢老领导了,您关于省委办公厅集资建房的指示我看到了,条件这么优厚,我代表厅里所有同志们表示感谢了。”

祝焱大手一挥:“这是小事,不值一提。”

前段时间,侯卫东让石小磊将建房中涉及到需要岭西市审批的相关事项,公事公办地送到了岭西市政府。自然,市政府不敢怠慢,经过几道程序和几位领导的指示,最终报到了祝焱那里,祝焱大笔一挥:“省委办公厅住房条件很普通,请玉楼同志主持研究,力争给予最优惠的条件。”

从益杨新管会开始,通过步高和李晶,侯卫东很早就接触房地产开发,对这里面的道道比较清楚。

报告连同市政府的正式批复转回到侯卫东这里以后,他仔细算了一下,祝焱的一句话,足以使房价每平方米下降1000元,这也就意味着,厅里每名同志平均将节省10万元以上。

刚拿到报告时,侯卫东很是兴奋了一阵,可是经过今天晚上和祝焱的一番对话,此时他突然有些莫名的忧虑:“此事虽然使办公厅每人受益匪浅,可是毕竟目标不小,一旦被别有用心的人盯上,搞不好就会出麻烦。至少在手续上不能有什么漏洞,否则,小问题就成大问题了。”

可是建宿舍楼毕竟不是一句话的事,这里面的手续复杂,程序繁多,侯卫东便琢磨着办公厅谁能胜任这项工作。

不管是谁,石小磊肯定不行,一方面毕竟他也是部门正职,时间和精力都不允许;另一方面,朱建国虽然挺欣赏他,可是以侯卫东对他的了解,总觉得此人不够踏实。

回去的路上,侯卫东感慨颇多:“这路遥果然是祝焱的人,可是,依自己的了解,过去祝焱的圈子里绝对没有他,也绝对不会因为安排女儿祝梅这么简单,可是,他如何能够短时间内获得祝焱的青睐,进而又让朱建国认可的呢?”

如今,官场上总有人喜欢理后台,有的干部比较简单,后台也很容易理清楚,但是也有的干部,理着理着,就不知道底细了。可是,越是不知道底细,人们就越奇怪,就越想知道。

也许,路遥的杀出,一个时期以内,又要成为岭西官场理后台的热点。

快到青林苑小区时,侯卫东胃里开始翻腾,他便想提前下车,一个人走一走,否则这个样子睡一觉,明天就麻烦了。

放走了司机小姜,又往前走了几分钟,晕晕乎乎之中,感觉小区门口一侧似乎停了一辆红色宝马车,外观酷似李晶的专车。他揉了揉眼睛,正要仔细看看,车窗开处,正是李晶笑眯眯地向他招手。

侯卫东拍了一下脑袋,暗道:“唉,今天这一天忙的,早把李晶忘到脑后了。”不过,对于李晶敢把车子停在小区附近,他还是有些吃惊:“李晶胆子也太大了些,怎么也不打个电话,直接把车停到了这里?”

在酒精的作用下,他没有过多的考虑,还是走到副驾驶位置,拉开车门上了车。

上车的瞬间,伴着车内自动打开的灯光,远处一阵轻微但很坚决的快门声,两人的图像清晰地定格在取景框中。随后,一个黑影闪了闪,快速消失在夜幕中。

李晶没有说话,车子似乎也没有驶向精工集团,而是到了一个咖啡厅,刚刚坐下,侯卫东忍不住冲到卫生间,一阵狂吐之后,头脑这才略微清醒了一些,暗道:“这样太危险了,以后喝酒要控制了,不是极其有把握的场合,绝对不可以再拼酒了。”

再回到小房间坐下,李晶已经给他准备好了浓茶和水果,看着仍显疲惫的侯卫东,心疼又有些着急地道:“卫东,你怎么了,今晚喝这么多,手机也不接?”

侯卫东拿出手机,这才发现,晚上和朱建国一起吃饭时,将两个电话都调成了静音,一直忘了调回来,仔细一看,李晶已经打了十几次。

他赶快道歉:“不好意思啊,晚上陪朱书记接待水利部的客人。”

李晶秀眉一瞪,又道:“别道歉了,赶快吃点水果,醒醒酒,我有正事找你。”

侯卫东喝了几口浓茶,感觉舒服了许多,道:“说吧,有什么事?”

李晶的口气软下来,看着侯卫东,小声道:“卫东,我不是你老婆,总算是你亲近的人吧?”

侯卫东很奇怪:“李晶,到底怎么了?你不仅是我的亲人,还是我的白骨精。”

李晶却不理会他的调侃,竟然极其少见地从纸巾盒里抽出纸来,低头抹起了眼泪,一边哭一边道:“你根本没把我当亲人,为什么孩子病得那么严重了,也不告诉我?”

侯卫东恍然大悟:“怪不得她今晚不顾一切要见到我,原来是为了慧慧,可是李晶怎么得知了消息?”

其实,二人昨天分手以后,侯卫东早把提醒母亲的事忘得一干二净,李晶却记挂着心中的婆婆刘光芬。

她处理完公司的事务,又安排了人到机场、车站搜寻刘坤,便直接打了刘光芬电话。

昨天晚上,她说到大小丑丑时,侯卫东脸上凄惨的表情和伪装出的笑容,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脑海中。

“他一定有事,而且这事十有八九和孩子有关。”抱定了这样的念头,她今天和刘光芬通电话时,便故意耍了花招:“是刘女士吗?我是精工集团的李晶。”

这几天慧慧的病情终于好一些,刘光芬自然也就比往日高兴,此时,她正在家里整理慧慧的衣服,听到李晶的名字,下意识朝周围看了看,高兴地道:

“是李……李总啊,我是刘光芬,有事吗?”

李晶采取的是迂回战术:“阿姨,我挺想你的,两个孩子也想你。”

那两个虎头虎脑的小侯卫东,可以说是对付刘光芬的万能钥匙,刘光芬眼里放光,声音都有些发抖:“孩子们在哪里?快让我见见。”

听到老人如此在乎大小丑丑,李晶也很感动,她几乎不忍心对刘光芬动小心思,可是,不动心思就搞不清真实情况,也就更加谈不上替心上人分担忧愁。

她故作紧张地道:“谢谢奶奶关心,孩子们都好,就是卫东给我说了,让我抓紧回来,你那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李晶的话里其实处处透着破绽,既没说侯卫东说了什么,也没说谁出问题了,如果稍作思考,便知道她其实什么也不知道。

可是刘光芬一来听到两个孙子的消息,二来慧慧也确实好一些,三来知道李晶地位超然,又是儿子看重的人,便以为李晶知道了一切,道:“我没事,慧慧也好多了,就是这段时间还不能去上学。”

李晶却吃了一惊:“什么病能让孩子一个时期不能上学?”嘴上却道:“那就好,我这次回来,就是准备一起找大夫,大不了到国外去看。”

说到此处,刘光芬的眼泪哪里还能忍住,哽咽着道:“我那可怜的孙女啊,我都问了,白血病哪里能治得了,她还不到9岁,以后可怎么办啊?”

此时,李晶终于明白了一切,也明白了侯卫东昨晚那一刻的表情。她也是母亲,再加上长期在世界各地周游,自然知道这个病意味着什么,只好安慰刘光芬:“他奶奶,您别着急,这个病也不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您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想办法。”

刘光芬这才放了电话。

把这个过程告诉了侯卫东,侯卫东知道事已至此,也顾不上埋怨母亲,听了李晶的意思,倒是心里一动:“当年祝梅的病情十几年都没有好转,在李晶的帮助下,都能彻底治愈,说不定李晶真的有什么办法,也能够治好慧慧。”

二人又围绕着慧慧的治疗说了接近一个小时,眼看着侯卫东的气色越来越好,李晶这才放了心,道:“臭猴子,今晚我原谅你了,下次绝不允许如此拼酒了,别忘了,你现在牵涉到多少人?又有多少人为了你牵肠挂肚?”

侯卫东唯唯诺诺,李晶又道:“为了表示惩罚,今晚我送你回家,但不许你去我那里。”说完,她自己先扑哧一声,笑了。

上了车,侯卫东的荷尔蒙有些上升,路过青林苑时,李晶果真停下了车,侯卫东不想下来,李晶正色道:“不许耍赖!今晚我不要你!”

说完,真的推着侯卫东下了车,宝马扬长而去。

微信搜索 “ee1842” 或者 “礼拜五” 第一时间看更新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共 57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不要澜尾

  2. 匿名说道:

    你们有几个是花钱看的,你们有什么发言权,艹

  3. 匿名说道:

    谢谢老桥

  4. 匿名说道:

    谢谢老桥,求继续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